封杀微信&TikTok?美国人把“枪口”对准特朗普:还没问我意见呢!

封杀微信&TikTok?美国人把“枪口”对准特朗普:还没问我意见呢!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2020-08-23 21:44:12

庞大的用户群、接地气的功能、无处不在的生意……美国总统特朗普终究还是得面对现实——想要封杀微信和TikTok?先问问它们的用户同意不同意。

在针对微信和TikTok禁令的消息传出后不久,十几家美国大型跨国公司就表达了担忧,最近来自“美国微信用户联盟”,以及今天来自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的一纸诉状又让特朗普政府成了被告。

特朗普会改主意吗?

23日,字节跳动微信公号发文称,字节跳动正式起诉特朗普政府。

回到原点?

22岁的美国青年雷恩·比尔是一个在TikTok上拥有180万粉丝的网红。

雷恩·比尔TikTok个人页面截图。

当比尔得知特朗普政府要封杀TikTok时,他震惊了:“这是真的?不!请告诉我这是假的!”比尔再清楚不过了,是TikTok让他重新拾起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在一年内靠才华积累了这么多粉丝。


TikTok的美国年轻人对特朗普竞选App“开战”。

虽然比尔也曾参加过美国的《达人秀》试镜,一度受到关注,但那种关注“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唯有TikTok给了比尔长期的关注和建议,让他从一个寂寂无名的美国餐馆服务员晋升成为网红。在这里,只要你的视频足够有趣、引人入胜,就一定能被大量用户看到、从而获得关注。这样的成功模式,只有TikTok给得了比尔。

比尔本已获得TikTok为拔尖的视频创作者设立的创作者基金的支持,“如果它一夜之间不在了,那我会不得不回到原点。”对比尔来说,即便从TikTok切换到别的“山寨”TikTok的平台、成为各个短视频平台争夺的人才,但“没有简单的替代方案”,“TikTok是独一无二的”。如果没有了TikTok,那或许就意味着他得在美国疫情尚未得到控制的阶段,重新回到求职的大部队里,回到餐馆当服务员。

美国的TikTok用户发起了“拯救TikTok”的话题活动。

乔丹·塞勒斯是一个在法国巴黎的时尚圈摸爬滚打的美国人。

2012年,他的朋友乔治搬家到了上海。为了方便联络,乔治劝说塞勒斯下载了已经被中国人广泛使用的微信。于是,塞勒斯有了自己的微信账号,但上面只有一个好友乔治。

发文字、发语音、发送有趣的表情包、玩小游戏……一年下来,塞勒斯爱上了微信,甚至开始劝说身边人也注册微信账号。2013这一年,塞勒斯微信上的好友数终于突破了10。

塞勒斯没有想到的是,“无心插柳”注册的微信居然会有一天助力他的工作。2014年,由于所工作的奢饰品牌KENZO开拓中国市场的需要,塞勒斯经常要与中国客户打交道。为了方便实时联络,他将自己的微信账号二维码印到了名片上,这样对方只要扫码就可以很方便地和他取得联系。这时,他的微信好友数破了百。到了2015年,微信开始尝试一种全新的数字生态系统——微信小程序,而塞勒斯的工作就是为客户开发小程序……

微信成为很多外国人结识中国朋友、了解中国的窗口。

就这样,从来没有来过中国的塞勒斯却因为微信和成百上千的中国客户取得了联系,每天早上睁开眼先刷一轮微信也成了他的生活日常。“事实上,对同中国多多少少有联系的人来说,微信是最有用的应用程序。”在塞勒斯看来,在这个人与人之间联系愈发紧密的时代,太多中国以外的人受益于微信,他无法想象没有微信的生活会是怎样一种样子。

生活方式

塞勒斯从没到过中国,都如此频繁地使用微信、拥有如此多的微信好友,就更别提娶了个中国妻子、2017年从中国上海回到美国、同中国做了22年生意的美国人库尔特·布雷布鲁克了。可以说,布雷布鲁克见证了微信的成长,而微信也见证了他在中美之间生意的扩大。他的微信上有500多个好友,“如果用不了微信,那我们和家人、朋友,以及花了22年时间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业务联络网就会切断。”

甚至连只跟中国有过短暂交往的印第安纳波利斯大学学生赛斯·沃特曼,自打去年在中国交流期间用上了微信之后,回到美国就特别喜欢用微信网购附近一家中餐馆的6美元午餐。“食物很美好。如果微信被禁,我会很难过。”

抖音和微信已经深刻改变了中国网民的社交与通信方式,但它们已经不只是中国网民的专属。尽管在美国,这两个应用程序依旧相对小众,直接用户不多,但TikTok和微信已经或多或少地逐渐影响着美国人的生活。

更何况,TikTok和微信的运营已经形成了一个独特的生态链,一环扣着一环。倘若一条禁令彻底封杀了这两个应用程序,也许会像蝴蝶效应一般,多少影响到美国人的生活,甚至生计。

TikTok和微信早已不是中国网民的专属。

特朗普的微信禁令会影响苹果公司的业务吗?禁止TikTok和微信会有什么影响?禁令生效后,通过别的方式来使用微信可以吗……在特朗普政府将枪口对准了微信和TikTok后,美国版“知乎”Quora的一些用户就开始担心起没有这些应用程序的日子。

保护隐私?

“行政命令本身或白宫,都没有提供具体的证据来支持在美国使用微信会损害国家安全的论点。”状告政府的美国微信用户联盟在起诉书中写道。更何况,微信的母公司腾讯已经明确表示,微信的国际用户之间彼此共享的信息都是私人的。

更何况,号称要保护美国用户隐私的特朗普政府似乎也还没问过美国用户是不是需要他提供安全保护。

不少美国人认为,对于这两款软件的用户来说,他们更在意TikTok和微信能否更好地服务于日常的生活或者工作,而非保护隐私。今年新冠疫情暴发以来,位于纽约的亚裔美国人社会服务机构正是通过微信与社区里的成员共享信息,不用冒着感染病毒的风险上门进行人口普查或是通知新冠病毒检测的相关信息。“我不能说自己已经对个人数据这个问题多么深思熟虑,因为那本就不是我们使用微信的方式。”机构发言人卡琳·考恩说道。

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资格最老的弗吉尼亚州民主党参议员马克·华纳也对以安全问题封杀TikTok感到不可思议。“TikTok有问题吗?也许吧,但在我们所讨论的问题层次上,一个让人制作搞笑视频的应用程序还真排不上名。”

“你可以告诉我这款应用程序有风险,可能存在信息安全问题,应谨慎使用或者不用,但你没有理由要求我们必须将它们卸载。”袁刚(音)是一名身在纽约的律师,也是美国微信用户联盟的创始人之一。在向法院递交起诉书、状告特朗普政府封杀微信的行为时,他指出其实特朗普政府所指控的微信的信息安全问题,是绝大多数通讯软件都存在的“通病”,但尽管如此用户们还是可以在知悉风险的前提下自由选择。既然如此,又为何偏偏要对微信采取更加严厉的措施呢?在美国微信用户联盟看来,联系起2020年美国大选,以及特朗普总统的种种言论,拿微信与TikTok开刀的原因不言自明。

“近一年来,我们怀着真诚的态度,寻求跟美国政府沟通,针对他们所提出的顾虑提供解决方案。但美国政府罔顾事实,不遵循正当法律程序,甚至试图强行介入商业公司谈判。为确保法治不被摒弃,确保公司和用户获得公正的对待,我们宣布正式通过诉讼维护权益。” 23日,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的微信公号发文称正式起诉特朗普政府。

22日彭博社援引多名知情人士的话称,考虑到业务往来的因素,特朗普政府表示美国公司将可以继续在中国使用微信。终究,特朗普还是得面对现实:想要让用户和美国大企业与这两个应用程序彻底“拗断”,没那么容易。

(文中图片GJ、网络综合)

撰稿 深海三文鱼

编辑:王若弦,董群力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