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量口罩、定制枕巾…以色列高调推出阿联酋首航,和平也如期而至?

限量口罩、定制枕巾…以色列高调推出阿联酋首航,和平也如期而至?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齐旭   2020-09-02 19:53:00

在驾驶舱玻璃窗上方的机身上用希伯来语、阿拉伯语、英语写上“和平”字样,在每个座椅枕巾最醒目的位置打上“创造历史”的Logo,给每一名乘客分发标有“亚伯拉罕协议首航”的免费布袋……

对于8月31日的这趟首个从首都特拉维夫直飞阿联酋阿布扎比的LY971航班,以色列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这预示着我们朝着地区和平又迈进了一步。”机长贝克骄傲地说道。

当然,这的确是中东地区足以被载入史册的一桩大事件。但“和平”“创造历史”“首航”的背后,或许不会如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和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女婿、总统高级顾问库什纳期待的那样顺风顺水。

图说:驾驶舱玻璃窗上方用三种语言写上的“和平”字样,以及座椅枕巾醒目处的“创造历史”字样。

精心选定的航班号

因为新冠疫情的影响,以色列航空已经停飞航班许久。但最近,“赋闲在家”的机长贝克接到了复工的电话,并且是一项十分特别的任务:从以色列首都特拉维夫直飞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的首航。

“欢迎搭乘以色列航空公司971次航班从特拉维夫前往阿布扎比。”8月31日上午11时14分,机长贝克通过扩音器向这架波音737客机上的乘客播报道,“十分荣幸能够在这趟历史性的首航中为您服务。”

“这趟旅程将记录下以色列以及中东历史上的两个大事件,以色列注册的飞机首次飞越沙特领空,以及以色列商业航班首次直飞阿联酋。这预示着我们朝着地区和平又迈出了一步。”贝克兴奋地说道。

图说:乘坐以色列航空公司971次航班的乘客。

的确,在8月13日以色列宣布和阿联酋关系全面正常化后,这无疑是一趟足以被载入史册的首航。贝克进一步解释说,客机也不用再绕行红海、花上近8个小时才能飞抵目的地。由于获得了沙特的默许,他们可以直接从沙特上空飞过,整趟旅程也缩短至3个小时20分钟。

为了纪念这次以色列直飞阿联酋的首航,以色列人选择用“LY971”作为航班号,971正是阿联酋国际电话区号。而9月1日飞往特拉维夫的回程航班为LY972,972也是以色列的国际电话区号。

图说:LY971航班详情。

虽说是商业航班,但客机上的乘客不一般,有美国总统高级顾问库什纳、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以色列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人梅厄·本-沙巴特等。以色列卫生部部长甚至还为这些特殊的乘客们分发了印有以色列和阿联酋国旗的限量版口罩。

图说:机上乘客晒出的登机牌和限量版口罩。

期待未来几个月

在飞抵沙特上空时,库什纳说同意这架客机飞过沙特领空是来自沙特王国的“恩惠”。

而当以色列航空公司的这架客机降落在阿布扎比时,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致电机长贝克:“这是历史性的一天。”他还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发推称:“这才是和平促和平应有的样子。”

“这是一次历史性的飞行。我们希望这将为中东以及其他地区开启更具历史意义的旅程。”库什纳说道,“未来不应由过去决定。”

图说:标有“亚伯拉罕协议首航”的布袋。

库什纳显然话中有话。

早在8月13日以色列与阿联酋宣布关系全面正常化之际,就有消息传出称阿曼、巴林、苏丹等少数阿拉伯国家或许会跟进,同以色列建交。就在首航当天接受阿联酋通讯社采访时,面对“下一个阿拉伯国家何时会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的提问时,库什纳说道:“让我们期待这几个月的消息吧。”而借此一点点撬动阿拉伯世界也正是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所希望的。

对于以色列来说突破性的这一天,在巴勒斯坦人看来却是苦涩的,他们将阿联酋同以色列“牵手”视作对阿拉伯国家的背叛。

“看到以色列客机降落在阿联酋,对我们而言是最大的伤害。”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总理穆罕默德·舒泰耶感叹道,“我们本希望可以有一架阿联酋阿提哈德航空公司的客机飞抵解放了的耶路撒冷,但我们生活在一个艰难的阿拉伯时代。”

图说:飞机上标有“创造历史”字样的手册。

在一些巴勒斯坦民众看来,同以色列实现和平并不是什么坏主意。“只是他们(阿联酋)让我们失望了。”巴勒斯坦儿科肿瘤专家拉玛·阿赫拉斯工作的医院正是以阿联酋的开国总统谢赫·扎耶德·本·苏丹·阿勒纳哈扬的名字命名。

不过,现实似乎也并不会让库什纳和内塔尼亚胡顺利如愿,达成他们想要的所谓“和平”。

8月19日,苏丹外交部解除了此前公开宣称苏丹与以色列“为关系正常化而进行接触”的发言人职务。8月26日,在同到访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会晤时,巴林国王哈马德·本·伊萨·阿勒哈利法强调,巴林始终支持巴勒斯坦建国,婉拒了美方推动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关系正常化的意图。

即便是在本次首航中为以色列航空公司开了“绿灯”的沙特,据说也只是因为收到美方的请求才授权这趟航班飞越其领空,并且也仅仅是看在这架客机上的高级别美国代表团的面子上。

和月亮和平相处

当然,可以将阿拉伯国家的这些委婉拒绝或是半推半就的暧昧态度解释为不愿过早亮出底牌,但生活在以色列和阿联酋这两个当事国的民众更清楚个中利弊。

从现实的角度看,两国“牵手”之后,民间无论是做生意还是旅行都要方便许多。

以色列人阿维·巴塞萨特经营着一家床垫公司。过去,为了掩盖床垫的“以色列血统”,他必须通过斯洛伐克的第三方渠道向阿联酋迪拜出售超大尺寸的床垫。“你知道的,他们过着极为奢侈的生活。”巴塞萨特希望,以色列与阿联酋的贸易蓬勃发展,“我很想去那里。”

而在阿拉伯新闻网站工作的阿联酋记者马哈茂德·阿拉瓦迪则期待着以色列发达的医学技术能够缓解他患有帕金森氏症的父亲的痛苦。“我大多数的朋友和亲戚都觉得适可而止。仇恨已经够多了。如今我们想要经济,想要地区稳定。”

但也有人并不这么认为,甚至不看好阿联酋在这场“和平”交易中的获益。

尽管8月13日政府宣布要同以色列实现关系全面正常化后,阿联酋国内没有出现太多的反对声。但今年6月初的一项调查显示,有八成受访的阿联酋人反对同以色列开展商业和体育交往。“这不应该是一个国家的决定,应该优先考虑巴勒斯坦人。同以色列恢复关系还为时尚早,特别是内塔尼亚胡任总理的时候,这是最糟糕的时刻。”阿联酋的一名人类学家说道。

图说:阿联酋官员在以色列代表团离开阿布扎比时向他们挥手告别。

而作为积极推动与阿联酋关系全面正常化的《亚伯拉罕协议》的另一方以色列,许多当地人也并不相信,总理内塔尼亚胡想要实现的“和平”能够为地区带来真正的和平。

“当内塔尼亚胡说这是和平换和平……那只是个口号,除非他能更进一步……而不只是谁能从谁那里购买武器。”以色列瑜伽老师沙玛什说道。

“这就像和月亮和平共处,有谁在乎吗?我们正在与迪拜开战吗?我们和阿联酋有共同的边界吗?不!”以色列最受欢迎的电视脱口秀节目主持人艾亚尔·贝尔科维奇在节目中公开吐槽政府置最现实紧迫的巴以冲突于不顾,“这就好像两个孩子在幼儿园打架,然后老师让孩子和另一所幼儿园里的孩子和解。”

(文中图片GJ、网络综合)

深海区工作室齐旭

编辑:王若弦,韦嘉维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