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墙上“甜言爱语”

晨读|墙上“甜言爱语”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龚伟明   2020-09-16 07:05:00

日复一日,甜爱路到甜爱支路一带的墙面写满了“甜言爱语”,称之“情墙”不为过。

从四川北路进入甜爱路,有洋房,有杉树,最引人注目的风景,是墙上的“甜言爱语”。

下午时分,橘红色墙下,有两位穿校服的少女寻到一小块空处,一位犹豫了一下,举笔写字,另一位站在她身后,显然是陪伴而来。少女的字迹,一如其身材颜面,显得娇小稚嫩。

甜爱路南一段墙,装帧着20多块镶成不同形状的匾框。框里有先秦《诗经》关雎篇、近代诗人刘半农《教我如何不想她》……有柏拉图、莎士比亚的情诗……每一篇都可奉为经典,只是匾框四周被凡人“补白”了不少情话。一路向北,墙上字叠字、句连句的“甜言爱语”纷杂,低到墙脚,高到墙头,黑字居多,有白字、绿字、黄字、红字,有直呼姓名表达爱慕之意的,痴迷之情,让看者忍俊不禁。更有一颗硕大的红心,火焰一般映在墙头,大胆直率。与匾框里的经典情诗比较,墙上“甜言爱语”不够华丽,有的甚至草率。若把经典情诗当作阳春白雪,这些“甜言爱语”只能比作下里巴人。甜爱路上爱情表述的档次,一南一北显而易见。不过,下里巴人似乎更接地气。墙前,几个女孩正用手机对着“甜言爱语”拍摄。想起那位穿校服的少女,在甜爱路墙前举笔写字,那种朦胧之感,含羞之意,一定美妙得无与伦比。

傍晚,在甜爱路与甜爱支路交叉口,常有三两对情侣在红色爱心邮筒前留影,温和的夕阳里,女孩很美,男孩很幸福。也有女孩独自对着蓝色甜爱邮筒自拍的。听说,情人节这一天,来这里拍照是要等候的。

我想不出那颗硕大的“红心”是如何喷在墙头上的?只能用受“爱情的力量”所驱使来解释了。有一天,墙上冒出一行大白字:做一辈子饭。虽是缺主语的病句,却可猜想是某位大男孩的简单告白。我曾在一档电视相亲节目中,听到当事青年男女“我做饭她洗碗”的话,朴实的话让场面很温馨。据记载,作家沈从文给张兆和写了N封情书,张兆和不为所动,却被他一句“让我这个乡下人喝杯甜酒吧”的话击中,可见“撩妹”技术越精简,“俘获力”越厉害。

日复一日,甜爱路到甜爱支路一带的墙面写满了“甜言爱语”,称之“情墙”不为过。

今年仲夏的一天,行人忽然发现甜爱路名人经典情诗匾框周围整洁一新,原先凡人“补白”的情话荡然无存,城管还张贴了“禁止涂写涂画”的警示牌。纵然是“甜言爱语”,你擅自“补白”名人雅士,自然不对称,甚至于不恭敬了,终归脱不了“视觉混乱”的干系。

虽说“情墙”被管理,但还继续着传说,依然有年轻人流连忘返——甜爱路风景独到,自有魅力。(龚伟明)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