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着走着,还留多少曾经的初心?

走着走着,还留多少曾经的初心?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汤朔梅   2020-09-15 16:30:43

走着,走着,亲戚远了,朋友淡了,什么都忘却了。你所能做的,就是检点一下你还留着多少曾经的初心。

走着,走着,童年的门槛已拦不住好奇心了;走着,走着,青春花事湮灭,秋风吹寒了;走着,走着,新世纪那条“千年虫”早被甩在身后了……

刚来到这个世界,前面有祖辈、父辈引领着。在他们期待的目光中,我们蹒跚着迈开人生的步伐。远方,是朝日照耀下遥远的地平线。我们相信,总有一天能到达那遥远的地方!其实,那人生的旅途上,横亘着无数根“年”的门槛。始远而近,始近又远……

童年的时候,那门槛是那样高远。小时候跟祖母在打谷场上看鸡鸭,当年吃大食堂,饿肚子是常有的事。祖母说,等影子到了井栏边,才可以打一两粥喝。我于是一直盯着那影子。但它移动得比蛘子还慢。风能吹动树叶、鸡毛,为什么不能吹动影子呢?我的肚子在嘀咕。懂事后盼过年,过年穿新衣服,过年有鞭炮玩,更在于过年有许多好吃的东西。但日子还是那样慢。等着猪圈内的猪快快长大,等着下雪,下雪了,父亲从开河工地回来了,年也近了。过年时,常常听老人感叹,日子真快,又过年了!怎么快呢?我们巴不得快快过年呢!后来读古人的小说,常有类似“人过中年日过午”的句子,开始并不懂。待到懂得也已是中年了。也像当年的祖辈、父辈感喟日子真快!年轻时喜欢读辛弃疾的“壮岁旌旗拥万夫,锦襜突骑渡江初”,有血脉偾张,“不破楼兰终不还”的气势;现在,每读到“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时,顿生“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的感慨。

觉得岁月的快慢当然与年龄有关。而现在这个时代,即便年轻人也感觉时间过得快。莫非都早慧、少年老成?我想这跟时代有关系。以前,日子过得紧巴巴,期待的东西多,吃的东西少。无非就那么几个节日:“五一”“中秋”“国庆”“春节”。这等待岂不漫长?如今,小康起来的人们,平时就像过节,没什么期待,节日也就显得寡淡了许多。这就像行路,如果你在一望无际的沙漠间行走,远远看见一棵树,要走半天才到,岂不觉得慢?如果你徒步在人烟稠密的所在,到处是建筑、树木,十几公里路在不知不觉间就到了。这不就像如今的过年吗?

那都是流年在作祟。人们喜欢说岁月是把杀猪刀,我倒以为岁月是把剃刀。杀猪刀锋快,“一刀斩断是非根”,虽痛却麻利!而说岁月是剃刀,在于它慢慢地剃,不知不觉间你的满头青丝被剃没了。

走着,走着,什么都忘却了。忘却了初心,赤子之心!

曾经自诩人民儿子的,开牙建府的官儿,走着,走着,丢失了廉耻,成了阶下囚;小时候曾经对祖父、祖母说,老了由我养你们,结果不要说“举孝廉,父别居”了,还要啃老、抛弃。一旦打回原形,才痛哭流涕,忏悔自己忘了初心;一旦亲不在才后悔,一切都晚了。

我同学中年丧父。他觉得父亲一走,以后的一切都得由自己担着了。原来父亲是一堵墙,一切由他挡着,即便他早已卧床不起。现在,墙没了,前路一览无余,但自己必须去面对。

走着,走着,亲戚远了,朋友淡了。你一回首,忽然发现身后的年轻人都跟上来了;再看前面,父母不见了。他们去了那个不再有叫“年”的地方,去了那个年轮所不及的地方,“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渐渐消失在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

是的,不必追!该来的,终将会来。你所能做的,就是回来推开那门臼吱呀的门扇,检点一下你还留着多少曾经的初心,再用心擦亮叫做“亲情、友情、责任、担当”的几个字,使继续前行的脚步从容些。(汤朔梅)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