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天山脚下来到黄浦江畔,关于可兰白克的一双球鞋和一个心愿

从天山脚下来到黄浦江畔,关于可兰白克的一双球鞋和一个心愿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李元春   2020-10-14 14:07:10

本周六,2020-2021赛季CBA将在浙江省诸暨市鸣哨。

对于上海久事男篮而言,新赛季有新变化,最受关注的球员之一就是从新疆队转会来的可兰白克。勤勉、有礼、勇气……从天山脚下来到黄浦江畔,让我们告诉你一些可兰白克的小故事。

LWKJ2735.JPG

图说:可兰白克在训练中 新民晚报记者 李铭珅 摄

一双球鞋


“再见,家乡;侬好,上海。”在完成转会后,可兰白克在个人社媒平台上发表了一篇告别长文,深情地表达了对家乡的眷恋以及对新赛季为上海队出战的期待。可兰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离别之际,他没忘记这么多年新疆队对自己的培养,就如同他一直没忘记家人和以前的教练对自己的照顾一样。

12岁时,柯尔克孜族小伙儿可兰白克被新疆篮球名校兵团二中男篮教练王炜选中,从家乡阿图什来到了1500公里外的乌鲁木齐。在乌鲁木齐和刚毕业的大姐相依为命,由于家境不佳,他穿的球鞋都是队友中最差的。看到弟弟的样子,刚工作的大姐咬牙拿出大半个月的工资,为他买了一双打折的耐克鞋。这双鞋可兰白克平时从不舍得穿,只有在室内比赛时才穿,一直穿了好几年。后来过了许多年,可兰在网上看到了当年大姐买的那双球鞋的收藏版,他毫不犹豫地买了下来,真空包装好后送给了姐姐,作为最难忘的纪念品。

d8f9d72a6059252dac9a9a9f4dd7ad3f5ab5b969.jpg

图说:学生时期的可兰白克(右)

可兰白克是个懂得感恩的人,拿到第一个月的5000元工资后,他大部分都用来给父母和姐姐们买礼物了。后来,随着在新疆队打上主力,可兰的收入足以帮助家里所有的亲人,他帮大姐在乌鲁木齐买了房子和车,供几个姐姐和大姐的女儿上学,家里只要是贵重一些的家电用品,他都会默默地置办好,他说:“没有家人的支持,就没有我的今天。”

一种品质


“谢谢你们曾经看轻我,让我不低头,更精彩地活。”这句歌词是可兰白克的心声,他这样解读其中的内涵:“每当我想放弃,想偷懒或者放纵一下自己的时候,我会想起曾经被轻视、不被认可的那些场景,这会让我振奋精神,坚持做那些正确的事情。”

LWKJ1966.JPG

图说:可兰白克在训练中 新民晚报记者 李铭珅 摄

可兰是个硬汉,两年前和广东队的CBA总决赛,他的两颗门牙被磕断,治疗时为了避免打麻药的副作用,他坚持不打麻药把牙齿的断裂处磨平,生生硬挺了半个多钟头,随后又投入到训练和比赛中。

在新疆队站稳脚跟后,可兰开始朝国家队努力,这又是一部挫折史。数次入选大名单,却总是在上场最后一刻被调换……这就是可兰白克身上的悲情色彩,每一届国家队里,他都是全队上下公认训练最刻苦、态度最努力的球员,也是经常会被教练组树立成典型的球员,可是他总是逃脱不了被裁的命运。

如果你只是浅尝辄止,最终没有如愿并不会太难释怀,可像可兰白克这样每一次都倾尽全力,却每一次都在最后时刻离开,你能想象那是怎样的打击,那会给一个人的内心带来怎样的自我怀疑,但可兰从不放弃。“我时刻做好上场准备,在不能上场时,我希望用我的激情,带给大家力量。”可兰说,在柯尔克孜语里,可兰代表着勇敢坚强这样一种品质,白克则是部落首领和英雄的意思,“我父母给我起这样的名字,也是希望我能够像一个勇敢坚毅的英雄一样,勇敢面对生活中的一切。”

LWKJ2171.JPG

图说:可兰白克在在训练中 新民晚报记者 李铭珅 摄

一个心愿


在CBA赛场上,可兰白克总是表现得彬彬有礼。比赛结束或者从场上被换下的时候,他都会对在场观众鞠躬表示感谢,无论主客场人多人少都是如此,这一习惯一坚持便是十几年,他人品球品俱佳,堪为球员楷模。

一次次在替补席上挥毛巾为队友助威,一次次第一时间拉起倒在地上的队友或对手,一次次在登场与被换下场时对全场观众鞠躬致意……这些细节,处处体现着可兰的人格魅力。

上一次CBA全明星赛,记者注意到几个细节:为了祝福自己的好兄弟、因伤缺阵的阿不都沙拉木,可兰白克的球衣上印了两个号码,正面是他自己的13号,后面则是阿不都沙拉木的23号;在草根扣将矣进宏发表获奖感言时,队友都在投篮,只有可兰白克全程观看并且为他鼓劲;在嘉宾娄艺潇唱歌时,也是他站在场边为其鼓掌;在三分球大赛中,当陈林坚超越自己卫冕成功之后,可兰也是第一时间上前祝贺。

LWKJ1782.JPG

图说:可兰白克在在训练中 新民晚报记者 李铭珅 摄

在之前的大鲨鱼第一次媒体公开课上,他贴心地安慰大家:“不着急,等大家都准备好我们再开始。”而所有采访结束后,许多球员都离开了场地,可兰却留了下来,和几个球队工作人员一起坐在地板上聊天,笑声不时响起,看得出来,大家都很喜欢他。

9月27日,可兰度过了自己的28岁生日,他希望上海能是自己职业生涯的最后一站。“在我心里,既然出来了,就不想再继续换队了。心定,这才是我想要的感觉。”可兰说,他非常不喜欢收拾东西离开的感觉,从小到大都是这样,所以哪怕是从北方到了南方,饮食、气候等都需要再适应,但他也希望上海是自己的最后一站,不想再四处漂泊了,“我未来很多职业规划和人生方向应该都会向上海倾斜,我很希望在这里建立自己的家庭、找到人生的归宿。”(新民晚报记者 李元春)

编辑:江妍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