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菲:魔都人情的平衡与边界

何菲:魔都人情的平衡与边界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何菲   2020-10-15 23:46:00

上海人情既俯拾皆是又润物无声,粗线条者不明就里,高手则往往揣着明白装糊涂。

老友北方人,曾告诉我他对我的一点不满。他曾每天都给我发的朋友圈点赞,早晚各检查一次,确保每条内容都点上赞。而我对他的点赞却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啊……那一刻我很惊讶多年朋友竟也有这样的思维方式。我的工作节奏不可能很长时间捧着手机,即使拿起手机也是顺着浏览,没有专门跑到谁谁的页面去关注的习惯。

坚持了几天刻意点赞之举,我终于懈怠了,跟老友说,你千万别早晚检查点赞遗漏,甚至不需要给我点赞,我不会因这而不高兴。而我但凡走过路过看到你的帖子,多数还是会点赞的,但不定规。

自我反省后,我自忖虽在实体往来领域尚且细致,在非实体领域仍需精进。其实包括我在内的大多数人都不太能心安理得受人恩惠或关注,只有明确而适时适度地表达自己的感动与感谢心里才踏实。东方社会自古讲究礼尚往来,不过若把点赞也视作礼物,那就既要表达欣赏还不能让人感到压力,总惦记着还礼了。人情边界感,真乃人生大智慧。

若同事之间,她今天给我吃一斤车厘子,我也要不忘捎一盒网红面膜。间隔不能太短,变成一拳来一脚去,反而不好看,却也不宜间隔太久,十天左右为宜。既显得不经意又没失了礼数,看似小打小闹的鸡毛换糖,却也充满温度。

若是挚友之间,就不必要迫不及待地还礼了,礼也不拘于有形无形。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表达的时机和分寸很重要,尽显情谊和情商。送出者基本不在乎对方还什么,送礼仅仅因喜欢而送,因旅游归来或是秋天到了而送,带有很大的感性成分,在意的是送出那瞬间的舒畅快活和对方喜爱与否。但受人之恩,不忘图报,方为君子。给人恩惠,不起一念,乃真仁人也。

有一种礼,在魔都是不能含糊的,且规格必须符合两人的身份和关系,有着约定俗成的起步价,那就是婚宴和婴儿满月酒礼金。尽管有些东道主是诚心实意不想收礼且总是欠身婉拒礼金,但参加者断不能把客气当福气。有时竟像是宾主之间快乐的博弈。当然在今后岁月里,这一笔笔礼金迟早将以各种名目逐一归还到曾把它们交给你的人们手中,它永远在人群之中流动。

记得前年同事结婚,我到饭店点了个卯,送出红包。没等婚宴开始我就去赶飞机了。事后同事一直耿耿于怀,总想着补请我吃饭,被我婉拒推托多次。这让她在一段时间里忧心忡忡。直到去年她从法国回来后塞给我两瓶名牌香水,我也就不再推托。自那以后,她和我都感到了轻松,我们之间又恢复了平衡。据说在这方面人情寡淡的美国,送最铁闺蜜的礼物基本不超出五十美元,表示婚礼心意也是根据各自经济能力认购新人所列的家用品。而在魔都,很多心意之礼或别致伴手礼既有价值也有价格。

上海人情既俯拾皆是又润物无声,有时不满也是无声的,不满的消解也是无声的,粗线条者不明就里,高手则往往揣着明白装糊涂。上海人一般不轻易称兄道弟,也不随意认闺蜜,彼此不会多占便宜,好是互相的。甚至出租车司机给外地人的感觉也有点冷。他们往往在问清了目的地之后,在不短的行程里一声不吭。如果路堵,他们会调调电台或换换音乐。一旦乘客电话响起,不用提醒,他们会自动调低音量。他们也有说话的时候。比如偶尔在路线很长、油量十分尴尬时,他会客气地与乘客商量,“现在加油站没人,我去加个油?”乘客如无急事,通常都会答应。加油过程中,司机会提醒乘客已把计价器调到“暂停键”上,等开出加油站很远很远,他才重新开始计价,算是对乘客宅心仁厚的感谢,一切都心照不宣。(何菲))

编辑:王瑜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