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上海足协主席柳海光追忆恩师高丰文:改写了中国足球历史的他,仍有未完成的心愿

听上海足协主席柳海光追忆恩师高丰文:改写了中国足球历史的他,仍有未完成的心愿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首席记者 金雷   2020-10-28 09:44:00

昨天,中国足坛传来一则噩耗。前国足主帅、足坛名宿高丰文因病离世,享年81岁。当天下午,上海市足球协会官微发送悼文:沉痛悼念原中国男足主教练高丰文同志。电话那头,上海足协主席柳海光、也是高丰文从国青到国家队的得意弟子感叹:33年前的10月26日,也就是恩师去世前一天,自己在他带领下随中国队冲出亚洲,晋级奥运会决赛圈。

2da0efe424044e45941f67f8358ff2c9_副本.jpg

图说:高丰文去世 图TP


提携:生死战预感海光要进球


1979年高丰文结束援外执教回国,执起国青队帅印,16岁的柳海光被他提了上来。当时在队伍里,柳海光的身份有些特殊,其他人都是专业编制,有的工资都已经拿了几年,“我是唯一一个业余球员。还在读书,训练比赛后还回去补课。”但柳海光努力聪明,对很多事情有自己的理解,高丰文也特别关照。

国青队里,上海球员就柳海光一人,踢的还是竞争最激烈的中锋位置。训练课队伍跑步,高丰文总会叮嘱柳海光:“海光,你要把头带好。”1982年的亚青赛,对阵泰国队和朝鲜队的比赛,柳海光都有破门,最终高丰文率队夺得冠军。那也是中国首支冲出亚洲的球队。

带领国青队和国少队打出名堂后,高丰文在1985年底开始执教国足,柳海光又成为他的麾下爱将。“和高指导相处久了,从他身上,我们学会认真、自律和励志。”那时训练完了,柳海光都自己留下来加练,拉着守门员练鱼跃冲顶,练门前技术。

球员时代的柳海光(左)和贾秀全_副本.jpg

图说:球员时代的柳海光(左)和贾秀全

1987年的汉城奥运会预选赛,在广州的首回合,因为之前受伤,柳海光没有上场。主场0比1输了,10月26日客场再战日本队,就成为关乎晋级命运的生死战。那场球前,按原计划国足抵达东京后的第二天有场适应性训练,但是当天大雨倾盆,恶劣的天气一度让高丰文犯难,队员淋着雨容易感冒,很可能会造成非战斗性减员。最后,高丰文一声令下:“练!”于是,柳海光等队员直奔球场,“消失”在雨中。

对柳海光,高丰文寄予厚望。“赛前,他和胡之刚教练都会来关心、鼓励几句,比如情况怎样、状态如何。那天,他就告诉我,预感我会进球。”日本队员对柳海光的进攻能力非常忌惮,抢球时故意冲着他受伤的部位踢,但皮球还是被他打进大门。“我进了一个,唐尧东也进了一个。”中国队2比0击败日本队,第一次晋级奥运会决赛圈。高丰文又创造一个第一。

新中国男足参加的第一次奥运会是第二十四届1988年汉城奥运会_副本.jpg

图说:当年的国足参加汉城奥运会


叮嘱:做生意也不能吃红黄牌


柳海光与高丰文师徒情深。1991年11月3日,他退役举办告别赛,高丰文带领国家队与王后军执教的海光队捧场,和高丰文一起的一批国足前辈,都来了。那场比赛,柳海光为两队各踢半场。赛前,高丰文还去参观了柳海光的公司。对弟子能走上新的人生道路,高指导特别高兴,因为柳海光是他弟子里第一个吃螃蟹自谋职业的,靠自己的努力摸索到新的方向。柳海光至今记得:“在公司看了一圈后,他特别叮嘱我:海光,做生意也要光明磊落,不能吃红黄牌啊!”

后来高丰文从国家队帅位上退下,开办自己的足球学校,柳海光的海光公司也蒸蒸日上。但因为足球,师徒常会见面。“那时职业联赛开启前后,他来上海,我陪他去看比赛,后来也看过徐根宝的申花。”每隔一段时间,柳海光再忙也要去沈阳看望恩师。“我们去了,老师就拉着我们的手,我们聊足球,聊人生,话也说不完。”

图说:柳海光与高丰文

后期,高丰文身体每况愈下,但他脑子清楚,仍在为足球用心。柳海光特地带了条大红色的围巾送给老师,“我跟他说:‘您身体老了,但心里还是像一团火,还有一颗年轻的心。’”

2018年,高丰文80大寿,许多昔日的弟子都去沈阳为老爷子过生日。柳海光恰巧不在国内,他答应恩师,一回国就去看他。为了师徒间能多相处,柳海光就住在高丰文家附近的酒店里,而且一住就是7天,“我每天到他家的时候,他已经等在那里。”

柳海光说:“对我来说,他(高丰文)是老师,也像父亲。”只是,现在弟子们再没机会聆听师父的教诲了。(新民晚报首席记者 金雷)


记者手记|高导的心愿


高丰文的职业生涯有很多个第一。比如第一个带领中国足球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教练,而且还不是一次。从世青赛到世少赛再到奥运会决赛圈,都是他在改写着中国足球的历史。

downLoad-20201028090135_副本.jpg

图说:高丰文改写着中国足球的历史

而告别巅峰之后,高丰文还有一个第一,却让更多圈内人铭记。职业联赛开启,高丰文是第一位拒绝俱乐部邀请的国字号教练。比如大连万达来找他,他推辞不该抢了师兄张宏根的机会;辽宁队请苏永舜前考虑过他,云南红塔和深圳也给过聘书,但他都回答“不去”。

柳海光等弟子都知道,老师心里是有另一个梦的。高丰文最骄傲的成就之一,是带领国少队晋级世少赛(柯达杯)8强。他曾跟人介绍:“‘足球要从娃娃抓起’,就是世少赛后邓小平同志给足球题的词。”对中国足球人才的培养,他有很多当时看来非常前瞻的想法。1995年,高丰文回家乡沈阳开办以自己名字命名的足球学校。那时的条件远不如现在,当地政府给了他一块地,但其他费用都得靠自己来。他到处“化缘”,幸得圈内圈外朋友的支持,他自己买材料自己学,在基地里建起4层高的小楼供球员住宿。高丰文后来透露,当时世少赛打完总结时,自己就提出,能选择的话更愿意去执教国少队。他还给足校的教练定了条规矩:不得接受队员家长的吃请和礼物。

高丰文-全体育图downLoad-20201028090140_副本.jpg

图说:高丰文和他的足球学校里的学生 图Osports

高丰文足校曾出产过杜震宇、曹添堡等职业联赛名将,以及国脚陈涛,如今还有中超青岛黄海的队长王栋等。但到了2008年,足校难以为继,招不到学员。去过的记者都记得基地里草长得老高,高丰文和老伴索性种上了菜。后来他身体不好,被儿子接到北京,足校就荒下来。几名和他相熟的记者都记得,2016年的时候,高丰文说,想把回忆录出版了,问问有没有途径。那时,他已经写到柯达杯,篇幅有十几万字。这是高丰文告别足校后的心愿,想把自己这些年对足球、对人才培育的思考留给后人。但这个心愿,也未能实现。

对中国足球和自己的足球事业,高丰文曾借诗表达所想: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如今的中国足坛,希望像高丰文这样淡泊名利、踏踏实实做事的人,能更多一些。这样,也好告慰他的在天之灵。(金雷)

编辑:江妍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