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生活中的纠结

那些生活中的纠结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黄芷渊   2020-11-05 16:30:37

坚持与放弃,仅在一线之差。纠缠和解脱之间,形成一个延宕。完整,是一个结局;缺憾,也有另一种美。

我要写一篇文章,写到一半时,突然写不下去了。此时,是该继续,还是放弃?放弃吧,觉得可惜。不放弃吧,感觉对不起自己。就这样算了吧,辜负了灵感。再继续写吧,强摘的果子不甜。脑海里出现了两个声音,一个叫我写下去,另一个让我勿勉强。

我想把那个故事写完,可又不知道如何叙述。我怕把那个真实的故事讲假了,又担心遗忘了细节的精髓。如果我把文章写砸了,那将辜负了我原有的灵感,还有已经写完的那半篇文章。

我极有可能什么都写不出来,留下一堆空洞松散的文字,连自己都不愿意翻阅。我可能会懊悔,懊悔自己无知的偏执,还误以为这就叫坚持。

我也可能不会。说不定我一气呵成把文章写成了,聊以自慰外还有寥寥阅读者。尽管,那不是我写作的目的。

我没想好写作的目的是什么。也许,我只想让脑海里的故事有个归宿;又或许,根本就没有目的。世上绝大部分事情都没有目的。人们赋予了事物目的,目的才变得重要起来。我为自己的庸人自扰感到可笑,可又笑不出来。

我屏息静气,聆听来自心灵深处的拷问。我纠结地寻找答案,如同在原野狂奔之时,陷入了一个无底迷宫,无论如何走不出去,不断原地绕圈。困在迷宫,却无处可逃。我想起迷宫也叫迷津。多少人用半辈子寻找迷宫的入口,却花了下半辈子寻找出口。巧合和错过,编织着迷宫丛林的道路。又或者,是人类给自己搭建了复杂的迷宫,以为那叫四通八达,结果却把命运拧成了麻花。雾里看花,水中望月,比比皆是。

我想起那个登山者,距离峰顶一步之遥时毅然放弃。有人说他傻,他却说没有遗憾。他知道,自己的生理机能负担已经抵达极限,再跨出一步,等待他的不是成功,而是死亡。死了,睡着了,什么都结束了。死神面前,峰顶的风景,又算得了什么。

我又忆起那只拔萝卜的兔子。挖坑,拔萝卜。挖深一点,再挖深一点,就差那么一点点,大萝卜就成囊中物了,偏偏兔子看不到全局,带着几个小萝卜就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它可能会后悔,后悔自己半途而废,与大萝卜擦身而过;它也可能不会,没有得到过的,就不算失去。蒙在鼓里,有时候活得更轻松,潇洒。

我突然意识到,坚持与放弃,仅在一线之差。我是在为选择烦恼,还是选择了烦恼,我不知道。

我拿出一个硬币,想听天由命。伯努利实验告诉我们,抛硬币的结果只有相互对立,要么正面,要么反面。但这单次的随机测试,能简单粗暴地代表我吗?不。我心里暗自决定,如果抛出了我不想要的答案,那就三局两胜;如果两胜的还是那可恶的结果,那就五局三胜。

可是,我不是心里没有预设答案吗?既然没有预设,就不存在那个对立的结局。抑或,我早已有了答案,只是在寻求多一份肯定。聪明难,糊涂尤难,由聪明而转入糊涂更难。这本就是个糊涂的世界,我们眼里处处都是糊涂人,却不知道自己也是糊涂人的一分子。

纠缠和解脱之间,形成一个延宕。震撼心灵的句子,大多经历过深刻的纠缠,又自我释怀从绳网中解脱。我突然发现,那篇让我纠结不已的文章尚未完成,我却意外获得了这篇纠结文。

归零,返回原点。我要为那篇文章创造一个结局。完整,是一个结局;缺憾,也有另一种美。(香港 黄芷渊)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