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羊肉记趣

吃羊肉记趣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薛全荣   2020-11-09 13:20:17

秋凉乍起,翠叶渐红,又到了“寒羊肉如膏”的季节。吃羊肉理所当然地成为当季的美事。羊肉不仅营养丰富,又有花式多样的吃法,正所谓“多少个饕餮,就有多少个吃法”,如烤、煮、煎、炖、涮等。此外,不同地区的羊肉有不同的特色:有名闻遐迩的上海洪长兴、北京东来顺、太仓双凤俞长盛、苏州藏书羊肉、辽宁本溪小市羊汤,以及宁夏盐池滩羊肉等。我天生“食不厌羊肉”,每逢当季,每到羊的产地,必以羊肉为食材,每每大快朵颐,有两次吃羊肉的经历,至今仍津津乐道。

一次与朋友相聚,获知内蒙古达尔罕有认领羊儿的活动。所谓认领,其实是在线上买一个小羊儿(按当年的成羊价格付款),并委托牧场饲养,成羊后,可由领养人指定时间宰杀并运回,领养人可以通过手机视频实时看到羊儿成长的全过程。对此,我陡生兴趣,当即通过视频在线上选了一只生性活泼、全身毛色雪白的小羊儿,并起名为“沪咩”,并让牧场在小羊儿的耳朵上打上耳标,以便识别。此后,我时常通过视频实时看到小羊儿的情况:晨曦初露,羊儿出栏,欢快地奔向青青的草场,悠悠然地啃着沾满露水的青草;烈日当空,羊儿恬闲舒适地躺在溪水边浓荫下;晚霞满天,羊儿心满意足又满怀喜悦地归圈。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小羊儿长成肥羊。刚入冬季,我急不可待地指令牧场宰杀“沪咩”并快递到家。那年,整个冬季我几乎每天享受着羊肉的鲜美。由于此羊介乎于自己的“类饲养”,有一种莫名的成就感,更有一番别样的滋味。

另一次,在新疆伊犁那拉提草原,领略了“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的乐趣。那天,热情的维吾尔族友人以羊肉款待我们,那是一头约五十斤重的羊。羊儿“咩、咩”地嘶叫着,惊恐的眼神四处张望,纤细的双腿明显地颤抖着,让人陡生怜悯。而友人似乎看出了我们“假装”的同情和不安,不无幽默地说“已为此羊祷告过,它已超度”。

不一会儿,室外燃起了篝火,上面架着大铁锅,在沸水翻腾之际,全羊下锅,个把小时后,全羊出锅。只见羊儿放在一个硕大餐盆中,形态依旧,香气扑鼻,羊头上扎着红绸球,友人笑盈盈地说“羊入众人口”的活动开始了后,你们必须按照我说的“规矩”来。他让我们一行中的最年长者用银筷挑去羊头上的红绸球,寓意“彩运礼送”宾客;又让拿起一把小刀顺着全羊,从头到尾划一刀,又在中间由左至右划一刀,谓之“十全十美”。然后再让这位长者,从羊脸上挑一块肉送入宾客中最尊者的盘中,说是“有头有脸”,以表敬意;而后又让他割下一个羊耳朵,送入宾客中最年幼者的盘中,希望他“既听话又耳聪目明”,成长成才。如此这般,一刀一刀地割下一块一块羊肉,一个又一个意味深长的祝愿……此时,感觉不仅在享受羊肉儿美味,在接受民族特色的饮食文化熏陶,更是一种“血浓于水”接地气式的独特表达。那天,我们与维吾尔族友人频频举杯,虽酣畅淋漓,仍意犹未尽。

这两次吃羊肉的经历,虽时间长久,仍挥之不去。我不禁想到一句民族俚语:“爱与美食不可负。”(薛全荣)

编辑:赵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