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里走出,岛屿上长大,黄浦江畔成名,这个唯一拿下里赫特国际钢琴比赛第一名的中国钢琴家走过怎样的路?

大山里走出,岛屿上长大,黄浦江畔成名,这个唯一拿下里赫特国际钢琴比赛第一名的中国钢琴家走过怎样的路?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朱渊   2020-11-09 17:06:00

图说:叶子豪在演奏中 官方图

如托卡塔式双手轮奏、大幅度变换音位、和弦齐奏、滑奏等高难度技巧,被巧妙隐藏在流畅的旋律中,当叶子豪奏响这曲被视作“世界最难钢琴独奏曲之一”的斯特拉文斯基的《彼得鲁什卡》时,观众可以感受到这个青年钢琴家扎实的功底、精湛的技巧以及对乐曲独到的理解。

昨晚,中国青年钢琴家叶子豪在大宁剧院为观众奉上了一台名为“德奥之魂”的钢琴独奏音乐会。作为大宁艺术·源 公益惠民系列的重头戏,观众席里既有圈内的专家教授,也有不少钢琴爱好者以及慕名而来的琴童。这个从大山里走出来、鼓浪屿上成长、黄浦江畔成名的年轻钢琴家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一场听觉盛宴,更是一个普通孩子通过不懈努力攀登音乐高峰的励志故事。

自小生活在福建浦城武夷山区,山中岁月容易过,10岁之前的他从未感受过外界的竞争压力,钢琴也是为陶冶情操而学。或许正是这份初心使然,至今他的琴声中都有一份难得的悠然自得。

在父亲决定去厦门读研究生之前,叶子豪从未想过远离父母去求学。机缘巧合,父亲去厦门读研带上了他,凭借难得的钢琴天赋,他考上了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厦门市音乐学校。这个学校在鼓浪屿上,正是有了这个音乐学校,无论何时,人们游走在鼓浪屿,都能与窗口飘出的钢琴声不期而遇。

年少时的叶子豪不仅琴艺出众,还是个篮球高手,不是坐在钢琴前,就是蹦跶在篮球场,只是苦了学校钢琴学科主任林晓燕。她是叶子豪的恩师,爱徒心切,总怕他打篮球伤了手,所以一度动员全校师生“围追堵截”,谁看到叶子豪出现在篮球场,凡报告者皆有赏。

虽然酷爱篮球,可是体察到老师的苦心,加上对钢琴的热爱,叶子豪也渐渐懂得“有所得必有所失”,要在钢琴上有所造诣,不辜负老师的期待,就得懂得自我保护、有所牺牲。所幸,日夜勤学苦练终究有回报,2011年他以全国专业第一名的骄人成绩考入了上海音乐学院钢琴系,师从钢琴系教研室主任、教授毛翔宇。


图说:叶子豪 官方图


在上音的学习让璞玉日渐琢成器,毕业后,叶子豪同时被德国汉诺威音乐学院和科隆音乐学院录取为硕士研究生,后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进入科隆音乐学院攻读钢琴演奏硕士学位。2020年,叶子豪在韩国里赫特国际钢琴比赛中获得第一名,成为首位获得这一殊荣的中国人。此外,他也是中国音乐最高奖“金钟奖”获得者,德国科隆音乐学院最年轻的钢琴演奏博士。

“从不畏惧挑战,就喜欢高难度。”是恩师毛翔宇对叶子豪的评价。在大宁剧院举办的这场音乐会所定的都是“硬核曲目”,两首贝多芬的奏鸣曲,还有斯特拉文斯基所作的芭蕾舞剧《彼得鲁什卡》的钢琴改编版。这是毛翔宇时隔四五年后第一次听爱徒的现场:“我很高兴他的表现越来越纯熟,技巧越来越精湛。尤其贝多芬弹得相当动人,勃拉姆斯的作品演绎颇有气韵,一些抒情乐段处理细腻入微。最后斯特拉文斯基的作品弹得很出彩!”

虽然叶子豪十分擅长演绎“德奥之声”,可是听过他演奏的人,往往还能在这些熟悉的旋律中听出更为广阔的天地。有人说他的琴声中藏着大山大海。对此,他笑说:“一个人走过怎样的路,从他的琴声中就能感受到。我自小从山里走出,岛屿上成长,又在黄浦江畔受到上海这座海派城市兼容并蓄的文化所滋养,这每一段成长经历最终都会化成骨血融于生命中。大山给予我气魄、大海给予我胸怀,而上海则让我在东西方文化交融中对我演绎的曲目又有了崭新的理解。”

“我演绎的很多古典钢琴曲都是西方的,但我本身是浸润于东方文化的中国人,我哪怕是演绎‘德奥之声’也不会是简单的拷贝不走样,必然会带着民族文化的影响。我相信,这最终也是我能够站上国际舞台被识别的关键。”问叶子豪,未来有什么目标,他坦言:“我希望在不断淬炼琴技精益求精的同时,也能更多演奏中国作品,让中国的声音被世界听见!”

(新民晚报记者 朱渊)


记者手记丨喜欢在上海演出的感觉

这是时隔5年,叶子豪首度回到上海,没有丝毫陌生或疏离,他还是那个演出前,会拿着卷发棒在后台到处找插头捣鼓头发的爱美男孩。“水瓶座,就是讲究!”这是同学时常打趣他的话。确实,不论是对自我造型,或是钢琴演绎,完美主义是写在他基因密码里的东西。

演出前和他聊天时,记者有些担心聊尬了或聊嗨了都会影响他表演情绪,他一脸不以为意:“我的德国老师告诉我,钢琴家就要学会把脑子和手分开。”据说当时老师甚至找来了中国古诗词告诉他:“你可以边背古诗词,边弹德奥的曲子。”正是这种“分裂”的训练,稳住了叶子豪的现场发挥,手指肌肉都有了记忆,什么也不能影响他水准。

一场音乐会酣畅淋漓地弹下来,叶子豪有种特别的满足:“也在城堡里给王室成员表演过,也在大歌剧院给外国观众表演过,但你知道我为什么特别喜欢在上海表演吗?这里的观众对古典乐太懂行了,在这里弹琴,台下能给出‘我懂你’的这种反馈,这是只有我在德国演奏时才能感受到的呼应。”(朱渊)

>>>相关链接:音乐会点评

上音钢琴系教研室主任毛翔宇:

去了德国四五年以后我第一次这样 的听叶子豪(的演奏),我很高 兴现 在他越来越成熟与 纯 熟,技 巧越来越精湛。他的贝 多芬 弹 得相当 动 人,勃拉姆斯的作品某些地方也演绎地很有气 质、 很有气韵,一些很抒情很 细腻 的地方我也 觉 得 弹 得相当好,最后弹奏斯特拉文斯基作品很出彩,把 这 个 场 地所有音响效果的可能性都发挥出来了。

华师大音乐学院键盘系主任张玎苑:

贝多芬的两首奏鸣曲都是超难的,从技巧上、从音乐的诠释上,是非常难的。叶子豪这场音乐会的表现非常成功,他完美地代表了一种德奥的精神。他所展现的音色非常丰富,尤其是第二乐章感人肺腑,他的线条和织体非常明确,我觉得他在他们的学科里应该成为一个骨干标杆,他能引领整个地方文化的一种向上的精神。

编辑:赵玥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