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新冠,靠呼吸科还是感染科?瞿介明和张文宏这样说……

战新冠,靠呼吸科还是感染科?瞿介明和张文宏这样说……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首席记者 左妍   2020-11-12 22:16:00

图说:同济大学医学院呼吸病研究所揭牌仪式 来源:采访对象供图(下同)

【新民晚报·新民网】抗击新冠疫情的临床一线,谁的贡献更大?呼吸科,还是感染科,还是重症医学科?这个看似尖锐的问题争议至今,恐怕还没有个定论。实际上,在专业医生看来,也许这个问题并不难解答。

今天下午,记者就在上海市肺科医院旁听了一场2020年叶园呼吸高峰论坛,会场前三排入座的,多为沪上三甲医院呼吸科的主任。就在今天下午,由上海市肺科医院牵头,集中同济大学多家附属医院,成立了同济大学医学院呼吸病研究所,市肺科医院党委副书记、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学科带头人徐金富教授担任所长。在这样一个呼吸科医生汇聚的场所,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教授像一个“彩蛋”,默默出现在了第一排的角落里。

图说:瑞金医院党委书记、呼吸疾病专家瞿介明教授

这是呼吸学科的“主场”,最先演讲的是瑞金医院党委书记、呼吸疾病专家瞿介明教授,他还有一个身份是中华医学会呼吸分会主委。瞿介明的开场,以《呼吸学科、学界当有思考有作为》的标题吸引了所有人的关注。

瞿介明说,纵观本世纪的战疫经历,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从未缺席。早在2003年SARS时,呼吸科就提高了对病毒性肺炎的认识,大力推动了呼吸道传染病全面防控体系的建设。2013年H7N9禽流感疫情,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医生又完成对第一例患者的确诊,学科为重救治技术和能力比之前大幅度增强。而在史无前例的新冠抗击战中,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的医生再次成为了中坚力量,为提高救治率、降低病死率作出巨大贡献,这是多年来呼吸学科规范化建设卓有成效的重要表现。

“新冠疫情是对呼吸学科的一次全面检验,这其中包括了硬件设施、人员配置、管理能力和科研水平。”瞿介明说,不管是向全世界宣布“人传人”还是提出方舱医院的方略,都是由呼吸学科的两位院士率先提出,对我国战胜新冠疫情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可以看到,全国不同级别医院的呼吸学科都开始重视危重症亚专科的建设,但仍然存在各种医疗资源发展的不均衡,比如有的医院还没有呼吸科;有的医院呼吸监护室还挂靠在综合监护室,且规模很小;愿意从事呼吸危重症的专科医生为数不多;呼吸治疗师专业在医学院校大多没有设置……”瞿介明认为,在平战结合的要求之下,未来还是要加大呼吸危重病房建设,进一步完善呼吸专科门诊设置,同时进一步完善重大呼吸道传染病应急体系与能力建设,着力建设呼吸道病毒传染性疾病早期诊断技术平台。

瞿介明教授还提出,设立监测哨点十分有意义,且哨点应当具备险情自动触发警报,比如一旦出现3例以上不明原因的发热时,立即出现预警。在多个相关学科的配合下,一定能够把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建设得更好。

图说: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教授

张文宏教授上台时,题目是《如何理解新冠肺炎,直面不可预知的未来》,张文宏一如既往“freestyle”,没有PPT,只有一张巨大的壁纸,上面是撑满全屏的蝙蝠。他说,很多人在疫情期间就谈论到底是呼吸科作用大,还是感染科作用大。实际上多学科介入是这次新冠肺炎治疗手段中的“核心”,这并不是任何一个科室单打独斗就能扛下的任务,许多有基础疾病的病人往往容易加重病情,更需要多学科一起努力。

说起学科建设,张文宏透露,其实他所在感染科的建设和呼吸科有相似之处,也要设立亚专科和监护病房。华山医院感染科在全国率先建立了一个拥有18张床位的重症感染病房,收治重症呼吸道感染、脓毒血症、中枢神经系统感染等患者。

张文宏认为,每个学科存在即有其存在的必要和价值,从不同的方向不同角度守护人民健康,为国家医学发展作贡献。比如上海的临床救治工作,就把所有相关学科的专家汇聚在一起,有呼吸科、感染科、重症医学科等,一切为了病人的利益出发。他也解释了作为感染科医生出现在呼吸科论坛的原因,“今天我受到同济大学医学院呼吸病研究所徐金富邀请来参加论坛,他和我,还有台下的中山医院宋元林教授等,我们都是奋战公卫的战友,平时一直在一起工作。这也恰好说明,对抗疫情,少了谁都不行。”

在演讲的最后,张文宏教授说起了备受关注的浦东确诊病例。他认为,在开放的环境下,偶发病例在所难免,但并没有引发恐慌,前期的防控策略已得到验证,只需坚持执行。按照中国目前的经验,追踪能力总是能快过病毒的传播能力。“新冠病毒短期内不会消失,但零星病例也不会影响我们大部分人的生活。”

当然,打赢这场仗,光靠呼吸科、感染科、重症医学科的力量也是不够的,张文宏说,“我们的防控策略一如既往,也希望大家可以和过去一样,做好防护,戴好口罩,保持社交距离,多洗手。”

新民晚报首席记者 左妍

编辑:韦嘉维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