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人口普查员

我是人口普查员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梅莉   2020-11-16 15:53:40

小友还是在校大学生一枚,就自告奋勇地做了一名人口普查员志愿者。前天她跟我说了很多入户登记的所见所闻,感觉颇有意思,遂整理如下——

刚开始一家家敲门入户普查时,我心里惴惴不安。现代人大多躲进小楼成一统,对陌生人持有高度警觉防备之心。我怕被拒,也怕遇到又凶又不讲理的人,因为自己是怂包一个。结果发现绝大多数人都很客气,他们全都知道人口普查这件国家大事,说明宣传工作做得到位。登门时,我会换好鞋套、出示证件,很有礼貌地说出我的要求。大家都乐意配合,有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还会拿出矿泉水、水果或巧克力硬塞给我,说我辛苦了,还会问我在哪里读书,读什么专业。记得有位外地来沪定居的老伯,一定要让我尝尝他家乡的橘子,果然特别甜,刚从乡下摘了带回来,还带着绿叶子。还有次普查到一户,老老小小一大家子正在吃晚餐,桌上菜肴丰盛,热气腾腾,盛情邀请我一起吃个饭。我当然没有加入,但内心还是很感动。没想到,入户登记这件事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难。

而且,每天我会遇到各色各样的人,很有意思。

那天,我敲门,门内有个持北方口音的男人明显很不耐烦,嘟嘟囔囔地说:“真烦人!”开门的是一位高大威猛的男士,他光着膀子,身上、胳膊上文满猛兽图案。他见到我之后,赶紧又关上门,说穿件上衣。然后又开门邀我进去,我却立在门外,迟迟不敢进,新闻里各种凶杀案在脑中回放了几十秒,最后还是斗胆走进去。然后,知道了他原来与古代一个帝王同名,难怪把自己整得这么霸气。这位中年大叔其实说话非常温柔有礼,他不好意思地解释说刚才以为是妻子在敲门。登记信息时,没想到他还是姐弟恋,妻子比他大四岁,是幸福的四口之家。大女儿叫某琪,小女儿叫某又琪。我不禁笑问,小女儿为何叫又琪,这样岂不是喊起来都是小琪,分不清是喊谁了。大叔说,这样取名简单省事啊,平时就叫大小琪呗。随后,我很愉快地结束了这一家的普查工作。后来一直会想起这个反差萌大叔,他只是看上去很凶而已,可见以貌取人是多大的偏见。

印象还比较深的是一对老人。他们都是地道的上海人,年逾古稀,老爷爷耳朵已失聪。借住在70平方米的房子里,屋子乱得像随时要搬家。我问老奶奶,为何要借房子,本地人多数不缺房啊。她长叹一声,懊恼地说自己前两年把别墅卖了,全部去“理财”,结果本金全无,现正在追查中……如今的房租她一个人的退休金都不够付。唉,劝老人还是要好好捂紧自己的钱袋子吧,不然,一辈子的心血都付之东流。

普查时发现,上海独立女性单身的真不少。她们优秀到自己买了房,做一份养活自己的工作,不觉得没结婚有什么不好。还遇到一个80后学姐,在我们学校最牛的专业毕业,毕业后外地留沪已挣了两套房,自住一套,出租一套。目前单身。她咨询我一个问题,说如果不结婚只想生个孩子,户口怎么报?我说我也不知道,后来问辖区派出所要来社区民警的电话给她。姐姐人特别好,我在登记信息的时候,她就不停地剥小胡桃投喂我,我们还互加了微信,毕竟是校友嘛,我倒很想问问她怎么那么会赚钱。

当然也遇到过不配合的极少数,但后来我也了解到,他们是怕信息被泄露出去。谁没有一些秘密呢,其实大可放心,我们作为人口普查员,都签过保密协议,怎么可能会泄露别人的信息与隐私呐。

入户时,见过形形色色的家庭:单亲的,独居的,一对夫妻的,一家三口的,三代同堂的……最喜开门见到的情景是,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饭,男主人咪着小酒,孩子啃着骨头,女主人叽叽喳喳,还有一只小狗在桌子底下钻来钻去。我闻到了幸福的味道。

参与十年一次的人口普查,对我来说是从象牙塔里走出来上的最有意义的一堂实践课。如何与人打交道是每个人的终生必修课,这一课,真的是太丰富了。(梅莉)

编辑:赵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