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日谈 | 隔壁“咚!咚!咚!”

十日谈 | 隔壁“咚!咚!咚!”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胡展奋   2020-11-17 15:23:26

“咚!咚!咚!……”

隔壁装修翻楼梯,那就是把通往地下室的楼梯口封死,另开一个新口,你不能说他瞎折腾,那是他的自由,但24磅大锤与风镐交替发力,如同暴龙的震天动地的脚步声,一下一下砸过来。“咚!咚!咚!……”

可怜小孙囡“团团”才三个多月,熟睡着,“咚”一记,她就抖一下,“咚”一记,她就抖一下,如同上电刑一般,时不时地惊悸而大哭,我俩心疼得快流血,至少我的两颊如同驱蝇的马脖一样抖个不停。

如此稚嫩的神经经得起这样的暴力吗?

论购屋,隔壁与我们同时,我们曾非常希望和他同步装修,但他不动,直到3年后,我们家宝宝三个月了,他开始动手,我这么说一点也没有暗示他故意为之的意思,只是感叹小孙囡时乖运蹇,沪语“欸欸交,碰着欸欸交”!从此一出生就生活在惊涛骇浪中。

隔壁很守时,按物业规定,除双休日歇工,每天早上八点开工,下午五点收工,晚上绝不“偷鸡”,就是发出的声音未免千奇百怪,五花八门,几乎地底下的怪物统统放了出来:分离大理石的切割机,是腊月里的阴风,细细地持续地切割着你的肺经;打磨钢筋的砂轮机,是牛头马面的磨牙声,时断时续地啃着你的肝胆;冲击钻更是巡海夜叉的狼牙棒,一次次重复着砸你的背心;而嚣张的电锯则不知疲倦地发出猛刮搪瓷锅底般的尖厉声,让你的脾胃“卷帘门”一样不停翻转;至于风镐一旦放大招,那就是朱元璋的诗了:“百花发时我不发,我若发时都吓杀!”直接就是阴森鲁钝的榴弹炮,橐、橐、橐、橐……捅着你脑壳与肋骨,上下同步刺疼。

隔壁直通地狱。大人也罢了,你说这奶孩子怎生过活?看着她上刑似的痛苦,我几次走到隔壁,又放下了敲门的手,人家也是没办法,新买的别墅能不装修吗?既不违时又不违规,凭什么叫停?难道上什么阵势使啥兵器还得你指定?

问题是惹不起还躲不起吗?逃吧!每天早上隔壁硝烟一起,就“赵氏孤儿”一般,推着小车跟着保姆,捧着团团,拖着水壶奶粉尿片驱蚊剂湿巾纸,丁零当啷屁滚尿流地出逃,先小区里转,再马路上转,回小区又转,转啊转地团团睡着了,我们才可歇口气。

但如此“野战”了数日,疲惫不堪不说,更大的问题是,知道马路周围有多脏吗?废气痰屑飞尘悬浮物气溶胶……团团每天都得照单全收吗?隔壁起码得折腾半年吧?我们的孩子岂不废了?再说也不能整天地站马路吧,又不是交警。

忽然想到了附近的“钟点房”。和K房一样,一个时期以来,“钟点房”似乎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但我们都老夫老妻了还怕物议吗,逃进去再说。

没想到真是一个洞天福地哎!窗明几净的“如家”或者“汉庭”,100元5个小时,上午10点进棚(一般此时“地狱之声”达到高潮),下午3点出关,中午回家吃饭也罢,叫外卖也罢,丰俭由你,一天能有多少钱?有空调,有沐浴,有电视,有Wifi,能看手机能上网,大堂还有微波炉,凡事差遣有保姆,一周五天也就五百元,有时候甚至觉得比居家还低碳省心轻松呐。

我现在不怎么觉得隔壁是地狱了。地狱只在我心里。视之为地狱即为地狱,视之为乐园即为乐园。

半年后隔壁的声音果然歇菜。唯一的后遗症就是团团偶尔会作“狮子吼”——呜、呜、呜……(胡展奋)

编辑:赵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