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夏之旅

西夏之旅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徐音   2020-11-18 15:10:12

这是疫情开始后,宅家十个月来的第一次旅行。

从上海飞到北京,然后驱车路经呼和浩特-巴彦淖尔-阿拉善盟额济纳旗-黑城遗址-嘉峪关-张掖丹霞-(翻越祁连山)西宁-青海湖-银川-鄂尔多斯,然后回到北京。这是一次全程大约为5100公里的驱车环游。沿途我们观赏各地的名胜古迹,了解当地的历史文化,体验不同的风土人情。每次旅行总有那么几个地方或几件事情令人回味或难忘。

内蒙古许多城市名中都含有“浩特”两字,“浩特”在蒙古语中就是“城市”的意思。

来到阿拉善盟,内蒙古自治区的最西部。那天正逢中秋和国庆佳节,月亮特别明亮,远处时不时地传来烟花爆竹声。我们走进当地一家颇获好评的餐馆,蒙古族同胞热情地端上上好的手抓羊肉,还有在炉火上烤得吱吱作响的红柳枝羊肉串,泡上一壶热乎乎的、略带咸味的蒙古奶茶。新鲜的红柳枝在剥皮后会分泌出有点黏稠的红柳汁液,串上羊肉后在炭火的熏烤下,不但可以分解掉羊肉的膻味,还会把红柳树特有的香味散发到肉里,结合胡杨炭火的芬芳,产生芳香四溢的口感。那晚,我们在内蒙古过了一个与平日不同的中秋国庆佳节。

说到长城,长城东端为山海关,西端便是嘉峪关,是明代万里长城的西端起点,号称“天下第一雄关”。嘉峪关始建于明洪武五年(1372年),全长约60公里。那天天赐良机,我们正好遇上兰州交响乐团的露天音乐会《长城》奏响嘉峪关。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于红梅老师也赶来参加演出。在雄伟的嘉峪关关城的衬托下,金黄色的夕阳照耀着舞台,演出场面显得异常壮观美丽。当自身的心境与台上的旋律达到共鸣时,我悄悄戴上太阳镜来掩饰瞬间夺眶而出的泪水。当时气温只有11摄氏度,我们穿了滑雪衫还觉得冷,而演员们在舞台上只穿了薄薄的演出服,但演出水准丝毫未减,如此的敬业精神使人真心佩服与感动。

从张掖出发沿国道开到西宁路程上只有330公里左右,但是要翻越壮观的祁连山。当我们开到海拔3800米处,天突然阴起来了,还飘起了几朵雪花。路边雪化后的溪流已结冰,好在路面只是有些潮湿。我略感到一点高原反应,但基本无关紧要。拉下口罩在海拔3685米的额博岭垭口留个影。胜利的手势很少做,但在此时却唯有它表达的意思最为确切。沿路拍了许多壮观的景色,茫茫白雪覆盖的祁连山脉,带着U字形弯道的绵延不绝的山路,冰天雪地里正在建造中的高速公路的桩子,中国工程人员默默奉献在挥汗成冰的艰苦环境中,还有穿出隧道后看到的一片片油菜花……心里默默感叹祖国西部开发的决心和成果。

在距离银川30公里左右的贺兰山麓有个西夏博物馆和西夏王陵。这些王陵如今已经成为“东方金字塔”。西夏是中国中古时期的一个王朝,也是中国历史上最神秘的王朝,如今只留下西夏王陵、承天寺塔等为数不多的遗址,等待着后人来揭开它神秘的面纱。

这次环游,所到之处,千年古迹、风土人情及当地的美味佳肴无不一一吸引我们;所经之处,各地党和政府,以及民众对新冠疫情的自控严防措施也令人欣慰。在当今这个世界里,在新冠疫情横行之时,大概也只有在我们中国境内才可以这样较为安心地旅游了。坦率说,在制定这次计划旅游时,我们就只想去中国的西部看看。然而当我们站在《西夏建国初期疆域图》前,我突然感到我们的环游路线基本就在当年西夏的疆域里,那么就称这次旅行为“西夏之旅”吧。(徐音)

编辑:赵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