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音:在西昌吃烧烤

默音:在西昌吃烧烤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默音   2020-11-25 16:50:18

纪录片《人生一串》火了,连带着西昌烧烤的名头蔓延开来,不过远未达到重庆火锅那样人人皆知,只在爱吃的朋友之间流传。纪录片的体验店在上海有几家分店,去吃了一回,比预想得好,尤其烤猪鼻筋让人惊艳,便起意探访实地。

西昌是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的首府,从地图上看,正好在云南省的两个犄角之间。古时从南诏国往内地有条“清溪关道”,从今天的大理出发,经过西昌,可抵成都。第十一代南诏王将一些子民迁居西昌,到了大理国时代,大理段氏一直盘踞在此,自称“建昌府主”。总之,西昌在历史上长期被云南势力抓着不放,其饮食因此融合了川滇两地的口味。

烧烤是全世界通行的食物,大抵有两种路数:烤的过程中撒调料,或预先腌制。西昌的烤肉是后者。和上海店里秀气的小串不同,当地由食客自己烤,也没有串,炭盆上架着刷了油的烤盘,烤盘上方是高度可调节的强力吸油烟管道,有点韩国烧烤的架势。我们点了猪鼻筋、小肠、排骨和茄子,加一碟蔬菜拼盘,内容有土豆、藕、蘑菇和饵块。将第一盘肉食在烤盘上排好,不断翻动,边翻边纳闷:烤到什么时候才算好?问了好几次服务员,对方到后来颇有些不耐烦:还不行,要把外面一层烤到焦脆。

那就继续慢慢烤。等小肠的皮彻底烤脆,内里的脂肪可谓入口即化,美味,但也充满罪恶感。看看周围,每桌都是携家带口的五六人,他们的烤盘堆满食物,热闹极了,显得我们两个人的分量近乎冷清。有人大概也是头一回来,呼唤老板:我这里都焦了!老板笃悠悠过来,往烤盘上浇矿泉水。这才明白为什么每桌都有一瓶水,我们桌上没有,大约是服务员忙得给忘了。

精彩的是茄子。胖茄子烤到变软塌陷,服务员见我们不会应付,帮忙用筷子将茄子一划两半,把小碗的酱料浇在中间。朋友此前吃过西昌另一家,调料上打个蛋,这家则是葱蒜辣椒混了肉酱。茄子吸饱了酱料,丝丝缕缕滋味分明,果然是最像肉的素菜。因为太好吃,回到上海,我用烤箱试做了一回。烤箱版茄子当然比不上明火烤制,只能略解馋。为了做这个,特意网购了四川的七星辣椒面。下单的时候笑自己傻:在西昌逛了当地市场,卖干货的摊子家家有三种以上的辣椒面,不同色度的红色粉末堆成小山,实在太壮观,看傻了,当时没买。

此外,我一向认为四川的冰粉不如云南,这当然是偏见。在西昌街头吃到的冰粉加了红糖、酸角水和醪糟,无比甜美,吃的过程中蜜蜂环绕,不断来抢食,感觉像在童话里。

如此种种,在西昌很容易吃多,幸亏还有和西湖相似的邛海,可沿湖岸长时间散步消食。(默音)

编辑:郭影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