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工作的一年

继续工作的一年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默音   2021-01-13 16:03:08

这颗星球上的大多数人,应该都不会忘记2020年。用任何词句简单地加以总结,现在看来都不恰当,在这里,仅谈一下个人的经历,就当是年度总结兼新年展望。

2020年的开初,我是在日本度过的。朋友租在东京某町的房子成了我去那边的落脚点,不住在酒店,心境便与游客不同。

第一次体验了日本的元旦。首先是将近一周不能扔垃圾,因为垃圾回收员过年也放假。别以为日本人不慌,我曾在阳台远远望见一个叔叔骑车到公园,往垃圾桶偷偷扔下一包东西;也曾目睹好几处大楼与大楼的缝隙叠放着鼓囊囊的垃圾袋,仿佛某种行为艺术。难怪日本人爱去温泉酒店过年,三餐有人照顾,还不用为垃圾伤神。有朋友到日本跨年,说想去泡温泉赏雪,便一道安排了两天的行程,结果发现回程火车票售罄,感觉像在国内撞上春运。无奈,只好多换乘几次,辗转回东京。

除了连锁餐饮店,东京的餐馆在年假期间大多都歇业,有些店家更是豪气地从年末12月26日休到次年初1月7日。在家附近散步,每天打量各家卷帘门上张贴的休假告示,掰着手指数道,哦,这家店后天开业,可以去吃午餐,那家店还要等一等。后来再听到哪个朋友表示下回要到日本跨年,我便苦口婆心地劝,别,要吃的没吃的,酒店也贵得多。

现如今,到了2021年,谁也不会有到海外迎接新年的想法了。

我原先的计划是,2020年在上海和东京两地居住,借机观察彼岸风物,为写作增加素材。因为接了翻译樋口一叶选集的工作,过完元旦回国时,背了一堆购自网络的相关二手书。后来我无比庆幸买了这些书。因为,这一年一直到十月,我每天做的事就是读书和翻译。人心惶惶的二三月间,如果不是有交稿期限的翻译成为一根通向现实的绳索,我很可能会在不断上网浏览新闻的过程中迷失。好在还有工作。

秋天,终于译完一本书,走了滇藏川。继而我的新小说《星在深渊中》出版,为此做了几场活动,又跟着朋友去了东北几省。毕竟是生在云南的南方人,出发前我充满了对严寒的恐惧,下单好几件御寒衣物。去了以后发现,东北是真的冷,北方的室内也是真的热。在街上常听见粤语,一时间不知自己身在何处。看来雪对南方人是永恒的诱惑。回到上海只见银杏初黄,恍若冬天刚开始,有些不适应。我重新坐在电脑跟前,开始译另一位逝去作家的作品。小说也在慢慢写。感觉比起写作,翻译更像打毛线,“慢工出细活”,也更具有抚慰精神的疗效。

2021年,覆盖全球的暗影能否散去,要看疫苗的疗效。我只是个做文字工作的普通人,没法为改变世界出力,能做的只有继续编织文字,愿我写和译的一些片段,也能安抚读者的心魂。(默音)

编辑:徐婉青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