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的中国体育产业 唯有不断进化才能蓄势而上

疫情之下的中国体育产业 唯有不断进化才能蓄势而上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陶邢莹   2021-01-13 19:13:09

“如果把体育产业放在中国的大领域当中,体育产业还处于早期阶段,刚刚5岁,这个领域还需要经历多次的‘周期’。体育产业需要保持对商业与体育的专注与热爱,继续积蓄能量,唯有向上才是我们要去的方向。”昨天,懒熊体育·第五届体育产业嘉年华在上海举行,懒熊体育创始人、CEO韩牧在开场演讲中如是说。

图说:懒熊体育·第五届体育产业嘉年华举行

本届嘉年华涵盖1场主题演讲、1场跨界对话、8场圆桌论坛以及1场社交酒会。50余位上台嘉宾,上百位商业领袖、投资人、知名创业者、体育明星和媒体汇聚于此。

作为一个融合体育、创投、营销、教育、娱乐、科技的多维商业交流平台,本届体育产业嘉年华实现了从一切向“钱”看到一切从“新”看的突破,通过结合不同圈层,在产业新趋势、新内容、新消费、新营销、新城市、新参与、新智造、新教育、新跨界等主题领域,跨界融合实现体育产业共生共赢。

作为中国体育产业的行业盛典,懒熊体育的第五届体育产业嘉年华,按照惯例和标准,对“体育产业年度领袖人物”“体育产业年度营销”“体育产业年度创新”三大类奖项进行了评选。

过去5年体育产业的发展,有哪些值得总结的地方?对此,韩牧总结出了5点观察。

图说:韩牧

1、体育内容版权回探:

过去,体育版权被视为最具有门槛的核心资产,但在2020年我们开始思考如何运营。说得好听点,是体育版权的内容价值回探,说得直接点,就是“一夜回到解放前”,貌似没有平台或公司可以支付如此高昂的体育版权费用了。

2、赛事停摆带来的内容真空:

2020年很多赛事公司停摆,过去通过赛事可以打通房地产、快消、娱乐等领域,尤其是一到周末马拉松就可以占据大家的朋友圈。但是今年,从马拉松到中超、CBA甚至是NBA与欧洲五大足球联赛,当然包括命运多舛的奥运会。线上线下都没有了内容,人们将近一个世纪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真空了。

3、品牌合作方的过度防御性收缩:

由于各种不确定性,今年品牌方最大的态度是“过度性防御”战略,能砍掉的尽量砍掉,包括体育。面对品牌方的这种战略,大家活下去的愿望都很强烈,但也都很挣扎。

4、直面运动线下的两极化:

线下运动领域遭受重大创伤,但恢复起来却呈现两极化特点。从2020年6月份开始,一部分品牌好、恢复应对能力强的公司,例如健身房、体育培训机构等,很快回到正轨,招生、营收等各方面可能都比之前还好;与此同时,“死掉”的公司也非常多。

5、公司的战略调整:

2020年对很多公司来说主动进行了调整,疫情只是加速了其调整。体育用品、体育教育、健身、电竞等领域都进行了公司战略、核心业务、内部管理等调整。但在这些积极调整之外,我们也看到很多公司的无奈之举。

这是2015-2020这6年体育创投环境的变化。2016年是顶峰,达到199亿、242次,随之是每年下滑的趋势,受大环境等各种因素影响2020年到了最低谷,只有2016年的七分之一。而这30亿的融资主要集中在电竞、健身等领域以及头部公司,尤其是健身领域,比之前更多。

在此大背景下,中国体育产业的发展,有喜的一面,也有忧的一面。

2020年1月28日,懒熊开启线上直播,三个月内共做了超过50场直播,拉起了超过15000人的社群。当线下停摆时,我们是坐以待毙,还是尝试别的东西呢? 事实上,很多机构在疫情期间做的一些当时看来徒劳的措施,最后都开花结果了。不能让自己、团队的节奏停下来,哪怕面对疫情、哪怕面对新的未知不确定性,都要积极尝试。

创投数据显示,2015、2016年是体育产业入场时的高峰。这五年对于体育公司来说是一次商业基础知识的普及。这也引出“忧”的一面,由于是中途入场,也就意味着体育产业是中国商业的后来者,意味着入场就面临高阶的商业环境与竞争。

面对这些,行业内很多公司都适应不了,内部调整跟不上趋势的变化。在韩牧看来,体育产业一定要市场化、资本化,对资本要抱着开放的态度,只有这样才能做大做强。

图说:活动现场

按照懒熊体育的理解,中国消费商业在这几年呈现的一个重要趋势是:人们对于体验、文化和内容产品的需求与日递增。这里蕴含巨大商机,因为无论是观赏型的职业赛事还是参与型的大众体育,都是提供极重体验感和极具文化性的内容产品。“忧”的一面在于,这种趋势出现后,大家没有按照体育商业的内核去做商业。

体育看起来门槛低,但实际上门槛极高。很多公司的战略定位不清楚,觉得做赛事门槛低,但做了几年就运营不下去了。还有公司疯狂去拿赛事主办权,却没有想过下一步的价值转化问题。

体育的商业潜力和价值是什么?韩牧认为,体育作为集健康娱乐为一体,一定是刚需。同时,与其说体育是一个产业,倒不如说体育是一个百变的产业标签,它可以和任何的产业去融合,它的商业拓展的潜力被长期低估。这就要求我们要经常跨界出去,得到别人的地盘去找别人合作,不是在自己领域等着和别人合作。

比如《棋魂》与《棒!少年》,这些都是外界资源发现的好题材,然后到体育领域来找合作。棋魂的制作公司擅长拍俊男靓女的都市剧,但这部剧他们找到了中国围棋协会的支持,播出后豆瓣评分一路逆袭。《棒!少年》的导演想拍社会题材,最终在体育里发现了这个黄金素材。

如今,越来越多的中小体育公司创业者开始重视商业、政策对自己经营的影响,这种整体的关注是在五年前所没有的。但很多从业者又看不懂哪个大势对自己更重要,盲目的关注所谓的政策。在各种信息筛选中,总是站在体育的角度来理解问题。

如果你注意到了全民健身的政策,但是你注意到国家在城市升级上的实际动作了吗?2020年,懒熊到了武汉、西安、成都、杭州等城市,这些城市利用体育来升级城市的意愿非常强烈,对很多体育公司来说,要抓住城市在这个升级过程中的机会,具体地说就是城市的品味、功能、特色、性格方面释放出来的机会。如果你看懂了城市升级的这个趋势,你能看明白你所在地方的“体验消费,文化消费,内容消费”的趋势吗?你有产品方案去满足“城市升级+这些趋势”吗?

“下一个五年,唯有不断进化才能‘而上’。这就是我们第五届体育产业嘉年华的主题——蓄势而上。”韩牧说。(新民晚报记者 陶邢莹)

编辑:沈毓烨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