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伯父糜文浩烈士

怀念伯父糜文浩烈士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糜若焉   2021-02-20 21:44:06

糜文浩与妻子王彩贞合影

去年9月30日是中国第七个烈士纪念日。我在上海新闻频道看到市委书记李强和上海市党政军领导及各界人士300余人来到龙华烈士陵园,祭拜革命英烈。他们瞻仰了烈士纪念地新落成的一座高墙——“龙华墙”并敬献鲜花。“龙华墙”矗立在英烈就义地,上面镌刻着77位在此牺牲的烈士英名,其中有我的亲伯父糜文浩(灏)。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我与哥哥约定:龙华是早期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之地,在建党一百周年之前,再次去龙华烈士陵园看望在那里牺牲的糜文浩烈士,瞻仰那座新建的丰碑“龙华墙”。

二伯父1901年生于无锡新桥一个农民家庭。11岁丧母。14岁时我大伯父文溶为分担家庭负担,进上海商务印书馆印刷所当学徒;靠我祖父的借债,二伯父勉强进入苏州省立第二甲种工业学校学习。后终因家境贫困,被迫辍学。1922年在大伯父文溶的帮助下,二伯父到上海谋生,后经在商务印书馆编译所工作的郑振铎介绍,进入商务成为他的同事。从此,二伯父的人生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商务印书馆是中国出版业的“老大哥”,与北京大学同时被誉为“中国近代文化的双子星”。它还是早期中国共产党的红色基地。1921年冬,大伯父文溶经沈雁冰和徐梅坤的介绍加入共产党,是全国第一批只有50多人的共产党员之一。在那里,二伯父接触到早期共产党员董亦湘、杨贤江、徐梅坤、沈雁冰等十多人,受到了共产主义与《向导》《新青年》《中国青年》等先进思想的影响。

根据中共江浙区委到无锡开辟党的工作指示,伯父随即回家乡联络筹建“青城导社”,并于1923年在家乡玉祁举行成立大会。二伯父与大伯父等七人当选为总务委员。二伯父与演讲团到各乡演讲,演讲前还常常叫上胞弟(我的父亲)陪伴。二伯父能说会写,担任了新创刊的《青城导报》主编,先后出版6期。上海大学校长于右任为导报题写了“青城”刊名。

在伯父们的指导下,青城导社成为无锡地区第一个由共产党组织的进步团体。同时也是无锡地区共产党组织的发源地。中共无锡第一个党支部于1925年1月成立。

1923年秋,根据党的安排,二伯父转入上海大学社会学系学习。

上海大学是国共合作创办的一所干部学校,也是中共创办的第一所高等学校。于右任出任校长,副校长邵力子。邓中夏出任校务长、瞿秋白出任教务长兼社会学系主任。在上大学习期间,二伯父深受瞿秋白等早期共产党领导人的影响,选修瞿秋白讲授的“现代社会学”和“社会哲学”两门课程,并聆听李大钊所作题为“社会主义质疑”的演讲。蔡和森、恽代英、张太雷、陈望道、沈雁冰等都先后到上大任教。

上海大学打开了二伯父展望世界的大门,更加坚定了共产主义的信仰。1924年经杨贤江和徐梅坤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与安若定、秦邦宪(博古)等无锡籍学生组织成立了“中国孤星社”,并创办《孤星》旬刊,任理事编辑。孙中山题写了“孤星”刊名,陈独秀、瞿秋白等在该刊物上发表过文章。

毛泽东主席签发的《光荣纪念证》

编辑之余,伯父撰写并发表论文《挽救中国的第一步》,分析中国的社会问题,指出:“中国的乱都是那股帝政余孽的北洋军阀所赐的,他们利用政权来卖国”,而在“万恶的军阀后面,伏有帝国主义做他们的后援”,“他们总是勾结军阀,明扶暗助,延长中国的内乱,使中国变成四分五裂,然后得遂他们的侵掠主义”。进而提出“挽救中国的第一步是打倒帝国主义。外国帝国主义一天不绝灭,则中国的军阀,一天不能打倒,我们的挽救计划一天不能实行。”

同年冬天,二伯父受党组织的派遣去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出发时他装扮成轮船伙夫,由上海港乘船北上,抵达海参崴后去莫斯科。在大学学习的课程有“唯物史观”、“经济学”、“世界革命史”、“俄国共产党史”等。

五卅运动爆发后,党急需干部领导工人运动,二伯父于1925深秋提前回国,在上海中共江浙区委沪西部委任组织委员,负责开展工会工作。在组织工人运动中,结识了毛纺织厂女工、工会组织者王彩贞(后入党),并于1926年结婚。婚后,接受党组织调派,迁到党中央秘书处所在地北四川路川公路,与周恩来、王若飞等同住该机关。二伯父任党中央秘书处秘书,负责文件的起草、刻写、印刷和保管等工作。二伯母王彩贞担任党的秘密交通,给党的负责人瞿秋白、周恩来、李立三、王若飞等传递文件和消息。

二伯父人生最光辉最神圣的时刻,是他全身心地投入到上海第三次工人武装起义的组织工作。

1927年2月武装起义前夕,二伯父被调去参加起义的准备工作,受周恩来、赵世炎、罗亦农等直接领导,参与组织上海总工会和工人纠察队,具体负责枪支弹药与军需物品的筹集与供应。3月21日起义时,二伯父又参加南市的战斗。南市打响了上海武装起义的第一枪。与此同时,大伯父糜文溶与商务印书馆工人参加攻打被反动军队占领的东方图书馆战斗。当时父亲也在伯父的影响下积极参与了起义准备工作。

武装起义胜利后,二伯父参加上海总工会机关报《平民日报》工作,任编辑部主任和书报科科长。《平民日报》出版旨在“为我平民争人权,为我平民发挥痛苦的呼声并集中革命的意志,誓与一切压迫的势力奋斗到底。”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发生,党的工作转入地下,二伯父让已有身孕的妻子王彩贞到无锡乡下躲避,自己却义无反顾地投入到更残酷的战斗。4月14日《平民日报》社被查封,但随即改名为《青天白日报》,继续秘密出版发行。为了确保《青天白日报》能顺利出版,二伯父不顾个人安危,5月8日冒险到威海卫路崇德路王家印刷所校阅稿件,一进厂即被早已埋伏在屋内的英国巡捕逮捕。翌日,被引渡给枫林桥南面署前路(今平江路)上的国民党军法处和警备司令部。

在监狱里,二伯父坚贞不屈、视死如归。5月11日下午5时,被国民党当局斩杀于斜土路枫林桥畔刑场,英勇就义,年仅26岁。

二伯父生前在狱中曾委托即将出狱的狱友带口信给他怀孕的妻子,嘱咐:“我妻若生男,可取名枫林;若生女,取名飘云。” “枫林”意指枫林桥,是当时国民党杀害我革命志士的地方,二伯父预感到自己将在枫林桥就义,要儿子牢记这血海深仇,矢志革命。“飘云”是希望女儿长大后,要像洁白的云朵那样洁身自好,视名利如浮云。二伯父就义后,二伯母生下遗腹子,取名枫林。

1941年十四岁的糜枫林,要继承父亲遗志,去投奔远在重庆的周恩来伯伯参加革命,终因路途艰辛、环境恶劣,不幸染病早逝,令人痛惜。

新中国成立初期,周恩来总理不忘曾经一起并肩战斗的战友糜文浩,邀请烈士的兄长糜文溶去北京做客,并合影留念。1952年内务部颁发由中央人民政府毛泽东主席签署的《革命牺牲工作人员家属光荣证》。证书全文如下:

查糜文灏同志在革命斗争中光荣牺牲,丰功伟绩永垂不朽,其家属当受社会上之尊崇。除依中央人民政府“革命工作人员伤亡褒卹暂行条例”发给其家属卹金外,并发给此证以资纪念。

龙华烈士陵园新建的“龙华墙”

如今,在无锡玉祁家乡建立了“无锡革命烈士纪念碑”和“青城导社纪念馆”,并将玉祁一条交通要道命名为“文灏路”。

亲爱的二伯父,今天我们又来看望你了。你家乡的父老乡亲没有忘记你,人民大众没有忘记你,你为新中国成立所建立的丰功伟绩,永远载入共和国的史册,永远铭刻在我们的心中。(糜若焉)

编辑:赵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