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您放心

妈妈,您放心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李动   2021-02-21 10:49:32

周五晚8时许,刚准备看热播的电视连续剧《跨过鸭绿江》,不放心给老妈打电话,问她身体怎样?她声音微弱地说:“不好,想喝水,但爬不起来。”我放下手机,拿起自己的保温杯迅即赶往疗养院。进门扶起老妈,给她喝了一大口水。她缓过劲来,吃力地说:“看来我不行了,我走后把我的骨灰撒在大海里,还有不要忘了给我交党费。”我安慰她说:“老妈,你不会走的,你只是喉咙被感染,先吃些抗菌药,等星期一送你去住院。”

妈妈住院后,我与哥来到医院探望她,她话特别多,又嘱咐哥帮她交党费,哥一口允诺。回家途中,哥说:“到这个时候了还惦念着交党费,那才是真正的初心。”

坐在重症监护室,想起母亲艰难坎坷的一生,禁不住泪如泉涌。外公是山东长清县鲁西南八路军扩军办主任,1940年夏夜悄悄回家办急事,因汉奸出卖,不幸被日本鬼子抓获,鬼子将外公吊起来鞭刑,他坚决不吐露部队驻地,当夜被鬼子枪杀。29岁的外婆得知噩耗后,顾不及悲伤,蹒跚地迈着小脚,抱着一岁大的阿姨,携8岁的舅舅和7岁的妈妈逃亡他乡,沿路乞讨。

一年多后闻听家乡的鬼子撤走了,外婆才回到故里。外婆送舅舅和妈妈进了八路军子弟学校读书。1945年春,外婆又送13岁的舅舅参加了八路军。母亲读书毕业后,当了小学教员,并入了党。1950年进了中国人民银行,1953年调入中国银行上海分行,后随我父亲调入化工厂办公室。1958年因给单位领导提意见受到了打击报复,党籍问题悬而未决,调入树脂厂从事化验工作。

从此,母亲心情郁闷,但她坚信自己是冤枉的,用自己的积极表现来争取组织的信任,1960年评为上海市先进工作者。1980年,母亲朝思暮想的党籍问题终于得以恢复,从此,她犹如大病初愈,重获新生。母亲调入研究所办公室工作后,雍书记找她谈话,准备提拔她,母亲却为难地说:“儿子还在安徽乡下,想提前退休让儿子顶替。”雍书记非常理解母亲的心愿,同意大儿子顶替,并留用母亲继续工作。

1981年,我复员回到上海,母亲得知我入党,欣喜不已。她退休后,积极参加居委党组织活动,以志愿者的身份做了许多琐事杂事。我结婚后,回家探望父母,她经常取出照相册、毛巾和笔记本之类的东西给我,说是居委会评上先进党员发的。

2019年,母亲听说从小带大的孙子也入了党,欣喜地说:“看着他长大,也入党了,有出息。让他好好工作,不要怕吃苦,要与大家处好关系。”

母亲住进养老院后,每次都委托姐姐替她交党费,户口迁到哥哥住处后,又不断提醒哥及时交党费。母亲还向我要党徽。每次去探望老妈,她总是问我党徽带来了吗?我说:“你现在主要是养好身体,已经八十多岁了,不要对自己要求太高。”在母亲的多次催促下,我还是把党徽给母亲送去,母亲可高兴了,小心放好。它就像失而复得的宝贝。

母亲还是撒手西去。告别仪式上,我们为母亲盖上党旗送她老人家上路。

我去医院探望93岁高龄的父亲,见他穿的蓝白条病号服上别着党徽,母亲突然故去后,我似乎一下子理解了他们这代人对党的真挚情感。外公上世纪30年代入党,为国捐躯;舅舅13岁参加八路军,15岁入党;父亲13岁参加抗日,17岁入党;母亲17岁入党,他们都是在新中国成立前,冒着生命危险加入共产党。他们为自己的信仰奋斗了一生。他们也为自己的信仰充实着幸福着。(李动)

编辑:赵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