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日谈 | 父母亲那张血染的结婚证书

十日谈 | 父母亲那张血染的结婚证书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陈冠宁   2021-04-06 19:15:00

我家有件传家宝,那是母亲王曼霞与父亲陈尔晋的结婚证书。今年是建党100周年,也是父母牺牲72周年。我拿出这份珍藏着的结婚证书,眼前仿佛再现了那个腥风血雨的年代,父母不畏艰难危险追求真理、志同道合为党的事业双双献身的传奇爱情故事。

我的父亲陈尔晋1911年出生在山西太原的官宦家庭,18岁考入黄埔军校八期,是军校的高材生。1937初,24岁的母亲接到党组织的指示:赶赴长沙,尽快打入国民党上层。这一年12月,南京沦陷后,父亲陈尔晋受命调防长沙任高炮团长,受中央委派赴长沙的王曼霞正在国民党上层军官中寻找统战对象。一天,在国民党任要职的文文修对我母亲说:王小姐,明晚军官俱乐部有舞会邀您出席,有位年轻军官叫陈尔晋,是黄埔军校毕业的,刚从南京调来,跟他交个朋友吧。母亲向上级作了汇报,得到周恩来同志的指示:陈尔晋深得蒋介石器重,要设法与其接触,让其逐步了解我党,争取他支持我党。

通过舞会上的交流,父母彼此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母亲比较详细地了解了父亲爱国抗日的倾向。经组织安排,她赴武汉向周恩来同志汇报。 几个月后,父母正式确立了恋爱关系,得到党组织的批准后,父母于1938年3月27日在长沙结为伉俪,他们的婚礼轰动了长沙的上流社会。婚后,父母经常出入上流社会,母亲也借机广交朋友获取重要情报。

1938年,周恩来同志应邀到武汉出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副部长,借此机会,专门邀请我父母借旅游之名到黄鹤楼秘密见面。1939年春,父亲陈尔晋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组织上决定安排我父母到延安,但周恩来同志认为,陈尔晋还是不要轻易暴露身份,长期潜伏国民党高层为妥,可为党提供重要情报发挥更大作用。

父母一直战斗在党的隐蔽战线,他们同心协力、里应外合地收集情报,开展统战工作。在新四军根据地最艰苦的时期,他们毅然变卖自家居住的小楼,所得的70根金条为根据地购买急需的药品物资和枪支弹药等。当时,蒋介石对新四军进行武器封锁,父亲就想方设法到处筹钱,暗中购买物资送给新四军。陈毅同志由衷地称赞父亲为新四军的后勤部长。

1949年初,原国防部第三编练司令部整编为国民党国防部第四兵团,陈尔晋任中将副司令兼参谋长,驻扎在上海。中共中央指示要求上海与北平一样和平解放,让我父母设法策反国民党驻上海的50万守军弃暗投明举行起义。没想到的是,5月初,党内出现了叛徒,将我父母的行动计划出卖给了当时的上海市警察局长毛森。5月9日,敌人先逮捕了我母亲,连我这个不满周岁的孩子和奶妈也被一同抓进了牢房。

毛森亲自突击审讯用尽酷刑,但我的父母始终守口如瓶;黔驴技穷的敌人,又拉出叛徒与他们当面对质,都无济于事。在父母的铮铮铁骨面前,敌人一无所获。解放上海的炮声阵阵传来震撼大地,气急败坏的毛森下令将我父母和其他一行革命者押至闸北宋公园刑场枪决。父亲一身戎装正义凛然,搀扶着怀有身孕的母亲坚定地走向刑场…… 1949年以后,中央人民政府追认陈尔晋,王曼霞为革命烈士,并颁发了毛泽东主席亲署的烈士证书。1997年,我的父母陈尔晋、王曼霞被国家民政部批准为“中华著名英烈”。

父母这张为理想、为革命促成的结婚证书,引领我历练成为祖国为人民有贡献的人,这是我心中的无价之宝,也将在我家代代相传。(陈冠宁)

编辑:史佳林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