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 | 走近“琴台孺子牛”许光毅

晨读 | 走近“琴台孺子牛”许光毅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苗青   2021-04-06 07:00:00

走近许光毅这位终身致力于民族音乐学习、传授、发展的“琴台孺子牛”,被他身上的三股劲所感动。

今年3月27日,是民族音乐家、教育家许光毅先生诞辰110周年的日子。余生也晚,未能有幸和许先生见面请益,但是通过他留世的文稿、著作、录音、音乐作品,及其哲嗣许国屏先生的回忆,我走近了这位终身致力于民族音乐学习、传授、发展的“琴台孺子牛”,并被他身上的三股劲所感动。

许光毅身上有一股学本领的钻劲。他9岁学拉二胡,第一把二胡是哥哥买给他的一把白木二胡。琴弦拉断了,没钱买新的,就接起来再拉。实在无法再接了,就把母亲扎头发的丝线当作弦线装到二胡上。丝线发不出声音,拉的时候只能凭着弓上的马鬃与丝线摩擦的感觉来练习,可见他当时生活的清苦和练琴的勤奋。

他19岁加入著名国乐团体大同乐会,拜郑觐文为师学古琴。

1933年4月,在为芝加哥世博会录制的纪录片《国民大乐》中,许光毅担当二胡演奏。1938年,为参加“中国文化剧团”到美国募捐演出,他和剧团成员乘上一艘美国小货船离沪,途经香港赴美。22天的航行中,尽管遭遇了晕船、呕吐等苦头,他还是坚持和团友一起排练节目,保证了美国30余个城市演出的顺利进行,为民族增光。

上世纪40年代,许光毅在上海举办过两次“古琴二胡独奏音乐会”,一次是在西藏南路青年会大礼堂,另一次在南昌路47号的法文协会。他还和俄国作曲家阿隆·阿甫夏洛穆夫合作,在兰心大戏院同台演出,成就了中外文化交流史上的一段佳话。

已经年逾八十的许光毅,为了抢救古琴文化遗产,不分寒暑,学习研究古琴“打谱”。因患有眼疾,他就拿起放大镜,边弹边记边斟酌,进行艰苦的艺术劳动。靠着这股好学不倦的钻劲,抢救下一百首古琴曲。许光毅身上有一股抓工作的韧劲。面对民族音乐在旧社会被诬为 “叫化胡琴讨饭笛”“乞丐艺术”的侮辱,许光毅义愤填膺,立志改变窘境。他与人组建了“中国管弦乐团”“礼毅音乐研究室”,向亲戚借了二百元,在自己家里建立“新文艺乐器社”,对民族乐器进行改革试验。就这样,他采取的团、室、社三结合形式,培养了许多优秀人才,还举办民族乐器展览,参加慈善演出等活动,竭尽所能地宣传推广民族音乐。

上海解放后,民族音乐得到了党和政府的重视。1952年,他被陈毅市长任命为全国第一支专业民族乐队上海民族乐队的副队长(当时无队长),全身心地投入到乐队发展和培养新人的工作中去。

当时条件艰苦,市文化局特拨款五百元到老城隍庙买了一批民族乐器,用三轮车送到乐队里,许光毅把自己家里的乐器全部搬进了乐队。他带领同志们创作改编、整理了一些乐曲,在音乐会和招待外国贵宾的演出中获得了好评。他甘为人梯,先后培养出高健君、厉不害、肖白镛、刘斌崑、朱良楷、陈春园、肖辉东、黄伟钧等优秀人才。

1956年,许光毅任中国艺术家代表团民乐队长,赴保加利亚、奥地利等国演出。他的二胡独奏《月夜》,琴箫合奏《平沙落雁》及小型合奏《春江花月夜》等节目,以高超的艺术表现力赢得国外友人的称赞。当他获悉周恩来总理希望上海民族乐团演奏一些外国被压迫民族的民间乐曲,以服务外交活动需要的指示后,立即和同志们一起准备、筹划。1962年他率领上海民族乐团在北京内部演出了一场“亚非拉音乐会”,引起文化部的重视和文艺界的欢迎。音乐会公开演出时受到听众的热烈欢迎,连续加演到十八场之多,并举行专场音乐会,招待各国驻华使节。

许光毅身上还有一股干事业的拼劲。1974年,由于反对解散民族乐团,许光毅遭受不公对待后被迫退休。但是他为民族音乐事业奋斗终生的信念和意志却毫不动摇,多次表示:我还要为民族音乐事业添砖加瓦,以尽绵薄之力。他走进南洋模范中学、第一师范附小、黄浦区新昌路小学等学校,讲授民族音乐发展史、介绍民族乐器,宣传祖国优秀文化遗产,批评不良文化糟粕。

有一次天降大雪,他手捧古琴来到一师附小讲课,为使学生理解古曲《春江花月夜》,事先邀请古筝大师郭鹰画了一幅国画,以图解的形式进行讲授,受到学生们的欢迎。课后,师生夹道欢送。

1994年他的专著《怎样弹古琴》由人民音乐出版社出版。即使在病重期间,他还给国家领导人及有关部门写信,建议抓紧时间帮助老音乐家回忆、编写上海民族音乐发展史,建立抢救古琴艺术遗产基金会和民族音乐博物馆。当他得知自己从肺癌转为骨癌无法医治时,决然地对长子许国屏说:“你不要抢救我了,要抢救民族音乐。”这句话,激励着许国屏带着笛子走进山区、边区、牧区、贫困地区,行程20万里路,开展普及民族音乐的工作,被媒体称为“音乐长征”,很好地承扬了父亲弘扬民族音乐的衣钵。

2000年7月9日,许光毅在读完了自己写的《我爱民族音乐的一生》清样书稿后,再也没有开口说话。次日离开了人世。

许光毅投身民族音乐事业80年,从退休到去世的26年间,他还一直为保护民族音乐的丰富遗产而呼吁,为抢救民族音乐而努力,真正做到了“生命不息,琴音不止”。

2019年,新建成的闵行区博物馆开放了“中国民族乐器文化”常设展,展陈了200余件实物,呈现出民族乐器文化的璀璨多姿。如果许先生在天有灵,他应该会感到欣慰的。(苗青)

编辑:史佳林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