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箱里莫名多了一份晚报,真相原来是……

信箱里莫名多了一份晚报,真相原来是……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童伟忠   2021-04-05 18:16:16

搬来这幢小高层住宅已有多年,每天在上上下下的电梯里与四邻“见面”,他们的一张张脸已熟稔于心,住哪层楼也几乎不会混淆,可还是不知对方姓甚名谁。有时彼此虽点头微笑,却大多守着缄默的边界。

那天傍晚,我去底楼信报箱取报纸,发现在众多的报纸中多了一份《新民晚报》。起初并不在意,以为是投递员粗心,多投了一份。但此后三天,天天有晚报落户信箱,猜想一定是投递员张冠李戴投错了地方,遂打电话过去询问,说如确实搞错,我这里保存的晚报请速送还原来的订户。投递员检索一遍后,十分负责地告之:“没投错啊!”那是怎么回事呢?

这天傍晚,我照例取报时,恰遇住8楼的一位60岁开外的阿姨也在开信箱,她忽然侧过脸来,有些神秘地问我:“晚报你看到了吗?”“啊?!”我恍然大悟说,“原来送报人是你啊,谢谢啊!”我连忙致谢,感觉一瞬间,和她就像早就熟悉的老朋友毫无隔阂,亲切交流起来。

阿姨姓薛,与老伴都是退休教师,女儿出嫁后怕父母寂寞,给老两口订了10多种报刊。“我看你们信箱里塞满了报纸,就知道是文化人,晚报我们浏览后,再转送给你们,大家分享。”薛阿姨的话温馨和善,如一股清澈的温泉流进心田。虽然我家早就是晚报的忠实订户,每年都首选订阅,可她的友善和美意仍让我感动。

此后,热心的薛阿姨又扩大了赠阅品种,《读者文摘》《参考消息》等,自家阅后必叩开12楼我的家门,亲自送上精神食粮。妻实在不好意思,有时买些水果回赠。

半年后的一天下午,我在家写稿,忽听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开门见薛阿姨一脸焦急,说家里正要烧晚饭,煤气灶突然坏了,真是急煞人!我忙说:“我去看看。”随她到8楼,进入厨房间,我仔细检查了煤气灶,发现电子打火器失灵,便请薛阿姨去楼下超市买一节1号干电池,换上后,立马管用了。薛阿姨擦去额上的汗,感激地说:“远亲不如近邻,你手到病除,否则我考虑要去换煤气灶了呢!”我说:“举手之劳,不要客气。”

真的,从“陌邻”到“睦邻”,有时仅隔着一张报纸的距离。(童伟忠)

编辑:史佳林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