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日谈 | 捐躯赴国难

十日谈 | 捐躯赴国难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李动   2021-04-07 18:39:00

建党百年之际,禁不住想起无数“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的中共党员,我的外公房栋泽就是其中的一位。外公有一张烈士证书,这也是我们家一段珍贵的红色记忆,凝望着这泛黄的纸张,我感佩他的慷慨赴死,也回想起了外公一生奉献的故事。

外公房栋泽的烈士证明书

外公生前是鲁西南八路军六支队三营扩军办主任兼党支部书记。1940年农历七月十四日深夜,他潜回山东长清县房庄家里办急事并筹款。翌日清晨,突然传来一阵疯狂的砸门声。深感不妙的他立刻躲到隔壁房世昌家。一群日本鬼子见砸不开门,便翻过墙顶,跳进院子,冲进房屋搜寻。外婆抱着受惊哭闹的阿姨,也被吓得六神无主,舅舅和母亲见状更是吓愣了。

十来个鬼子在房世昌家的蚊帐后发现了外公,野蛮地用三八大盖砸向手无寸铁的外公,用绳子五花大绑了外公和犯有“窝藏罪”的房世昌,耀武扬威地押向据点。

一天没有动静。静静的月光泻进凄清的小院,老槐树的叶子在院墙上描着斑驳的影子。外婆哄着四个儿女睡着后,心里惦着被抓走的外公。突然传来轻轻叩门声,警觉的外婆迈着小脚疾步来到院里拉开门栓,是外公的姐姐,她悲愤地说:“弟弟已被日本鬼子杀害。”如遭电击,外婆脑子一片空白。大姑姐哭诉道:“四台山上不断地传来惨叫声,弟弟整整哀嚎了一整天。”

约一个时辰,外公的尸骨被拉回来了。四台山据点离房庄约三里路,一路上都是点点滴滴的鲜血。如豆般昏黄的灯光下,外婆见外公身上被皮鞭抽得皮开肉绽,腿上都是烧焦的印痕……外婆抚摸着遍体鳞伤的外公,号啕大哭。大姑姐拍着外婆提醒道:“别让汉奸发现了。”外婆强忍着悲愤和泪水,镇定下来,翻出外公的衣裤,用水轻轻擦净外公血肉模糊的身子,小心翼翼地给他穿上。

母亲与外婆合影

小院里传来了悠长的鸡鸣声,老乡拉着板车上的外公出了院子,外婆迈着碎步紧随其后。淡淡的晨雾笼罩着逶迤的乡间小路,外婆恋恋不舍地目送着板车消失在如血的晨曦里。

鬼子不知房世昌也是中共党员,将他作为窝藏犯毒打一顿天亮走人。房世昌气喘吁吁地跑回家,见了外婆哭述了外公被惨害的经过。鬼子将外公押至据点后,将他吊在铁链上,皮鞭抽、上虎凳,甚至用烧红的铁棍烫,外公被折磨得嗷嗷直叫,严刑拷打之下,他坚贞不屈、决不招供部队的驻地。鬼子轮番拷打,至凌晨见他仍不投降,大失所望,打着哈欠睡觉去了。

本文作者(右)与父亲合影。父亲13岁参加抗日,17岁入党,晚年荣获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鬼子走后,被打得奄奄一息的外公躺在冰冷的泥地上呻吟不止。他有气无力地对身边的房世昌说:“好兄弟,快给我解开绳子。”惊魂未定的房世昌望望四周悄然无声,小心翼翼地帮外公解开绳子。外公不顾一切地爬起来蹒跚地钻进了沉沉的夜幕。

刚溜出去不久,就惊动了狼犬。站岗的鬼子鸣枪牵着狼犬大呼小叫地向黑影追去。遍体鳞伤的外公浑身乏力,加之一天水米未沾,踉踉跄跄没跑几步便力不从心,情急之下猛然翻身向山下滚去,滚至田边抬眼望去,只见闪着绿光的狼犬和黑影步步逼近。外公深知逃生无望,望着星光闪烁的天穹,艰难地爬到附近苔痕斑驳的井边,纵身一跃跳进了幽黑的井里。鬼子随狼犬蹿至井边,向井里开枪射击,从井里打捞出外公的尸体,又惨无人道地向外公的头颅补了两枪。

房世昌提醒外婆:“赶紧带着孩子们跑吧,鬼子不会死心的,可能还会来抓家属。”外婆匆匆收拾了一下,背上襁褓中的阿姨,一手拉着3岁的小舅舅,一手挎着包袱,蹒跚地迈着小脚,带着8岁舅舅和7岁的母亲,沿路乞讨,走上了漫漫逃亡路。

四年多后,外婆送13岁的舅舅参加了八路军,舅舅也走上了抗日的战场。母亲继承外公的遗志,16岁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舅舅方杰13岁参加八路军,时任师文工团指导员留影

母亲被评为上海市五好职工

(李动)

编辑:郭影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