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艺评|看沪剧《风雨江城》:是母亲,更是共产党人

新民艺评|看沪剧《风雨江城》:是母亲,更是共产党人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吴兴人   2021-07-04 18:49:45

以创排反映现实生活见长剧目的长宁沪剧团,近日又推出一部大型原创沪剧《风雨江城》。这是长宁沪剧团为纪念建党100周年而奉献给观众的一台好戏。

图说:《风雨江城》剧照 资料图

《风雨江城》,剧名出自宋代诗人王禹偁的残句:风雨江城暮。前面四字做剧名,最后一个“暮”字放在戏的开场,特别有意境。江城的昨天,暮色苍茫,阴霾密布,隐藏着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

戏的序幕,短短几分钟,女校长沈湘上场,交代了她肩负的重任。她根据上级指示,配合游击队里应外合炸毁江桥。她派17岁的女儿沈凌去送情报,不料因叛徒出卖,沈湘和女儿沈凌被捕。国民党特派员吴芸见沈湘拒不招供,遂以沈凌当人质,又故意将沈湘放走,旨在钓鱼。沈凌遭到严刑拷打,没有透露半句游击队的秘密。

戏的突转之处在于江城驻军团长陶欣杰和沈湘见面,发现双方竟然是老同学。17年前,两人都胸怀大志,有志报国,花前月下有过一段甜蜜的爱情,沈凌则是他们爱情的结晶。不料,两人毕业后分离,走上两条相反的路。面对被打得伤痕累累的沈凌,沈湘把真情告诉了陶欣杰,晓以大义,策反陶欣杰。下一步的路,该怎么走?这个悬念吸引了观众。

饰演沈湘的张燕雯表演十分感人。她从一个有血有肉、有丰富情感的母亲视角,展现了共产党员崇高而真实的情感。她的表演真切自然,声情并茂,努力做到长宁沪剧团团长、沪剧表演艺术家陈甦萍提出的要求:“让演员化在人物中”。一系列跌宕的情节,“小糊涂”打入敌营拆字算命,沈湘被假释后敌人的跟踪,地下党刘副官对陶欣杰的劝说,又穿插了浓郁感人的母女情,成就了一台好戏。

张燕雯继承发展了陈甦萍细腻浓郁的唱腔,在昔日的恋人面前,表明了自己坚贞不屈的精神,并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劝说陶欣杰弃暗投明。陶欣杰面对沈湘的开导,犹豫不定,一面是沈湘的义正词严的劝说,一面是特派员吴芸无情厉害的监视,陶欣杰进退两难。扮演者黄爱忠用几大段王派加解派的唱腔,恰当地表达了自己内心的纠结。沈凌的扮演者青年演员朱桢的唱做也很出色。母女俩在监狱里的对唱,感动了台下每一个观众。

雨过终于天晴。游击队果断地把桥炸了,又把敌人的江城驻军包围起来。陶欣杰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把沈凌放了;而沈凌却被特派员吴芸杀害。地下党刘副官果断地将吴芸击毙。戏的最后,陶欣杰以“一个军人难以说出投降两字”为由,拔枪自裁,戏以悲剧结束。最后的结尾,我以为如果改为陶欣杰率部起义,更能显示出沈湘和地下党的工作的成功,也是陶欣杰思想变化的合理的归宿。

值得一提的是,这出戏的舞台设计虚实结合,徽式民居的黑白线条带来浓郁的江南味道,许多树木用的是软景片,但立体感很强。开场的灯光营造出乌云压城、风雨来临的气氛。游击队活动在山林的远景,衬托出当地百姓不屈的精神。舞台上的布景虽无言,但可以说出一切。上海戏剧学院舞美系主任伊天夫集舞台设计与灯光设计于一身,善于捕捉人物情绪变化的一刹那,让灯光说话,成为演员表演的有力助手,值得肯定。(吴兴人)

编辑:吴旭颖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