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晚报记者直击鹤壁卫河保卫战:最后4米决口成为“最长的距离”

新民晚报记者直击鹤壁卫河保卫战:最后4米决口成为“最长的距离”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李一能 陈炅玮 萧君玮   2021-07-25 12:20:51

连日来,暴雨、上游水库泄洪等原因导致卫河水位暴涨,河南省新乡市、鹤壁市相继发生河堤决口险情。汹涌的河水冲入农田、村舍、城镇,致使上百万人受灾。昨天下午,记者来到鹤壁市浚县新镇卫河决口段,此时抢险人员已经在河堤上奋战数十个小时,决口已经被封堵过半。原本以为这场卫河保卫战胜利在望,可不曾想抢险过程异常艰难,这场生死鏖战的激烈程度远超出之前的预判。今天上午,决口缩短到4米,而这一宽度是反复拉锯了5个小时的结果,决战的号角已然吹响,鹤壁卫河保卫战进入了最激烈的关键时刻。

图说:溃堤缺口。抢险力量从两头施工填埋,加速堵漏 新民晚报记者 萧君玮/摄(下同)

河堤决口,八辆卡车“精卫填海”

沿着位于鹤壁市浚县新镇S219省道一路向北,就能直抵卫河沿岸。这一片水系历来缺水,在枯水季河道里甚至被种了庄稼,河堤上附近村民每天往返,没人会想到在今年夏季,一场灾难突然降临在此处。22日深夜,暴涨的河水冲垮河堤,从决口涌入鹤壁,附近顿时一片泽国。眼看缺口越来越大,悲壮的一幕发生了。情急之下,多位本地卡车司机,自发将满载石块的重型卡车,用石头压住油门冲下河堤堵住决口。

鹤壁市浩轩渣土清运有限公司老板刘广宁表示,因为缺口过大,他们不得不用渣土车拉着石头,连车带石头直接投进河里填补,一共填进去8辆,其中1辆来自他们公司,其余7辆来自其他公司,全都是新车,“没有别的办法,只有渣土车有几十吨,还重一点,其他的车哪有这么重?”据视频显示,卫河决口,一辆大型渣土车装载着石料缓缓驶向河岸。“跳车!”在现场一位抢险人员的指挥下,渣土车司机打开车门,从驾驶座上跳下,几乎在同一瞬间,渣土车从河岸上滑落,掉入河中。此时,决口处已经被投进两三辆渣土车,堆积在河岸下方。

图说:满载石块的土方车一字排开,等待进场

抢险的渣土车司机有多年驾驶经验,他们驱车投入河中,当车靠近河岸时提前冒险跳车。8辆重型卡车,在岸上巨大无比,但落入决口中,犹如一叶孤舟,似乎“精卫填海”,并未阻止堵住缺口。但抢险人员表示,司机们的努力和牺牲没有白费,落水的卡车相当于在决口处打下地基,为后续的抢险工作打下了基础。

与此同时,后来者鹤壁众鑫土石方工程有限公司经理贾连宝通过微信群,号召公司司机驾驶115辆渣土车,每辆车装载35吨渣土,奔赴浚县填堵决口。接到通知后,公司全体司机自愿参与此次行动。23日11时30分,115名司机在鹤壁市淇滨区南海路集合,前往矿山装填砂石料后,共同驱车奔赴浚县填堵决口。

情况危急,各路精锐集结修堤

24日下午,记者沿S219省道向决口处进发。整整2公里左右的省道,路面水深可没及小腿,水流湍急犹如瀑布。而道路两侧的田地均已成为泽国,受灾面积难以估计,放眼望去视线所及之处都是汹涌的洪水。行走在积水严重的道路上,只见一辆辆重型卡车满载着石块向决口方向驶去,激起的浪花让人感觉犹如行走在海边。继续向前行进,就能见到一个集结地,几十辆重型卡车排队等待着向决口卸石,挖掘机、推土机在轰鸣声中施工。此时,由解放军、武警官兵以及中国安能工程救援人员组成的抢险队,正紧张地开展抢险工作,将石块装入袋中,再由卡车抛填入决口。

图说:救援力量从溃口两边分头作业,土方石料被投入缺口中填埋

走到发生决堤的河堤上,就能明白为何抢险工作如此艰难。河堤是自然形成的原始土堤,平时主要是附近村名日常通行和小型农用车辆通过,堤岸道路非常狭窄,只能容下一辆卡车通过。且路面都是烂泥,经过几车碾压后必定塌陷,因此三辆挖掘机被部署在坝河上,一边夯实通道泥土一边为卡车开辟出回旋空间,可以勉强让多辆卡车依次倒车进入缺口处抛填,但速度还是比较缓慢。

中国安能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因为水流过于湍急,石料填下去多少就会被冲走多少。于是专家组迅速制定了“抢筑裹头、单向进占、快速合龙、防渗闭气”的处置方法。在河面上,被称作“救援航母”的应急动力舟桥将装备、钢筋石笼运载至决口处进行抛填,极大提高了决口封堵速度。无人船进行滑坡体水下部分及河底冲刷数据采集,探测地形地物和水深,快速计算水下堆体数据、模型及体积。船头还配置了高清摄像头,可实时将现场影像回传到控制中心,为现场决策提供基础数据。金刚6(KK-6)无人机执行航拍任务,全程对水流变化和现场进行侦查。一大批高科技装备在这次决口封堵中运用,提高封堵效率。在戗堤合龙后,还将在迎水面抛填反滤料,再抛填黏土料,形成可靠的防渗体实现防渗闭气,确保堤坝安全稳固。

图说:被称作“救援航母”的应急动力舟桥将装备、钢筋石笼运载至决口处进行抛填

最后四米,激烈鏖战反复拉锯

经过抢险人员不眠不休的奋战,以及在一系列高科技装备的辅助下,截至24日16时,抢险队抛填土石方2200余方,原本40米长的决口已封堵了25米,剩余只有15米。但随着决口越来越小,水流也是越来越快。今天凌晨1时,最短距离已经被缩短到5米,眼看就要胜利合龙了,对岸却再次发生垮塌,已经缩小的龙口一次次被强劲的水流冲开,刚卸载的填满石块的钢筋笼,一入水就被冲刷到几米外。“从来没见过难度这么大的封堵!”曾参加过湖北黄梅考田河、老观湖决口封堵的中国安能推土机操作手蔡向峰说。

“速度快一点!把裹头保护好!”现场指挥的中国安能武汉救援基地指挥长李贵平声音嘶哑,他昨天才从新乡动力舟桥转移群众现场赶来鹤壁指挥决口封堵,30多个小时几乎未合眼。现场机械轰鸣,大型挖掘机与钢筋石块碰撞声,在一片嘈杂的蛙叫蝉鸣声中显得清晰可辨。

中国安能集团安全总监王永平介绍说:“土堤十分松软,右岸完全被淹没,运料车无法到达,原来专家组制定的双向进占方案只好改为从左岸单向进占,这就大大增加了进占难度。”中国安能操作手驾驶大型自卸车,在狭窄的土堤上缓慢倒车,将装满石块的钢筋笼倾倒在左岸龙口处。钢筋笼入水激起巨大浪花,随即被冲至下游几米远。据现场观测数据,龙口处即时水流速度4米每秒。

“现在最大的难题是右岸不断垮塌,左岸进占越快,龙口越窄水流速越大,右岸就垮塌得越快。”右岸指挥员、中国安能唐山救援基地指挥长刘其森一脸疲惫,由于右岸裹头不停垮塌,截至6时,龙口仍有4米宽,忙了5个小时几乎又回到了原点。

在左岸一处避让点,中国安能一局党委书记郭建和正焦急地同鹤壁、浚县两级主要领导协商紧急应对措施。他们都全程坚守在大堤上一夜未合眼。现场,“双管齐下”处理流速冲刷决口影响进度的问题,昨天上午,抢险人员又向决口处投入一辆公交车、三辆卡车、二十余棵大树,缓减水流速度。另一方面,采用三层钢筋笼、将12个1立方钢筋笼一起串起来进行护角。截至发稿,抢险工作仍在持续中。  

新民晚报特派记者 李一能 陈炅玮 萧君玮(本报鹤壁今日电)

编辑:赵菊玲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