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艺评|评现代昆剧《自有后来人》:一张桌子四条腿

新民艺评|评现代昆剧《自有后来人》:一张桌子四条腿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戴平   2021-08-01 18:55:15

上海昆剧团建团43年来成功打造的第一部大型革命现代昆剧《自有后来人》,在探索红色革命题材昆曲化表达,推动现代题材故事与传统昆曲风格的深度融合上,是一次“守正创新”的成功超越。

昆剧《自有后来人》的艺术实践证明,昆剧不仅能演好新编历史剧,同样能演好革命现代戏。

图说:《自有后来人》剧照 资料图

有一种意见认为,昆剧演现代戏所碰到的问题,京剧都已解决了。其实不然。戏曲也者,曲占一半,昆曲之曲,尤其重要。这出戏的剧情,大部分观众都耳熟能详,戏能不能吸引观众看,关键在于演员的演唱有没有强烈的“昆味”。《自有后来人》的演出,音乐与唱腔呈现了从未有过的新的合作,采取“破套存牌”的原则,全剧选用了30多个昆曲曲牌。所以,它的昆味甚浓。但是,剧组在组合上打散了原有的套曲陈规,曲牌则根据人物性格和戏中的情境选用,据说有的曲牌被掉换过好几次。表演载歌载舞,念白上韵,尖团字都用了。《自有后来人》非但没有受到京剧的束缚,反而以一种非常别致的舞台样式呈现,开辟了一条昆剧现代戏的新路。

看戏曲主要是看演员,四位主演,三代昆曲人,个个出彩。一张桌子四条腿,一条腿短则摆不平,四条腿稳稳当当地撑起了这台好戏。这出戏的第一主角由李玉和改为李铁梅。这是一个符合昆剧特点和现代观众需求的转换。铁梅是个东北地区在铁道边长大的穷苦小姑娘,对青年演员罗晨雪来说,从擅长演端庄深情的闺门旦、青衣,跨行演这样一个在斗争中成长的少女,传统的身段、水袖不能用了,表演要生活化、现代化,是艰难的挑战。从演出的效果来看,罗晨雪不负众望,成功了。唱腔设计周雪华将《自有后来人》中唯一的一套套曲用在李铁梅核心唱段。第八场“脱险”,李铁梅独自夜行,失去了奶奶和父亲,“密电码”还没有送出,心中悲愤,脚下急行。这一大段的跑圆场和回到家中的戏,她唱了《端正好》《朝天子》《叨叨令》《后庭花》《扑灯蛾》等曲子,有47句唱词,按照传统曲律填词、谱曲和设套,体现了昆剧本体的原汁原味,每支曲子都有不一样的情感铺排和节奏处理,体现了昆味十足的效果。罗晨雪的演唱有爆发力,能够抒发胸臆,大大丰富了昆曲的表现力和感染力。她是当代昆曲当之无愧的“后来人”。

梅花奖得主吴双演李玉和,演唱同样有出人意料的飞跃。他原工净行,演惯了花脸、红生,现在演一个扳道工身份的英雄。要他放下“架子”,大不容易。导演郭宇认为:“昆剧现代戏更需要新的、原发的创造力。”吴双做到了这一点。他气度豪迈,侠骨柔情,唱腔打破了宫调套式的枷锁,召唤出曲牌音乐旋律的个性之美,对每个唱段、每个音符、每句唱词都认真琢磨,为演好人物夯实基础、扩大了空间。遇到叛徒王连举后的一番开打,吴双英武洒脱,身手不凡,塑造了昆剧史上的一个新角色。

张静娴和蔡正仁是老搭档了。我在2001年看过《班昭》,张静娴饰班昭,蔡正仁饰马续,两人是情深意笃的师兄妹。后来又多次欣赏他们合作的《长生殿》,唐明皇与杨贵妃,也是情意绵绵,至死不绝。现在,这两位“国宝”级演员再相逢,蔡正仁饰演鸠山,张静娴演李奶奶,两人是你死我活、不共戴天的仇人。张静娴跨行当演老旦,用真嗓演唱,浑厚老成,激情满怀,展现出唱腔精髓;蔡正仁以儒雅大气的大官生演出别具一格的鸠山,为充分契合人物特色,用本嗓演唱,在表演其奸诈、虚伪、阴险、毒辣上,有十分过人之处,令人叫绝。他时刻都在与自己的年龄作斗争,结果是战胜了自我。难怪81岁的尚长荣看完同龄的蔡正仁演出后,由衷地说了一句:“老兄,演得真不错!你成功了!”这个评价,是谓至评。戏曲舞台从此多了一个“活鸠山”的标杆,是教科书式的典型形象。希望两位老艺术家,能以老带新,培养新人,把绝活尽快传给中青年演员。

这个戏的舞台也让走进大剧院的观众耳目一新。一个魔盒,几块景片的吊拉拖移,很快拼装成李玉和的家、鸠山办公室与宴会厅、刑场等,迁景衔接流畅,不影响戏剧节奏。背景不再是传统景片,而变为高科技视频呈现,适应年轻人的欣赏习惯。

剧名《自有后来人》有双重的含义,既表明革命事业有后来人接班;同时也告诉观众,上海昆剧团三代人共演一台好戏,演员呈梯队结构,也是自有后来人。戏里“革命三代人”,戏外“昆剧三代人”。2001年被联合国列为榜首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昆曲,到我们这一代人手里,不仅能做到完美的保存,还有出色的创新和发展。(戴平)

编辑:吴旭颖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