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历史建筑”楼道里“不优秀”,有人堆放杂物,有人炒菜做饭

“优秀历史建筑”楼道里“不优秀”,有人堆放杂物,有人炒菜做饭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张钰芸   2021-08-12 09:17:00

公共楼道变身“储物间”,大到柜子、纸箱,小到各类杂物,都放在家门口。消防通道则是“垃圾站”,废弃的席梦思堵住一大半。走进福州大楼,还能看到电瓶车、燃气灶摆在过道上,一到饭点就有油烟味。昨天,市民颜先生向本报夏令热线反映,建于上世纪30年代的福州大楼尽管是优秀历史建筑,但楼道堆物等顽疾始终未能解决,大大影响居住品质,也带来安全隐患。

zhangyy1.jpg

福州大楼公共楼道和消防楼道的堆物、燃气灶、电瓶车等“拦路虎”  张钰芸 摄(下同)

楼道里堆满“拦路虎”

“楼道乱堆放,电瓶车乱停,消防通道也被各种杂物堵住了。”居住在福州大楼四楼的颜先生反映,前不久楼内居民因为电器使用不善,发生火灾,叫来了消防车救援,尽管最终有惊无险,但始终让人后怕。“楼道里障碍、隐患这么多,万一再发生事故怎么办?”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江西中路上的福州大楼,这是一幢商住两用大楼,1到3楼为办公区域,4楼以上则以住户为主,但也有公司、民宿开在里面。从4楼到13楼走了一圈,记者发现,公共空间里充斥着各种“拦路虎”。

zhangyy2.jpg

实木大衣橱、半人高的储物柜、塑料的收纳箱、叠到天花板的纸箱子……福州大楼的公共过道里,最多的就是各类柜子、箱子。如果门对门的两家都把杂物放出来,原本宽敞的过道就只剩下三分之一,只容一人行走。

zhangyy3.jpg

消防通道也不能幸免,几乎每一层都有杂物。除了坏掉的席梦思、废弃的自行车、装修扔出来的废木头,砖头、沙子等余料,还有几大箱子毛巾、沐浴露等,明显是民宿经营者放的。

zhangyy4.jpg

杂物旁还贴着一张整治通知:我公司、中山居委将于2021年8月5日星期四上午对福州大楼消防通道堆放的杂物进行清理整治,请各位居民在8月4日前自行清理各自在消防通道的堆放物,逾期未清理者,将作无主堆物处理。

一楼电梯间也贴着警示海报,在福州大楼的公共楼道内,依然能看到几辆电动车停放着。七楼则是摆放燃气灶的“重灾区”,一排四五个燃气灶放在一起,转身走到另一条通道,杂物旁仍是明火炉灶。平时用纸板盖起来,到了饭点就开火烧饭。

zhangyy6.jpg

乘坐电梯再往上走,到了11楼,电梯一开,让人一惊。紧贴着电梯门的,是一扇锁住的玻璃移门,门上贴着一张告示:1101室专用通道。也就是说,非1101室住户,在这一层连电梯都踏不出去。

老大楼存在功能短板

福州大楼位于江西中路福州路口,面朝正在改造的老市府大楼项目。门口一块“优秀历史建筑”的铭牌,表明了它的身份。这座建造于1931-1933年的大楼,原名汉弥尔登大楼,由公和洋行设计,装饰艺术派风格。

它与锦江新城饭店、建设大厦、市府大楼都采用凹进方式,在路口形成了一个微型圆形广场,宏阔的气势引来一批又一批的摄影师。这里是外滩的第二立面,也是上海最中心的地带之一。

zhangyy5.jpg

这样一幢具有深厚历史底蕴的大楼,为什么内在却“伤痕累累”?昨天下午,记者又来到了上海端正公房管理有限公司大楼物业服务中心。“原本负责福州大楼的小区经理7月刚刚退休,目前由我暂时管理。”在服务中心,一位董先生告诉记者,正如整治通知所说,8月5日上午,公司和居委会采取行动,刚刚从福州大楼里清理出了满满两卡车的楼道堆物,但很快,各种柜子箱子又出现了。

“每一次整治就像是‘打游击战’,我们去的时候,居民把要的东西放回家里,不要的东西扔在门口或者消防通道,等我们一走,大家又摆出来了。”董先生承认,福州大楼的堆物整治是一次又一次,但始终治标不治本。“最近疫情又有些冒头,外来人员进来搬运存在隐患,我们准备过一段时间,再开展一次清理工作。”

而对于电瓶车、燃气灶出现在公共楼道里,物业公司则表示,这是历史遗留问题,处理起来有难度。“福州大楼是一幢商住两用大楼,它的4楼到13楼虽然是住宅,但当初设计建造时,却各有用途。有的是佣人房、职员房,所以就没有厨房。”

董先生说,解放后,人民政府接管大楼,楼里迎来了新居民,由于大楼各个区域最初的功能不同,煤卫状况也就参差不齐,部分人家只能在楼道里设置燃气灶。

此外,因为老大楼没有停车场,周边也是寸土寸金,所以居民的电瓶车也停进了楼道。“我们正在计划,争取挖掘出周边的停车充电资源,然后对电梯进行智能化设置,只要电瓶车推进去,电梯就会自动停止运营,避免再进楼道。”

都说,读懂上海最好的方式,就是走街串巷,“阅读”万国建筑。作为优秀历史建筑,福州大楼值得被好好“阅读”,这也更让人唏嘘它的现状。如果居民多一点自治,楼道就能更加整洁;如果物业多一些协调,顽疾或许能够解决;如果政府多一些规划,居民的生活品质也将有所提高。

新民晚报记者 张钰芸

编辑:钱文婷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