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红菱

水红菱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曹伟明   2021-09-01 16:10:42

江南的水,滋养了许多水生植物,鲜嫩的水红菱,是人见人爱的佳品。

立秋过后,菜市场上,铺天盖地的是菱藕这些被称之为“水八鲜”的平常水生植物。每至秋风送爽,江河湖泊中的水红菱很是肥美,犹如江南美人般惹人喜欢。人们总是忍不住要乘着采菱的圆桶,唱着心中的歌谣,兴高采烈地到湖里采红菱。在江南,采菱和采桑、采茶一样,不仅具有浓浓的乡风民情,更弥漫着江南意蕴和浪漫风情。

成熟的水红菱,它的色泽,仿佛是鲜血淤结之后的那种紫红,有点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意味。而老菱煮熟后,那黄褐色的肉体,嚼在嘴里有栗子的绵软,也有番薯的味道。水红菱往往是可以边采边剥着生吃,嫩似雪梨,脆似香藕,满嘴生津。而我外婆常常是把老菱去皮清炒,放上些葱末,一清二白,呈现出美玉般的晶莹,作为色香味俱佳的菜肴,入口即化,非常下饭。

在江南古镇的河道里,水蔬菱角,波光鸟影,欸乃棹歌,荡漾着丰盈而滋润的气息。卖红菱的村姑,往往备上一只竹篾篮和一桶清水。用竹篾篮称好菱角,放进水桶里,熟练地漂一下,颠两下,让青嫩的红菱浮出水面,上演着一出出沪剧《卖红菱》的经典桥段。

江南的菱,既扎眼又扎手,除了尖尖的两角菱之外,还有圆润光滑的无角菱,状如元宝,形似馄饨。

新鲜的水红菱,以色泽翠绿、皮薄肉嫩、多汁甜脆、清香可口而招人喜爱。它是一种集天地之精华,得阳光雨露之滋润,成为水生植物中的世外之仙,非凡尘俗物可比。古籍曾记载:“菱,六月开小白花,昼合夜开,随月转移,犹如葵之向日”。在江南水乡,菱花有一种风雅且诗意的名字,叫“月亮花”。

江南的诗情创造了传奇的故事。关于两角的腰菱,在青浦淀山湖畔有这样一个美妙的传说:菱湖村有一对年轻情侣,小伙姓姚,姑娘姓凌。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每当秋天的采菱季节,两人一起划着菱桶去菱湖采菱。悠扬的青浦田歌在菱湖中此起彼落。有时男女声两重唱:“小小嫩菱两只角,采多采少心里乐。哥剥壳来妹吃肉,剥壳吃肉全是福”。有时男女对唱:“扦光头菱白又嫩,采到手里湿淋淋,阿哥采菱看阿妹,阿妹采菱想啥人?”“采菱也要人专心,劝哥不要看别人,阿妹不会想啥人,阿哥印象心里深”。原本乐滋滋甜津津的一对恋人,因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有了不测的风云。两人为了爱情,双双跳入了菱湖荡中,以身殉情进行抗争。第二年秋天的采菱季节,村民们又去菱湖中采菱,不料菱湖中除了通常的四角扦光头菱外,多了不少两角菱,村民们认定这是姚、凌两人忠于爱情的化身。所以,当地人们用“姚凌”的谐音,命名两角菱为“腰菱”。这腰菱的颜色绿里带红,意为红男绿女的结合。而略有大小之分的两只角,大的代表男性,小的象征着女性,真是充满了艺术的想象。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鲜嫩的水红菱意象,也让人联想起江南人的性格,虽有诗性,却也有孱弱,那无棱无角的元宝菱,似乎在金钱意味的追求中,少了原始刚强的张扬个性,成了不思进取,安贫乐道,固步自封的文化象征。

而水红菱的气质,却仿佛是江南秀美的女子,那如水的温柔,娇媚的外表,伴随着采菱姑娘的纤纤素手,都呈现出水灵灵的诗意美,在我的心田里,叠印出如梦似幻的画意,久久地难以磨灭。

秋风起,菱角香。我曾读到过这样一首《采菱曲》的竹枝词,“水乡人家湖泊边,只种秋菱不种莲。种莲莲子心中苦,剥菱菱实心中甜。”它表达了江南人家种菱剥菱的喜悦和快乐,向往幸福的甜蜜生活,这便是人类追求的永恒主题。(曹伟明)

编辑:徐婉青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