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之育丨体教结合走出新路,让更多上海小囡上冰推壶

体育之育丨体教结合走出新路,让更多上海小囡上冰推壶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首席记者金雷   2021-10-19 13:45:00

新民晚报上海时刻出品

下午3时半,位于徐汇区少体校的冰壶馆里,迎来一群青春的身影。上海青少年冰壶集训队开启了一天的训练。在教练员的指导下,小队员们更衣,换鞋,上冰,全神贯注地推起冰壶,擦起冰刷。雪白的冰道映衬着他们红彤彤的脸庞,让人感受到冰壶运动的勃勃生机。

图说:小队员训练中 新民晚报记者 张龙 摄


建起专业冰壶馆


冰壶是2022年北京冬奥会竞赛项目,这项冰雪运动在中国开展虽然晚,但进步很快,中国女子冰壶队曾取得温哥华冬奥会铜牌。若放在十年前,无法想象上海这座南方城市也能开展冰壶这样的小众冰雪运动。这得益于“北冰南展”的国家战略,在体育和教育部门的合力推动下,冰壶运动在上海落地生根,如今已拥有全国一流的比赛训练场馆,培育出一批优秀的年轻选手,并搭建起后备人才的培养体系,成为冰壶项目“南展”的桥头堡。

2012年,上海通过体教融合、市场结合的方式,经俱乐部、滑冰协会和政府多方努力,在松江大学城建成全市第一个冰壶馆,辐射周边8所学校,冰壶课纳入体育课的一部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接触到了这项运动。 

图说:越来越多的南方小囡加入了练冰壶的队伍 新民晚报记者 张龙 摄

为了进一步提升上海的冰壶运动水平,扩大冰壶运动的参与人群,2016年,一座专业的冰壶馆在徐汇区少体校建成并投入使用。冰壶馆建有4根国际标准冰道,可以满足冰壶专业比赛和日常训练,来训练过的国家队选手对这座专业场馆赞不绝口。要知道,冰壶赛场要求极高,冰道铺的冰用纯蒸馏水制成,不容许有一丁点杂质;冰面的平整落差不能超过1毫米; 冰壶馆需要24小时供冷,整冰车还要定时工作,因为哪怕冰面温度只差一点或者弧度不够,都会影响比赛和训练。


体教结合育新人


近几年,上海青少年开展冰壶运动的整体规模不断扩大,目前在册的青少年运动员近500人, 有200名左右的运动员参加了今年6月在徐汇区少体校举行的上海市青少年冰壶锦标赛。 为吸引更多青少年参与冰壶运动, 徐汇区少体校先后与区内的华理工附中、长桥中学、信息管理学校等合作,在校内成立冰壶队,在位育中学、徐汇中学等开设冰壶课程。

图说:小队员训练中 新民晚报记者 张龙 摄

信息管理学校高职二年级的梁玉昆第一次接触冰壶,就迷上了这项运动,“很好玩,讲究技术,打出去的球很精彩。”开始练习后,梁玉昆发现要把冰壶练好练精,需要在团队里付出更多的努力,比如三垒要求技术扎实,会看线,会擦冰,“先给一个点,看投出的冰壶是往前走还是往下掉,如果有往下掉的迹象,马上让队友擦点线,调整冰壶的前行轨迹。”

四垒更要能统筹安排战术,当好队伍的指挥官,根据每个队友的投掷习惯判断球的线路,为他调整投壶时的瞄准点。梁玉昆的体验是,只有经常配合,才能做到心里有数,“通过不断的训练和比赛,观察队友的出手。”

冰壶运动在上海落地,采用的是体教结合模式。梁玉昆等小队员的成长得到学校、家长的大力支持。在冰壶队,他们每天训练1.5至3小时,专项技术外,还得到专职体能教练带教。冰壶集训队教练王珏解释道:“ 一场冰壶比赛几个小时都在冰面上,还要不停地动脑,其实是很疲劳的,如果有氧能力不够,肯定坚持不下来。”

图说:王珏教练(中)对小队员面授机宜 新民晚报记者 张龙 摄


冰壶能打到50岁


上海的冰壶选手在校园中成长,在专业场地训练,走上赛场也能取得优异成绩,证明学习好与从事冰壶运动非但不矛盾,反而有促进作用。王珏说:“读书读得好,知识体系丰富了,专业能力和架构具备了,能很好地帮助你训练。”如今有了专业场地,更能保证训练质量,“体育训练有‘1万小时定律’,通过实践发现,如果冰壶训练中能充分用中枢神经调动身体,4000个小时也可以达到要求”。

冰壶作为一项讲究战术的冰上团队运动,对青少年的全面成长也有非常积极的影响。比如打四垒的队员要性格沉稳,打二垒和三垒的队员则需要有开拓性。四名队员的性格也要和谐,不然没法打好比赛,一支队伍还要长期配合下去,才能保证高水平。王珏表示:“运动员从小在一起训练、参赛,彼此之间就能建立起一种心领神会的默契,更能够临场形成统一的战术思维和执行力,有助于更好地完成比赛。”

图说:小队员训练中 新民晚报记者 张龙 摄

经过几年的努力,全新模式下成长起来的上海年轻选手成绩斐然,瞿航是上海输送到国字号队伍的第一批运动员。前不久,他和队友参加中国冰壶公开赛,与前国手组成的哈尔滨队争夺异常激烈,“这次公开赛遇到我们队前他们从未输过6局以上,但我们有机会与他们竞争。”对自己担任四垒的表现,瞿航表示收获良多,“国家队队员对球的处理更细腻,能精确到每一个点的位置,球的完成度高。”

瞿航目前在上海体育学院体育运动专业就读,未来他计划坚持冰壶训练,期待能在今后的比赛中取得更好的成绩,“冰壶运动员的运动寿命很长,打到40岁、50岁都没有问题,经验的累积和练习的时长,是继续提升水平的关键。”(新民晚报 首席记者 金雷)

场外音丨走近冬奥

北京冬奥近了,沪上迎冬奥氛围更浓了。

为了更好地执行“北冰南展”的国家战略,在上海,青少年通过陆地冰壶社团课开始接触这项运动,并通过日常陆地冰壶与周末冰上训练相结合的方式,一步步走上市级比赛的舞台。如今,在上海市冰壶运动协会的大力推动下,在各区体育、教育部门的支持下,全市已经有11个区开展冰壶项目的业余训练。接下来,市冰壶运动协会通过教练员培训,帮助更多学校的体育教师学会冰壶运动,进一步促进项目普及。

图说:王珏教练为小队员矫正姿势 新民晚报记者 张龙 摄

今年6月在徐汇区少体校举行的2021年上海市青少年冰壶锦标赛,汇集来自全市七个区代表团的运动员,徐汇区代表团夺得金牌榜、总分榜第一。参加本次比赛的青少年冰壶运动员人数创了历史新高。

最初组队时,上海冰壶队16名成员只是初中预备班的新生,为什么选择连“上冰”都不会的孩子?冰壶队教练盛杰解释,在加拿大和北欧等冰雪强国,孩子们从6岁开始就上冰练冰壶,考虑到我们冰壶水平与那些强国差了有20年,现在把培养提早五六年,应该能追回一些差距。

冰壶集训队王珏教练和上海外国语大学体育教师李凌姝作为冰壶裁判,将执法北京冬奥会,这也是中国裁判第一次站上冬奥会的冰壶赛场。她们的队员都为教练骄傲。王珏表示,这是自己作为上海第一代冰壶人的使命,也希望上海自己培养的冰壶选手,能早日走上冬奥会赛场。(金雷)

编辑:沈毓烨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