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 | 到哪里去当营业员

晨读 | 到哪里去当营业员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童孟侯   2022-01-10 07:00:00

当营业员,我觉得不需要太热情,也不能太倨傲,不冷不热最好。


如果要我当营业员,我才不到日本去当。只要在那里当一个月,肯定腰肌劳损,脊椎变形。那里的女营业员只要看见顾客进店,就一个劲地鞠躬,一个劲地说“欢迎您”“对不起”……什么都没有发生,你对不起啥?难道你收了顾客的购物款深感不安?那你不收就是嘛。有的日本商场,只要顾客进去,就有女营业员跟过来,介绍这,推介那,跟屁虫似的,甩都甩不掉。我跟她说just looking,忽然想起她听不懂。

如果要我到荷兰去当营业员,我跑得快!店主会告诉我:“客人是因为我们能提供他所需要的服务和产品,才掏出钱来,我们双方是互惠互利,平等的,你不需要把客人当成上帝。”如果有客人买完东西要走,我按照中国习惯,肯定会说一声:谢谢,欢迎再次光临。这时,店主一定会纠正:“你应该说谢谢你的合作。”

一个老太太到咖啡店去吃早餐,她跟服务生发脾气:“我比那一桌早来,为什么先上他的点心?”如果我是中国的服务生,会说“马上就来”。可是荷兰的服务生也许会说:“有谁比我早来?咖啡店的门是我打开的。您要的点心还没有做好,所以还没有送来,很难理解吗?”在荷兰当营业员一定很舒心,还可以调侃顾客。

在我们国家当营业员,我觉得不需要太热情,也不能太倨傲,不冷不热最好。要是有个营业员像日本的那样笑容可掬,弯腰屈膝,那她一定只有一份很低的基本工资,其他的奖金要从销售业绩中提取。要是碰到营业员在柜台里面看手机,对顾客爱理不理,那家店很可能非自主经营,卖多卖少和她不搭界。

我到附近馒头店去,发现那个营业员不冷也不热,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像机器人。我说:“要一个菜的,一个肉的,5块5对不对?”他说:“蔬菜包没有了,梅干菜的行不行?”我说:“不行。”他说:“那么给你两个肉的吧?还是收你5块5。”我立刻明白他是包子店的老板,不是伙计。我问:“你一天要卖掉几百只包子吧?”他说:“哪里啊?几千个呀!卖几百只连房租都顶不上。”我问:“你早上几点起来做包子?”他说:“两点半。”

哦,老板的笑容只能藏在心里,他累到根了,笑的力气都没有。

我真的当过几天营业员:因为流行病流行,客轮上的服务员很多进了医院。客轮公司向我们杂志社求援:“你们不是海员杂志吗?”于是,我和我的编辑同事跨上上海到温州的客轮,当两个航次的服务员。除了扫地、叠被、倒水,客运主任还叫我到小卖部当营业员,专门卖素火腿和素鸭。我问主任:“这四大板食品卖得掉吗?”主任笑了:“放心!”

不知为什么,旅客只要一上客轮,就想四处转转,像老虎进笼子一样难受,并且立刻觉得口中无味。于是,他们就到小卖部跟前来转转,看见既吃不太饱又美味可口的素鸭素火腿,纷纷掏钱购买。我一边收钱,一边招呼:“大家排排队,一个一个来。”忙了一个多小时,四大板素食售罄,我身上都出汗了。(童孟侯)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