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城郊石湖风月

苏州城郊石湖风月飞入寻常百姓家
作者:曹正文   2022-01-08 16:33:52

苏州城郊有不少山水相依、风姿绰约的风景区,石湖算起来名气还不够大,但它之名始于吴越对峙年间,位于苏州西南郊外的石湖原系太湖之内湖,本为吴国王室游猎之苑,越国攻吴国久攻不下,乃凿山脚之石潜通之,始有其名。吴国灭,越国名臣范蠡携西施在此悄然离去,石湖留下蠡墅遗址。

有一年初夏时光,我结伴去访石湖。石湖有山有水,风韵迷离。山便是誉为“吴中胜景”的森林公园上方山,重峦叠嶂,郁郁苍苍,山下拜楞伽寺,上山见楞伽塔,明人袁宏道曾将上方与虎丘一比:“虎丘如冶女艳妆,掩映帘箔;上方如披褐道士,丰神特秀。”

置身于青山绿水、茂林古木间,走过小桥、古碑、花溪、奇石……不由暗赞袁宏道的妙论,虎丘山风光旖旎而雄健,上方山则透溢自然古朴之野趣,正好与田园风光的石湖相合。一过行春桥,不知不觉到了“范成大祠”,走进“南宋四大诗人”之一的范成大晚年的田园生活,不由令人眼目清亮、心旷神怡。

范成大是苏州吴县人,28岁登进士第,官至南宋副宰相,因直言而致仕,57岁后隐居于石湖,过了十年闲适平静的生活。古村原有一座范宅,他设计成一个栽有梅树、菊树、林木葱茏的石湖别墅。他在此写了不少田园诗,其中以60首七言绝句《四时田园杂兴》最为著名。

兴许是久居官场的他厌倦了逢迎与倾轧,范成大一下子对石湖农家生活十分喜欢,他独自走在石湖的乡间小道上,东看西顾,自得其乐。冬赏红梅秋品菊,日浴花香夜饮酒,日常起居平淡得近于简约和单一,但他徘徊在田园中却时有意外的惊喜:或听疏横的竹影中掠过几声清脆的鸟啼,或见孤寂的亭外摇曳数枝暗香浮动的红梅,或静坐在老宅内感受淡泊景致中一丝光艳与妩媚,或陶醉于屋檐水一滴一滴轻柔抚摸着苞春的叶瓣。他把寻常生活过得诗意盎然,妙趣横生。诗人自称“石湖居士”,他的诗友戏称他为范石湖。

石湖别墅小天地内无灯红酒绿,无骄奢淫逸,更无颐指气使,有的是胸无城府、惺惺相惜的同道者。写出“接天莲叶无穷碧”的杨万里是石湖的常客。他们从喧闹的尘世中逃逸出来,一起吟诗作赋,灯前月下,说些云淡风轻的知心话。另一位是填词高手姜白石,他去石湖遇到才色俱佳的小红,两人一见倾心。范成大成人之美,当了一回月老。“自作新词韵最娇,小红低吟我吹萧。”也算石湖风月的一则佳话。

离开石湖时,不知谁念了钱锺书评范成大的一段话,“范成大田园诗的境界与陶渊明相近。”我想,也许石湖便是范成大心中的“世外桃源”吧!(曹正文)

编辑:徐婉青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