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堂

混堂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佘建民   2022-01-16 16:08:52

又是一个寒冬,想起了自小就很享受的混堂之乐。

小时候,父亲告诉我,人是女娲娘娘用泥巴捏成的,所以,人的身上总有着许多灰垢,需要经常泡澡去除,那样才能保持毛孔的通透,有益健康。幼时,繁忙的父亲总会在寒冬时带我和二哥去几次混堂,享受泡澡之乐。

那时,栖身于棚户区的家家户户都没有在寒冬中洗澡的条件,因此,去混堂泡澡的人很多,往往要排上不少时间的队,才能等到空位。当被叫到号,获准进入混堂时的兴奋劲,大家懂的。

进入混堂,未及入浴,就先感受到大堂中氤氲着香皂、香烟、水果、花生、瓜子等混合而成的味道。待脱去衣服,并由服务员用长长的叉头把外衣挂在高高的衣架上后,即刻就进入热气蒸腾的大池,与众多浴客混杂在一起,惬意地泡在水温宜人的浑浊池水中。我至今也弄不清上海话里的“hún堂”到底是指多人混杂着泡澡的混堂,还是取池水浑浊之义的浑堂呢?另外,父亲说,浑水养人,清水伤身,不知道这个说法是否有科学依据?留待高人去求证吧,我且从众称混堂了。

混堂里的浴池有大小之分。大池是供大多数人泡澡的;而在大池一角,有一小块地方叫焦池,上面盖着木格盖子,里面的水温比大池的高不少。大池水温略微降低后,会有人用小木桶不停地将大池里的水舀进焦池,从而让焦池的沸水流进大池来提高水温。虽然在醒目的位置张贴着“焦池沸水,小心烫伤”的告示,但总会有不少老浴客惬意地在木格子上面烫脚熏背,并不时把毛巾放在焦池浸泡后,再迅速地用冒着热气的毛巾擦身。他们说,孵混堂,就是奔着焦池来的,不烫不舒服。

池边上有人轮流躺着,由搓澡师傅搓背,少年的我对此很是羡慕,心想,待我长大了,也要好好地享受一下这个待遇。在大池泡得差不多了,父亲和二哥就会帮我搓背,之后再到外面的冲淋间用清水洗头和冲洗身体。完事后,便到大堂的躺椅上休息。大堂里有售卖水果、香烟、瓜子和点心的,也有付费泡壶好茶的、敲背的等等,但这些我们都不会享用,一是穷,二是没有那份闲心。

待我升入高小后,父亲就不再带我进混堂了,但寒冬里,我会与弄堂发小结伴去混堂。与小伙伴一起洗澡,一路交流不断,在混堂里的交流更多,当然,相互搓背是必不可少的。进了中学后,偶尔也会与同学一起进混堂,但更多的还是与弄堂伙伴去。家长会给我们一些小钱,浴后与小伙伴一起吃碗馄饨,奢侈些的话,再每人来二两生煎,那种享受,妙不可言。

后来我下乡了,上学了,工作了,但不论在哪里,寻求混堂之乐,总是寒冬中的必须。而今,我年届古稀,退休后的生活比上班时还忙。上午炒股忙家务,下午打球强体质,晚上看书报,等等等等,时间不够用。但无论多忙,隔三差五地进一次混堂是必不可少的。当然,现在的混堂早已鸟枪换炮,设施、场面均大幅度地升级换代了,连叫惯了的浴室也改为浴场了,且池水不再浑浊,焦池被桑拿房取代。小时候盼望的搓背之乐也早已享受上了,加上洗头和用浴场提供的一次性剃须刀刮脸,那种浴后的舒爽感,不逊于少年时代混堂的享受。然而,我还是怀念由父亲带着,或与小伙伴一起泡在混堂的那份快乐……(佘建民)

编辑:赵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