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距离叫“零距离”,有一种辛苦叫不知疲惫!丨强国复兴有我

有一种距离叫“零距离”,有一种辛苦叫不知疲惫!丨强国复兴有我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上海徐汇   作者:综合   2022-10-05 12:37:39

为迎接党的二十大,徐汇区漕河泾街道举办“重温峥嵘岁月 强国复兴有我”2022年退役军人征文“大家写”活动。我们将陆续发布此次收集的优秀征文,把退役军人的军旅故事讲给大家听。

我的青葱岁月

记军旅生涯的难忘回忆

2000年,高中毕业的我怀揣着对橄榄绿的崇敬来到了军营,驻扎在海防线上,每天在哨所高高的瞭望台上观察着过往的船只,紧盯着雷达上各种海空目标的动态,与我想象中的军旅生活截然不同。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在跟战友们摸爬滚打的岁月里,让我懂得了什么是坚守初心、青春无悔。20年的军旅生涯恍如昨日,脱下军装才发现那些平凡的日子让我变得更加坚毅、更加成熟。

有一种感情叫战友之情

2000年底,连队为迎接军事训练一级单位考核,组织强化训练,我在400米障碍训练中不小心受伤,脚踝和膝盖肿胀得很厉害。在教导队养伤的日子里,同班战友刘超发现我俯不下身子抹药,每天晚上训练结束后,用红花油给我擦揉脚踝和膝盖,一股感动涌入心间,让我懂得什么是“战友战友、亲如兄弟”。

2013年11月9日我过生日,当晚熄灯后查铺时,我发现寝室里一个人也没有。正当我纳闷时连部文书跑来通知我,上级要视频呼点抽查在位的连队干部,我急匆匆地跑到学习室时,才发现是全连官兵给我的一个大惊喜。他们为我准备了一个5层的蛋糕,一名战士在炊事班亲手给我做了一碗只有一根面条的“长寿面”。那一刻我突然有种幸福感,我深深地体会到战友之情不同于亲情,但胜似亲情。

有一种辛苦叫不知疲惫

2003年8月初,当时已考上军校的我,利用暑假的机会回连队看望战友,连队却突然接到要去黄浦江边清理油污的紧急通知,于是我随着战友一起来到江边。战友们受领任务后在岸滩边徒手清理厚厚的油污,连长带头跳到淤泥中,所有的战友没有一个掉队、没有一句怨言,从早到晚,整整干了一个星期。任务结束后,很多人皮肤被灼伤送到医院治疗,那一刻让我体会到军人在和平年代的职责和使命。

2008年1月中旬,一场冰雪灾害席卷南方,上海受灾严重。当晚23时许,所在部队接到去卢浦大桥抗击冰雪灾害的非战争军事行动任务,全旅上下近2000人在1个小时内赶到卢浦大桥,从刚到部队不足一个月的新兵到从军三十多年的旅长政委,大家不分上下、奋战一夜,清扫路面积雪积冰,保证第二天市民的正常出行。任务结束后,很多战士手脚、耳朵都不同程度地生了冻疮,但是他们不知疲倦的身影犹如一个个“雪人”,始终映在我脑海中。

有一种距离叫“零距离”

当连长时,我对连队战士的要求很严格,我所带的连队连续三年被评为军事训练一级连。2013年,连队在上海警备区组织的“创破”纪录军事比武中,包揽了所有科目第一名,这离不开战士们的艰苦付出和顽强拼搏,也离不开我平时的“变态组训法”,但是当他们站上领奖台,一张张稚嫩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当他们把我围起来抛向天空时,让我体会到有一种距离叫“零距离”。

有一种愧疚叫家国情怀

俗话说“有得必有失”,从军二十载,我结识了很多战友,懂得了很多道理,但是有一种愧疚却是无法弥补的。军旅20年,我陪父母和妻子的时间少之甚少,看到父母的皱纹越来越多、头发越来越白,我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母亲心脏支架手术的时候,我因为在部队演习而无法回家;妻子在电话里哭诉我一个月回不去一次家的时候,我只能不断地自责。

自古“忠孝不能两全”,我对家人的愧疚之情正是我报效祖国之时,每当春晚时,看到戍守边防官兵每一张面孔都写满忠诚,让我体会到了什么是家国情怀,什么是舍小家为大家。

王博

编辑:赵菊玲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