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高薪应聘当“主播” 却踏进“美容贷”陷阱

求高薪应聘当“主播” 却踏进“美容贷”陷阱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徐驰   2017-08-31 09:35:38

图说:上海韩镜医疗美容医院前台 徐驰 摄

    应聘做网络直播,被公司批指“形象不佳”,带去民营医院贷款做了整容,手术后不仅效果不好,承诺的分红没有兑现,公司也人去楼空……回忆起从5月开始经历过的一幕幕,刚过19岁生日的小岑泪水涟涟:“工作也没了,现在每个月哪来那么多钱还款……”

找工作:不整容就不能上班

    小岑今年19岁,先后做过柜员、服务员等等工作。5月中旬,她在58同城网站上看到一家“朴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招聘网络直播,月薪为12000-20000元。“我闺蜜也在做直播,知道挺赚钱的。”小岑前去应聘,没过多久,公司就打来电话邀请面试。随后,一位自称“小葱”的员工加了小岑微信。

    6月2日上午,小岑来到江宁路1600号3楼一间办公室。陈经理表示,需要“微调”下,整个容。“你看我也整过,能变美,而且一劳永逸,多好!”“小葱”也不断在旁做“思想工作”。

去医院:稀里糊涂办了贷款

    6月13日,“小葱”带着小岑来到位于伊犁南路111号钱江商务广场的上海韩镜医疗美容医院。面诊师端着小岑的脸左看右看,连连摇头:“眼睛有点翘,颧骨不够高,下巴也不够尖……”她随即开出“方案”:打7支玻尿酸,3200元一支,再做一个“眼下至”,一共3万多元。

    “我们会在工资里帮你代扣还款的。”公司替小岑作了回答。“手机拿来,我帮你弄一下。”面诊师拿着小岑的手机出了房间,回房时,已经在“美好分期”平台上借贷了3万元。“当时我就像被催眠了一样。”小岑轻声地说,面诊师随后写下一段文字,让她照着念。“问你做什么的,就说做直播,月收入说一万五,随机应变。”办妥贷款后的2天内,小岑在医院做了整形,还剩一支玻尿酸未注射。

图说:小岑的手机显示借贷3万元  徐驰 摄

做直播:说好的提成都没有

    6月29日,小岑来到直播间。公司为她在来疯平台上注册了账号,月薪却从网上承诺的近20000元变成了5000元。

    随后,她进入工作室开始直播。“就是陪网友聊天、唱歌,展示才艺。播了两天,都是男朋友和认识的人帮我‘刷礼物’,花了好几百块钱。”小岑委屈地说,不仅没拿到“礼物抽成”,公司还恶言相向:“那点礼物税后都没几毛钱,还要抽成?”

    上班后第三天,小岑隐隐感觉不对劲。她知道了“美容贷”,越看越像自己的经历,十分害怕,回了老家。

被催款:逼债连连威胁不断

    人虽离开,贷款公司却始终步步紧逼。

    连本带利,小岑共在“美好分期”平台借了34500元,分12期还清。7月13日第一次还款日,她东拼西凑才陆陆续续还了2800多元,还差500多元。那天开始,小岑不断接到催款电话。“不管躲在哪里,要债公司都会上门找到你,还会告诉你家长、朋友,让他们都知道!”因为逾期,“手续费”也涨了,小岑还收到律师信息,催着尽快还款,不然会遭起诉。

要说法:公司人去楼空

    8月28日,记者见到小岑。深深的双眼皮,红扑扑的脸蛋,洋溢着青春气息。记者看到她整容前的照片,和真人对比并无二致,甚至更加自然。

    记者陪她来到上海韩镜医疗美容医院,会议室办公桌上,摊着数份“顾客分期贷款基本信息填写表”。面诊师带着一拨拨年轻人进房间谈“贷款”。一位徐姓主管承认,目前90%以上的民营医院都和贷款平台有合作,面诊师可代办贷款。这名主管坚称,小岑贷款和手术的细节都征得其本人同意,并找来当事面诊师对峙,面诊师否认拿着手机离开过房间。

    记者一行随后来到江宁路1600号3楼,前台说,该公司早已经搬走。小岑发微信给“小葱”,对方回复说早已离职;拨打陈经理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图说: 江宁路1600弄3号原上海朴媛文化有限公司已人去楼空 徐驰 摄

监管须加强 当事人要说“不”

    近年来,类似的案例层出不穷。小岑其实就是遇到了“美容贷”陷阱:向部分“囊中羞涩”却爱美心切的年轻人提供贷款,年轻人还不上款后,就沦为“肉偿”乃至“传销”犯罪滋生的温床。业内人士建议,相关部门必须加强监管,别让涉世未深的年轻人成为一些别有用心人的“猎物”。

    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晓鹏律师表示,若消费者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办理了贷款,根据民法相关规定,能前往法院宣告该合同和行为无效。但他同时提醒,年轻人需要擦亮眼睛,一旦发现“情况不对”,特别是需要出示个人证件、支付费用、签订合同或是做手术前,都应该及时说“不”。    (新民晚报记者 徐驰)

编辑:李晖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