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全香:人离影依香犹在

傅全香:人离影依香犹在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夜光杯   2017-10-24 15:00:00

今日中午,惊悉傅全香离世,昔日轰动上海的“越剧十姐妹”至此在天上“团圆”了。 自上世纪50年代初以来,傅全香和《夜光杯》就结下了深厚的纸上情缘。她们那一代,都是戏比天大的人。今日,重温她的文字,是为纪念。

据上海越剧院消息,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傅全香10月24日中午因病在华东医院去世,享年94岁。

傅全香,原名孙泉香,出生于浙江嵊县后庄村。1933年入四季春科班学习花旦。此后,傅全香将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越剧。1947年,为了筹建创建越剧实验剧场,能自由地演戏,袁雪芬、尹桂芳、范瑞娟、傅全香等十个年轻越剧演员发起举行联合大义演《山河恋》。

傅全香演活了祝英台、筱丹桂、杜十娘、李清照……正如她在《我在继续创造角色》(1991.9.23)一文中所说的,只要人在舞台,“我好象还是二八佳人,不知自己的年岁,更从来没有想到老。”

今年2017年4月,傅全香获第27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终身成就奖。如今,傅全香离世,昔日轰动上海的“越剧十姐妹”在天上“团圆”了,我辈犹闻吴语丝竹久久绕梁……

缅怀这位记录着一个时代的老艺术家,我们惊叹于她曾经在《夜光杯》留下的十数篇文字,当时光如水袖般留转,她亦不断用文字记录着自己对舞台,对角色的热爱。

她谈自己演祝英台的认识:

“祝英台这个人,机智、热情、聪明、勇敢,是人民的想像和希望集中起来的一个典型的性格。……她们在远非她们的力量所能抵抗的强暴的压迫者面前竟敢于抵抗,没有丝毫动摇,没有妥协;她们至死不屈;简直可以说,她们的爱战胜了死。”(《我演祝英台的一点初步认识》1953.01.05)


她也善于从其他演员的表演处吸取营养:

“角色的感情是微妙而复杂的;而且就舞台身段来说,她没有用过多的动作,只是故作镇静地望着江边,背着身,有意而似无意地背着手接杯;这一表演方法,舞台气氛真很美,不由我啧啧赞叹不已。”(《细·深·恰 —看李慧芳在《蝴蝶杯》里演胡凤莲》1962.11.23)


越剧原是来源于民间的艺术,她感慨:“一个演员不能缺少生活,同时也要学习其他剧种的优点,因此,我希望编、导、演员及音乐工作者能经常下去,向民间艺术学习。”因此洋洋洒洒地写下了《春节下乡散记》(1953.04.26)。

她充满学习的热情:“婺剧的曲调很丰富,这些曲调中有徽班、乱弹、崑曲等,通过他们的语言的表现能力已经成为他们自己的东西了,表演方法上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杏元和番'一剧中坐轿和投水的舞蹈姿势,冲上向下,又真实又美观,音乐节奏配合得也很好,像这样的表现方法,我从来还没有看见过呢!“她又被农村剧团演员们在艰难的条件下的执著所感动:“他们的困难还很多,如演出要灯油费和幕布,他们就戽塘捉鱼,打柴、搬包作副业来解决,他们这种精神,真使我佩服极了。他们常常应邀到别的村庄演出,对于这样的任务,虽然要自己带着粮食还要跑几十里路,但每个人都感到光荣和愉快!因为他们认识到演出是为了教育群众啊。粮食是各人自己带的,但如果有人带的是粗粮,大家就先一起把粗粮吃掉,然后吃好的,这种集体主义精神,也都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她心里时时牵挂着舞台和艺术,即便去天香楼吃饭,亦寻思着烹饪艺术和表演艺术之间的关联:"一是要时时为自己的工作对象着想。吴师傅为食客着想,我们演员就要象吴师傅那样,时时为观众着想,也要以美味奉献给观众。


二是要适应时代的变化能引起的客体的变化。吴师傅注意到现代人的口味趋向于刺激,我们演员也该看到现代人看戏的“口味”趋向于快节奏。和表现角色复杂的心态,而不满足于好人、坏人的简单的脸谱化的表演……


第三是融合诸家、自成一家。吴师傅在杭菜的基础上吸收(有改造地吸收)了粤菜、川菜的特点,创成新的品种:我在表演上也多得益于昆、京、川、粤等各剧种的营养,这次研讨会上得到专家们的定评。有人题签:“以人为师,必为人师”。看来各艺相通,不能抱残守缺,要善于学习吸收,这个“善于”,着重就是一个“化”字、“广积”才能“厚发”。


第四,生命就是创造,要老而弥新。'西湖醋鱼'是老,老中生出了'天香鱼'的'新'。吴国良是特一级厨师,也是'老字辈'了,但他永不满足。象我这样年过花甲的演员也该说是老了,但我仍要使我的艺术出'新'。我演《梁祝》、《情探》,演一次不同一次,我也要求我的学生演一次不同一次,次次都要有一点新的创造。因为时代在前进,人们的趣味(胃口)在变化,不出新,就赶不上人们的审美需要,艺术就要枯萎,戏,就要被人们冷落了。要有生命力,就要不断创新。(《“天香鱼”的启示》1988.02.09)

我在继续创造角色


傅全香


我好象还是二八佳人,不知自己的年岁,更从来没有想到老。


“文革”以前,正是我创造角色的欲望非常旺盛的黄金时代,但是“文革”开始不久,我就被关起来,整整十三年没有上舞台。我的头脑、脖子、腰杆,都被打坏,眼睛和脑神经受到创伤,半身麻木,常服止痛片止痛。


粉碎“四人帮”以后,我献身于越剧的热情又高涨起来了。我的思想是:既要从“我”字中解放出来,认真做好中青年演员的培养工作,让中青年演员早些上来;又要不满足于自己的过去,继续创造自我,在不断地积累和丰富自我中创造角色。具体地说,就是在培养中青年演员时,决不拘泥于自己的“流派”,不认为自己什么都对,什么都好。要让她们在保持我的某些优点和长处的基础上,尽量放开,发挥她们的创造,争取超越我,青出于蓝。反过来,我在教育学生并总结她们的创造时,也吸取她们的优点和长处,丰富我自己的创造。因此,从“我”字中解放出来,可以说是我最近几年来从事越剧教学工作中得到的宝贵体会。我们这个剧种,从浙江的偏僻地区出来,到了上海,经过老一辈戏剧家们的殚思竭虑,改革创新,发展到把一批优秀剧目如《梁山伯与祝英台》、《西厢记》等搬上外国舞台演出,受到广大观众的热烈欢迎,回国后又受到周总理的亲切勉励,给予我们莫大的鼓舞。我深信越剧的生命力坚韧不衰,它将在不断的改革创新中更臻完美。正因为我有这样的信心,所以这些年来,我始终振作精神,不稍懈怠,创造角色,精益求精。现在我正努力创造李清照这个角色。以我如此有限的条件来创造这样一位大文豪的光辉角色,自觉把握不住。但我将尽我的力量来体会,连李清照走过的路线我也要重走一遍,体会她不同处境的心情。我有决心尽可能完美地把这个角色创造好。


当然,我已经老了。有些人不理解我的心情,说我“自作多情”,“垂死挣扎”,甚至还讽刺我“回光返照”。我听了有些难过。但是我深入地想一想,我是共产党员,我就是要在这个改革开放的大好年月,依仗我还可以上电影的形象,“自作多情”,创造角色,即使“垂死挣扎”,也要拚着命多干一番,争取真正能做到“回光返照”,而且返照得越长越好。


我的心情,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的舒畅!


原文刊登于1991年9月23日夜光杯

编辑:吴南瑶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