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年前,上海接待外国来访舰队

61年前,上海接待外国来访舰队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田聿 张韶华   2017-11-05 16:20:58

一份泛黄的《新民报晚刊》引出了一段尘封的记忆。在俄罗斯最近出版的《苏联水兵之路》一书中,作者布尔米斯特罗夫详细讲述了他在苏联首次访华舰队中的见闻,并称上海是他“水兵之路”的起点。1956年6月20日至26日,布尔米斯特罗夫和2182名战友驾驶着3艘主力舰艇到上海访问,这也是新中国成立后首次接待外国军舰来访。

图说:人民海军水兵列队欢迎苏军访问编队

高度重视精心准备

苏联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个派军舰来访的国家。1956年夏,当苏联海军访华行程确定后,党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要求有关部门高规格、热情、友好地完成接待任务,上海市专门成立了“苏联访华舰队接待办公室”。

要接待外舰,熟悉并掌握一套国际规范是必要的,但当时国内没有这方面的资料,也没有先例可循。为了落实接待工作,接待办公室的海军代表先向苏联专家了解接待礼仪,接着咨询外交部和海军人员,一点一滴积累信息,再结合当时人民海军的部分条令条例,如拼图般制定出新中国海军接待外舰的第一个方案。在具体实施时,有关人员还碰到了一系列难题,以仪仗队为例,当时岸上迎接的重头戏是中苏舰队司令在码头检阅海军仪仗队,但当时中国海军没有仪仗队,于是安排北京接待过国宾的解放军仪仗队队长来帮助训练海军仪仗队,后来效果十分理想。

其实,从布尔米斯特罗夫的书中可以看出,当时苏联方面对这次出访也极为重视,舰队的准备工作同样不轻松。1956年初,作为苏联太平洋舰队高等海军军事学校领航系的尖子生,刚结束三年级实习的布尔米斯特罗夫突然接到校领导布置的任务——他和其他领航系三年级的同学都要参加出访上海的任务,同行的还有同校炮兵系、水雷鱼雷系的全部优等生。按照校长的解释,“为了向伟大的中国人民展现苏联红海军的风貌,我们有必要把最好的指战员派出去”。就布尔米斯特罗夫而言,他也很高兴赶上这一盛事,这将是他在毕业服役前难得的“远航实践”。

图说:《苏联水兵之路》封面(左)和布尔米斯特罗夫(右)

为了给中国同志留下美好印象,苏联海军为出访官兵发放了全新的礼服和常服,指挥员与所有人都进行了单独谈话。布尔米斯特罗夫与九名同学被分配到预定出访的“启蒙”号军舰上,领导他们的是一位受人尊敬的老兵,他已在通讯岗位服役五年之久。舰上领导要求他尽快让新学员熟练掌握设备,这位老兵讲得非常认真,许多都是他多年积累的经验之谈,因此年轻的学员们进步非常快。

经过两国政府协商,确定由苏联太平洋舰队的巡洋舰“波扎尔斯基”号(当时译作“波日阿尔斯基”号)和驱逐舰“智谋”号、“启蒙”号前往上海。就当时来说,这一阵容绝对算得上豪华,因为三舰均是刚刚服役的新型军舰,性能达到世界顶级水平。

正因为出访舰艇的“超常”配置,苏联海军对出航前的检查工作变得十分仔细,有时甚至显得有些过分。各部门领导每天要对舰上各种情况进行十多次检查,并且事无巨细,从衣着举止到业务技术,从大小设备到整舰指挥,从舱室卫生到后勤保障,百密无一疏。

战舰融入外滩美景

对于苏联舰员来说,能够访问中国最大的城市上海是一件非常高兴的事,毕竟他们之中很少有人来过中国。6月20日早晨,苏军编队到达长江口附近的花鸟山海域,与前来迎接的中国海军东海舰队旗舰“南昌”号相遇,当双方距离缩小到20链(每链合185.3米)时,“南昌”号主桅升起苏联国旗,鸣放礼炮,之后,中国信号兵迅速悬挂“欢迎光临,恭贺顺利到达”的旗号,紧接着,苏舰“波扎尔斯基”号也鸣炮回礼,海面上传来一片“乌拉”声。在“南昌”号的引导下,“智谋”号在前、“波扎尔斯基”号居中、“启蒙”号殿后,浩浩荡荡驶进长江口南航道。

在中苏舰艇经过黄浦江时,两岸站满了欢迎的人群,岸上还有多支乐队与合唱团,唱得最多的是《喀秋莎》。中午时分,在灿烂的阳光下,苏联舰队进至黄浦江畔的外滩,由于“波扎尔斯基”号吨位过大,无法靠上扬子江码头,只能停泊在黄浦江心,中方特意为苏舰准备了特设水鼓。水鼓是一种舰船系留设备,因为锚大、链粗,比舰船抛锚更加安全可靠。也许是很少接触这种设备,当苏舰按照中方引水员的口令靠上水鼓时,江中的中国水兵怎么也系不好备用大锚,苏联水兵立即乘坐小艇下舰帮忙,迅速搞定,让中国水兵甚是佩服。

图说:来访的切库罗夫海军中将检阅中方仪仗队

当军舰完成停泊后,苏联海军访问编队指挥员、太平洋舰队司令员瓦连京·安德烈耶维奇·切库罗夫海军中将乘汽艇驶向外滩码头,与上海市副市长许建国及上海警备区、驻沪空军司令员会晤,并由东海舰队司令员陶勇中将陪同,检阅了中国海军仪仗队。下午2时,专程来沪的海军司令员萧劲光大将在海军参谋长张学思少将、东海舰队副司令员彭德清少将等陪同下登上苏舰“波扎尔斯基”号甲板,切库罗夫在舷梯口恭候致礼,萧劲光在军乐声中检阅了苏方仪仗队。有意思的是,检阅完仪仗队后,切库罗夫在舰上宴请了萧劲光一行,并代表列宁格勒军政学院向萧劲光颁发了毕业证书(萧劲光曾在该院学习两年)。应苏方要求,切库罗夫登岸拜会了上海市长柯庆施和驻沪解放军将领。之后,包括切库罗夫在内的4名苏方舰队人员在彭德清副司令员的陪同下乘专机到达北京,接受了国防部长彭德怀的宴请和周恩来总理的接见。

图说:灯火辉煌的“波扎尔斯基”号停泊在黄浦江中

江面上的苏方及中方舰艇都挂起五彩缤纷的旗帜。傍晚时分,巨大的军舰上又悬挂上一长串彩灯,映照着浦江江面,蔚为壮观,吸引了数以万计的上海市民涌到外滩乘凉观光。据不完全统计,苏联舰队在沪期间,上海市举行了有1.3万军民参加的欢迎大会和群众性游园会、联欢会,上海军民先后有6000余人登上苏舰参观,苏联官兵也应邀参观了中国军舰、工厂、学校、农业生产合作社等19个单位。部分苏联官兵还在中方接待人员的陪同下游览了浙江、杭州等地。布尔米斯特罗夫回忆,当时他们每天早上5时起床,7时前整理内务、调试设备、洗漱用餐,8时升旗,开始迎接登舰的中国客人,“岸上到处都是人,上海民警不得不设置了隔离区,人们大多只能在隔离区外面表达赞赏之情,只有一部分人可以排队登上一艘解放军的登陆舰,经过摆渡后登上苏联军舰”。

图说:大批上海市民登上苏联军舰参观

人美物美友谊万岁

苏联舰队在上海停留了五个昼夜,与中国方面进行了密切交流。苏联水兵被中方邀请参加各种欢迎活动、交流会和答谢会,最终都以丰盛的宴会结束。中方还准备了大量各式各样的白酒,让水兵们喝个够,好在临行前舰队领导特别强调了饮酒问题,为了国家与军人的荣誉,水兵们在这方面都非常克制。

图说:中苏两国水兵一起参加联欢活动

布尔米斯特罗夫印象最深的是在上海市区游览。出于安全与友谊,水兵们外出时都有中方人员陪同,一般是水兵、大学生和少先队员。布尔米斯特罗夫在一名水兵与多名少先队员的陪同下在上海市区逛了一整天,游览了豫园、外滩、南京路等多处景点。当满载水兵的客车经过上海街头时,许多人会热情地与水兵们打招呼、握手,许多水兵觉得或许自己一生都不会再遇到如此真挚、热烈的友情。苏联军舰上最忙的是翻译,他们几乎24小时不合眼,虽然很累,但他们还是尽力为大家服务好。

在进城之前,舰员们都拿到一笔人民币,布尔米斯特罗夫和同学们每人领到7元人民币,这在当时的上海可以买到很多东西(当时中国副排级军官月工资为45元)。布尔米斯特罗夫在街上买了一对中国灯笼,他曾在符拉迪沃斯托克见过这种东西,当时卖得很贵,此外,他还买了一大堆纪念品,其中有几件纪念品是用上海本地报纸包起来并一起带回苏联,无意中成为了难得的档案素材。当时的中国还比较困难,即便像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也少有汽车,街上大多是自行车与人力车,但街道非常整洁。有一次,布尔米斯特罗夫的一位战友外出时丢失了手表,第二天就被捡到的人交回,辗转送到军舰上。

图说:“智谋”号和“启蒙”号的舰长看望夏桂芝和双胞胎

有趣的是,就在苏联海军编队抵达上海的当天,上海陆军109医院职工夏桂芝在广慈医院(今瑞金医院)诞下一对双胞胎男婴,他们的父亲王建国正是参与接待苏方官兵的一名干部。为了纪念苏联军舰来访,夫妇俩给孩子起名为王智谋和王启蒙,《解放日报》和《文汇报》也对此事进行了报道。苏方得知后,6月25日下午,“智谋”号舰长布罗夫京海军中校和“启蒙”号舰长哲列申科海军少校率领水兵专程到医院探望,并授予两个小男孩“荣誉水兵”称号,布尔米斯特罗夫也是现场见证者之一。此后多年,这对双胞胎每年都会收到以两艘苏舰名义寄来的礼物,一时传为佳话。

五天的访问转瞬即逝,6月25日晚,切库罗夫在旗舰“波扎尔斯基”号上举办答谢晚宴,上海市各界人士应邀参加,气氛热烈。26日7时许,外滩码头上,400余名上海军民前来欢送,在《喀秋莎》的歌声中,苏联军舰松缆起航,踏上归途。(田聿 张韶华)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