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兰芳的琴师倪秋平

梅兰芳的琴师倪秋平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英耀   2017-11-19 15:14:45

       第一次见到倪秋平老师是在我拜师赵济羹老师的仪式上。也是有缘,当天我们照相时倪老师与我正巧叠肩而站。拜师后,老师对我说:你要拉梅(兰芳)派戏可以去找倪秋平。凭此一面之缘,我找到了淡水路淡水邨倪师沪宅,登门求见。

梅兰芳

       我印象中的倪老师热情、健谈、睿智、博闻。时已花甲年纪,面容清癯,双目炯炯,体魄健硕。倪老师开门见山第一句话对我说:“赵济羹的旦角戏拉得很棒的。你去听一听徐碧云唱的《玉堂春》唱片,你老师拉得精彩极了,转腔的尺寸把握得极好。”

       然后,倪老师话锋一转,谈起了他的老师王少卿,这是倪老师最佩服的一位琴师。倪老师说,王少卿拉琴出音刚、亮、脆、柔绝非一般,弓法倒顺有序,张弛有致,按弦轻重有度,托腔细致流畅;快板字字珠玑,干净洒脱。这种声音一听之后,至今耳中犹留存难忘,“绕梁三日”不足以喻其妙。王少卿是梅雨田、孙佐臣之后的一位京胡名家,影响所及,至今不衰。

       王少卿另一个卓著功绩是创新青衣伴奏加入二胡,翻开了京剧伴奏新的篇章。今天看,也为日后倪老师胡琴伴奏生涯添上一笔重彩。1935年梅兰芳先生到上海定居,邀倪秋平为其调嗓,1938年经梅兰芳介绍拜王少卿为师,自此琴技日臻完美,对梅派艺术颇有心得。抗战胜利后,梅先生剃须复登红毹,倪秋平为其操琴直到1952年。

    倪老师十数年孜孜不倦、努力追求的目标终于成为现实,达到令人羡慕的地位。然而令所有人惊讶意外的是,他在艺事顶峰时,突然宣布离开梅剧团和他的老师,回到上海。

       倪老师撰写的回忆录《如是我云》对自己的选择解释是:一、从琴票到专业,再到成为梅兰芳的琴师,拉琴这条路已走到了顶峰,他要为自己确立另一个追求的目标——戏曲音乐研究,那就必须退出脚下还在走的路;二、看不惯旧戏班虚伪恭维、嫉妒倾轧的不良习气。既不愿随波逐流,也无力改变,于是选择离开。他自信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在戏曲音乐研究方面创出成果来。1952年到华东戏曲研究院从事京剧音乐研究工作,并于1957年起陆续出版了《京剧曲调》《京剧胡琴奏法例解》《京剧胡琴研究》等书;1955年后在上海京剧院工作期间,曾参与现代京剧《赵一曼》的创作,在唱腔中做西皮转反二黄的转调试验;1962年写《京剧胡琴技术论》一书,原稿毁于“文革”。

       倪老师兴趣广泛,少年时爱上练武术,一生用以健体强身,每晚临睡前习惯提根短棍,在宅外小区绿地操练巡视一番,称这对拉琴也有好处。

       他空闲时还喜欢练书法,临摹黄(庭坚)山谷墨帖。倪老师认为黄字曲折顿挫、遒劲郁拔,结构奇险又圆转流畅,这与琴理是相通的。倪老师在讲解运弓角度、技巧、劲头及疏密徐疾时也会用书法作比喻。他说常有人运弓很多,但弓在弦上飘过,虽有声而事倍功半,浪费了大幅度的动作。他认为:拉慢弓时,虽然速度放慢,弓仍需贴住弦走,不松弛,使出音饱满,是为疏不透风;而快弓,越快越要稳而不乱,把握好节奏、气口。倪老师强调右手执弓必须手指放松,这样上下左右运转才能应付自如。倪老师曾用《女起解》和《红灯记》中的唱段作示范加深我对运弓要求的理解。

       倪老师1984年去香港定居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到他,但其声容笑貌依然历历在目。(英耀

编辑:徐婉青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