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档 | 徐家花园的如烟往事

珍档 | 徐家花园的如烟往事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宋路霞 徐景灿   2017-12-31 22:51:49

       徐家花园在宋庆龄故居的隔壁弄堂里,主人徐士浩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沪上著名大律师,生前亦是不为人知的大收藏家。徐家后人将文物全部捐给了上海博物馆,上博大厅金色的名人墙上,可以看到徐士浩的名字。

今天的徐家花园主楼(淮海中路一八五七弄六十三号)

徐家花园主人徐士浩、沈玉夫妇

雪松庇护下的老洋房

徐家花园洋房位于淮海中路1857弄63号,当时叫1813号,在宋庆龄故居的隔壁弄堂里,建于上世纪三十年代初,主楼楼高四层,南立面略呈八字形,南门有石级直通二楼。一楼另有小门,通厨房和储藏室,还有车库。徐士浩、沈玉夫妇与八个孩子,还有徐士浩的母亲徐程蓁,均住在此楼。楼的东部有一“过街楼”,通往东边一栋两层的副楼。此楼的建筑商是徐士浩的朋友,名徐敬直(外号“哈恰恰”),他为徐家建过三处房子,一处是在开纳路(现武定路)的房子,一处是在昆山的“新洋楼”,还有一栋就是淮海中路上的徐家花园的副楼。

徐家花园的南部有宽大的草坪,草坪中间有一棵巨大的雪松,上海滩很多名人均在此雪松下留过影。据徐士浩的侄女、徐旭庄的女儿徐景芝回忆,有一次一个小偷潜进院内行窃,被发现后飞身上树,居然在树上隐身,蒙混过了关。可以想象,这棵雪松有多枝繁叶茂。

当年徐家花园的雪景

徐家花园主人徐士浩

这个为胡适提供“避风港”的徐士浩(1899—1961),是昆山历史上显赫的望族徐氏家族的后代。徐家在明末清初曾出过三个状元、十个进士,故有“一门三鼎甲”“五子登科”之誉。明末大儒顾炎武,就是徐家祖先徐应聘的舅舅,那句回荡几个世纪的历史名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就出自顾炎武笔下。或许徐家后代正是遵循了这样做人的道理。徐士浩的父亲徐惠乘是圣约翰大学的教授,叔叔徐崇钦是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徐士浩在北京大学读书时是胡适的学生,后来一直保持来往。他大学毕业后最初当教师,他的姐夫牛惠生(宋庆龄的表哥)对他说:“当教师一辈子受穷,你是家中长子,要养家的,应当去当律师。”于是徐士浩辞了教职,办起了自己的律师事务所,加入了上海律师公会,渐渐成了名律师,与上流社会有着广泛的交往。徐士浩同时也经商,是大中华火柴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永业地产公司的总经理,逐渐在上海拥有了很多房地产。他还是宋子安的律师,在宋耀如去世、宋家人搬到西摩路(今陕西北路369号)以后,帮宋家办理过出租虹口旧屋的事宜。抗战期间(1941年),徐士浩一家去了四川,此处花园洋房由他的弟弟、新华银行上海分行行长徐振东一家居住,直到抗战胜利后的1945年年底,徐士浩一家才回到上海。

徐士浩的弟弟徐振东、严莲韵夫妇与梅兰芳、崔承喜在徐家花园合影

梅兰芳与崔承喜交流艺技

1945年秋天,朝鲜著名舞蹈家崔承喜访华时,曾来徐家花园与梅兰芳交流艺技。当时,崔承喜非常仰慕梅兰芳,通过朝鲜驻沪领事馆,表达了想和梅兰芳见一面的愿望。朝鲜驻沪总领事找到梅兰芳的赞助人、中国银行老总冯六爷(冯耿光先生),请他出面邀请梅兰芳。可在什么地方见面好呢?这个地方既要很典雅高贵,又要比较隐蔽,因为梅兰芳是大名人,在日本人统治时期蓄胡明志,不再登台演出。他八年不出来唱戏了,现在突然出来接待外宾,势必会引起轰动,弄不好还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于是他们想到了徐士浩的花园。

正好中国银行上海分行的老总吴震修先生与徐士浩的弟弟徐振东是好朋友。那时抗战刚刚胜利,徐士浩一家在四川尚未返回上海,房子由徐士浩的弟弟徐振东、严莲韵夫妇一家住着。于是就有了徐家花园大雪松前那张著名的合影照片。

那天参加梅兰芳与崔承喜会见的,除了朝鲜驻沪总领事夫妇、中国银行的老总冯耿光、中国银行上海分行的老总吴震修,还有徐振东、严莲韵夫妇,以及他们的好朋友潘志铨(怡和洋行总买办潘澄波的儿子)夫妇、开滦煤矿公司老总韦增富夫妇。他们在花园的大雪松前拍照,留下了珍贵的历史瞬间。徐士浩的侄女、徐振东的女儿徐景灿回忆,崔承喜身材修长,个头高出梅兰芳。但她不喜欢这样,她与梅兰芳两人合影时,索性把高跟鞋脱掉了,脚直接踩在草地上拍照。当她与梅兰芳及徐振东、严莲韵夫妇四人合影时,从照片上看,她一条腿略作“稍息”状,这样拍出的照片,她就和梅兰芳一样高了。另有一张多人合影,她坐在椅子上,自然看不出高矮了。徐景灿还听父亲说,这期间,梅兰芳曾来徐家花园“微服私访”。不知他是否为避人耳目,化了妆,总之他来到徐家花园门房时,看门人没认出他来,问他要名片。梅兰芳掏出名片,看门人一看是“梅兰芳”,吓得掉头,赶紧进去通报……这件事徐家一直传为笑话。

后来,花园中那棵美丽的大雪松不见了,而且渐渐地,所有的花木都不见了,全都成了水泥地!

梅兰芳、冯耿光、崔承喜、吴震修及徐振东、严莲韵夫妇等在徐家花园

副楼里的藏宝之地

徐家花园主楼二楼往东,通过“过街楼”可达副楼。副楼楼上住着徐士浩的弟媳隋宝琴与她的四个孩子,还有徐士浩的两个儿子徐景勉和徐景明。徐士浩的弟弟徐旭庄不幸因病早逝,只活到31岁,遗下孤儿寡母,由大哥徐士浩照应,并把他们接了过来,特地为他们造了这栋副楼,供他们在楼上居住。可他们仅仅在这栋副楼的楼上生活和活动,对副楼楼下的情况,一无所知。孩子们只知道,那是伯伯(徐士浩)的私密之处,平时一直锁着门,从来不见有人进出。时间久了,谁也不去过问这楼下的几间房间。直到1948年年底,徐士浩一家去了中国香港,这里的门仍然锁着。1949年以后,主楼由徐士浩的好朋友黄开平一家居住。副楼楼上逐步也换了人,隋宝琴去北京工作,孩子们外出读书,副楼楼上搬进了徐士浩夫人的妹妹沈翠一家,他们兼任徐家花园的门房。而楼下,还是原封不动地锁着门。这种状况一直维持到1966年。

后来人们才知道,原来这里竟然是一处藏宝之地,青铜器、古瓷器、古代书画、古代器物……摆了几间房间,琳琅满目。至于这里原本收藏了多少文物,谁也说不清楚,因为徐士浩1961年在美国病逝了。

后来,这些文物被发还给徐家后代。当时住在北京的徐士浩的大女儿徐景淑(刘鸿生的六儿媳、刘公诚先生夫人),商之与远在美国的妹妹徐景奂,以他们父亲徐士浩的名义,将这些文物,全部捐献给了上海博物馆。现在徐家后人来沪寻根,可以在上海博物馆大厅那金色的名人墙上,看到徐士浩的名字。目前,笔者从上海博物馆提供的清单上看到,其中属于国家一级文物的有:战国秦商鞅戟一件;新莽天凤二年铜镜一件;宋钧窑碗一件;明景德窑万历五彩人物碗一件……

徐士浩全家与他的母亲徐程蓁(居中)

徐氏家风代代相传

上世纪50年代,老大徐士浩一家去了香港和台湾;老二徐振东一家、老三徐旭庄的妻子儿女和徐家老母亲徐程蓁,都留在上海。

老三徐旭庄去世后,大哥徐士浩照应了弟媳及孩子们的生活。老母亲可怜小儿媳,每天晚上陪小儿媳聊天,还帮着教育孩子。大哥徐士浩一家去香港后,就由老二徐振东、严莲韵夫妇继续照应弟媳一家。老二徐振东1955年病逝,他夫人严莲韵继续与弟媳一家保持了非常亲密的联系。一家三兄弟以及两个姐妹徐亦蓁和徐华,关系融洽得就像一家人。

现在徐士浩的儿女都是奔九或九十开外的老人了,他们一旦有机会来上海探亲或旅游,就会带着他们的子孙后代,来淮海中路寻根。他们在上海博物馆,鉴赏过徐士浩老太爷当年收藏的珍贵文物后,就会来到徐家花园参观,听老人讲过去的事。

徐家后代,给人留下了良好的、很有教养的印象。孩子无论大小,哪怕五六岁、十来岁的男孩,只要大人在讲话,他们总是安静地听讲,一点也不吵嚷,真的是坐有坐相,站有站相。(宋路霞 徐景灿)

一九四八年春,徐士浩夫人沈玉与亲戚们在楼前合影

编辑:徐婉青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