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年画的根,中国传统木版年画的一抹辉煌

上海年画的根,中国传统木版年画的一抹辉煌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张伟   2018-01-06 14:23:00

上海这座城市到底有没有自己本土的原创年画?这个问题长期以来一直困惑着学界,因为年画给人的印象就是农村和乡镇的产物,作为国际大都市的上海怎么可能出产年画呢?上海只是附近一些年画产地的销售集散地,这个说法似乎成为了大家的共识。2011年,《中国木板年画集成——上海小校场卷》的出版,让大家对上海年画有了颠覆性的了解,几乎同时,上海图书馆、上海历史博物馆连续几年在国内外举办的上海年画展和《都市风情——上海小校场年画》等专著的出版,使上海小校场年画得到了学界的一致认可,并成为了一个专业名词。

上海小校场年画虽然只有近一个半世纪的历史,它的黄金期甚至只有短短的三十年,但它却有着深厚的根脉,这就是作为中国传统木版年画四大产地之一的苏州桃花坞年画。苏州自古为东南名郡,唐宋以后商业越益繁盛,至明代时已成为工商业繁聚、人才荟萃之地。苏州是吴派绘画的中心,也是当时的版刻重镇,民间美术特别发达,涌现了大量优秀的文人书画家以及职业画家和画工、雕匠,这一切催生了精美的苏州桃花坞年画。至清雍、乾年间,苏州年画达到繁华顶峰,画铺有数十家之多,年画产量达百万张以上,作品行销江苏、浙江、安徽、山东一带,有些甚至远销到南洋等地。但苏州的繁华富庶,桃花坞年画的风姿绰约,随着19世纪中期一场绵延十数年的战火而被扫荡殆尽。

1851年初,洪秀全在广西桂平金田村发动起义,建号“太平天国”,这场农民运动很快席卷全国。1853年3月,洪秀全领导的部队攻占南京,并将之定为太平天国的首都,改名“天京”。在这期间,太平天国军队攻袭苏州,与清军爆发激烈的战斗,苏州城焚毁严重,年画铺的版片也被付之一炬,桃花坞年画遭到毁灭性打击,从顶峰跌下深渊。经过长达几年的围剿,19世纪60年代,清朝军队对江浙一带的太平天国主力发动总攻,1863年12月,李鸿章的淮军攻陷苏州,苏州城再次陷入一片火海。连续几年的战火摧残,使苏州这方曾经富庶典雅的土地变成了一抔焦土,而曾经冠绝一时的桃花坞年画也遭受重创,不但年画店铺悉数被焚,众多年画艺人也大都葬身战火,侥幸未死的只能离乡背井,远走他方。桃花坞年画从此再未能恢复元气,重现繁荣之景。

当时,上海因为地域临近,又富裕繁荣,发展势头迅猛,故成为苏州一带民众逃亡的首选之地。而上海在接纳了大量战争难民的同时,也得以引进众多优秀人才,大大提升了城市的文化高度和广度。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如曾任土山湾画馆主任的刘德斋,再如曾任《点石斋画报》主编的吴友如,他们都是苏州府人,也都是19世纪60年代避难来沪,日后成就了他们自己的一番辉煌事业。如果说,刘德斋、吴友如在各自领域尽显才华,成为领军人物只是个别现象的话,那么,在年画方面,则可以认为是苏州哺育了上海,是桃花坞年画引领激发了上海小校场年画的诞生。上海的小校场年画正是发轫于苏州桃花坞,所谓此起彼伏。

据文献记载,上海早在18世纪末至19世纪初的清嘉庆年间已开始有年画生产,当时沪南城隍庙一带因庙会聚成街市,汇集起不少制作和销售纸锭、香烛等民俗用品的店铺,同时也有一些画商在此代销外埠年画,但只是零星点缀,并不成气候。有文献证明,最早一位来沪经营的桃花坞画商是清道光年间在小校场设摊的,名叫项燿,曾开过一家名为飞云阁的画店经销自己出品的年画。19世纪60年代的一场战火,摧毁了桃花坞年画。幸运的是,历史并没有因此而中断,仅仅过了十余年,这朵艺术奇花又顽强地在上海这块中国最繁华的都市土壤上神奇绽开,并晕染上了奇异独特的都市风采:它就是上海小校场年画。桃花坞年画在上海这方中外交汇的大舞台上扎下根来,延伸开去,尽情吸取营养,左右逢源,东西交融,重放异彩!

中国各产地年画中,上海小校场年画有着迥异于各地的鲜明特色,正是它,延续了桃花坞年画的辉煌,造就了中国传统木版年画的最后一抹辉煌!(张伟)

编辑:史佳林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