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府拜见陈香梅

华府拜见陈香梅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钱汉东   2018-04-04 11:30:00

“飞虎队”指挥官陈纳德将军的妻子陈香梅女士于3月30日在华盛顿家中去世,享年94岁。

(陈香梅1948年在华盛顿)

1923年6月出生于北京的陈香梅,年轻时曾是一名记者,在奉命采访陈纳德过程中与之相熟,并于1947年嫁与54岁的陈纳德,育有二女。陈纳德去世后,陈香梅独自抚养两个女儿。她曾担任共和党全国财务委员会副主席,在尼克松1968年竞选美国总统期间亦是著名的女性筹款人。

(陈香梅和陈纳德)

近年来,陈香梅积极参与中美交流事务。1981年,陈香梅回到阔别约半个世纪的北京访问并与邓小平见面。2015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向陈香梅颁发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章。

(陈香梅展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视觉中国)

夜光杯作者钱汉东曾于2016年拜访陈女士,写下一段独家记忆:

初夏的华盛顿,蓝天白云,鲜花锦簇。我应邀来到华府著名的水门大厦,拜见杰出的华侨领袖陈香梅女士,恭贺她91岁华诞。

来到水门大厦,就听到喷水池“哗哗”的流水声,大厦为环型建筑群,楼层不算高,呈椭圆形状的阳台,错落有致,通透感很强,与沪上的华亭宾馆颇为相像,始知早年陈香梅来沪为何总爱入住华亭宾馆。

陈宅迎面的墙上挂着一幅精美的鹰击长空巨画,是抗战时期中国画家赠送飞虎队司令陈纳德将军的。在宽敞的客厅坐下,环顾四周,正面是一个顶天立地的柜子,里面陈列着不少来自祖国各地的精美工艺品,如龙泉青瓷瓶、唐三彩骏马等,琳琅满目,美不胜收。右侧墙上悬挂着陈纳德将军的大幅油画。陈香梅身着红牡丹花上衣,手拄藜杖,笑盈盈地向我们缓缓走来。我赶紧起身相迎,她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连声道:欢迎钱先生。

坐下后,陈香梅说,她在华府饱尝艰辛和磨难,什么世态炎凉,人情冷暖,见得多了。陈纳德将军去世后,她的办公室立马被换,搬到了一间狭小阴暗的房间。美国是一个最现实、少人情味的国度。那时,她带着两个年幼的女儿,只身闯荡华府,从乔治城大学语言系翻译员做起,白天翻译研究,晚上教中文,选修英文演讲,一步一个脚印,以华人女性特有的聪明、勤奋、坚韧,努力打拼,终于一点点为世人所接纳。1962年肯尼迪总统亲自任命她为中国难民救济总署主席,成为第一位在华府出任高官的中国人。从此开始,她步入政界,成为自肯尼迪以后的八位美国总统的朋友和高级顾问,多次出任总统特使,穿梭于中美之间、海峡两岸,为中华民族的崛起,呕心沥血,牛马奔走,赢得了极大的声望。

(陈香梅与陈纳德结婚时合影)

陈香梅的女儿陈美丽告诉我,妈妈年事已高,她的不少亲友都先后离世,现在真有点寂寞和孤独,过去喜欢打桥牌,如今要找合适的搭档也非常困难。但她生活很有规律,每天坚持在房间里来回走动,锻炼身体。每周两次由保健医生指导她做运动操,帮助她恢复腿功能。每周准时去理发室做头发,去教堂做礼拜,偶尔还会去中国饭店用餐。最可贵的是,妈妈至今保持阅读的习惯。说着,陈美丽从卧室里拿来了《陈香梅回忆录》,她说,妈妈现在最爱看自己写的书,常常会沉浸在思念之中。女儿的这句话惹笑了陈香梅,“我这是对老友及昔日苦难生活的回忆。”她说。陈香梅有着品不完写不尽的丰富人生,但她始终自视为文人,一生笔耕不辍,共出版散文集《遥远的梦》、回忆录《留云借月》、自传《一千个春天》等多种著作,这些都是值得她一辈子反复咀嚼而回味无穷的。

我向陈香梅赠送了刻有“名标青史”紫砂壶和大红“寿”字书法作品,凝视着“寿”字,陈香梅和大家一起唱起生日歌。一曲终了,热情犹在,陈香梅又与大家高歌一曲《掌声响起》。

(陈香梅与陈纳德迎来千金)

在华府与陈香梅聊叙,不知不觉二个多小时过去了,应该告辞了。坐在软沙发里的陈香梅站起来颇为费劲,同行的诸暨老乡戚艺千女士见状,热心地提议换个硬皮沙发,可坐得舒服点,诸暨生产这种沙发,可托运过来。陈香梅笑道,沙发的颜色就选择中国红吧。

陈香梅始终眷念祖国的进步和发展,她说中国真的强大了,记住被欺辱的历史,世界上希望中国好的,只有华人,我们希望娘家好,因为我们身上流淌着中国人的热血。临别时,陈香梅再三嘱咐:中国人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我与陈香梅交往了整整26年,成为忘年交,从她的言行举止我深深地感到:一个人的内心有多强大,人生就会有多坚挺。陈香梅说她还想再回祖国看看,我热切地期待着。(钱汉东)

原载2016年6月18日新民晚报夜光杯

编辑:徐婉青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