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暗中对话(一):争取与光明世界平等对话的机会

在黑暗中对话(一):争取与光明世界平等对话的机会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姜燕   2018-04-09 09:40:00

闭上眼睛,站立1分钟,可能你会发现失去平衡;走上10步,也许你立刻觉得这个世界危险重重。在光明的世界里,很难理解黑暗里的生活,更不知他们渴望被理解。视障者,以常人难以置信的努力,争取与光明世界平等对话的机会。张平,无疑是当中的佼佼者。

图说:张平在黑暗中发掘感官潜能。周馨 摄

他是“老大”

张平,敦实的身材,自信的谈吐,在电脑上迅速调用各种资料的他,让人时常恍惚,他是位视力正常的优秀青年。只有他抬起头,微微凸起、发白的眼珠才会告诉外界,他是一个视障者。

1982年出生的张平现在的身份是德国社会企业“黑暗中对话”上海区总经理,这家1988年创立的公司2011年落户上海,它致力于创造一种黑暗的环境,让大众领略黑暗的力量。这一理念的影响逐渐扩展,2015年开始,中国开始了一系列与黑暗有关的视障公益活动。

图说:张平制作的网站,盲人玩家在此分享经验。周馨 摄

“盲人教练带领视力正常者进入全黑的环境,让他们体验在森林里、马路上、咖啡馆的场景。最初他们会如履薄冰、小心翼翼,但离开时却意犹未尽,满面笑容,甚至对黑暗的世界恋恋不舍,似乎在黑暗中发掘出了自己不同感官的巨大潜能。”这当中,包含着张平一直想让人们感受到的来自黑暗世界的平等的呼唤。

2010年,这家企业落地中国之初,对外界信息极其敏感并勇于尝试的张平便应聘做兼职教练。那时,他和几位视障朋友开的淘宝店“用心创世界”刚刚创业一年,每天的下单量相当可观,几个人做淘宝客服也积累了不少心得,为视障者开过淘宝购物和销售课程,有了一定社会影响。

而他在视障者中的名气还不止体现在网店。在听游世界里,他被玩家们尊称为“老大”。2007年,尚在华东师范大学特殊教育系就读的他,自学计算机编程语言,凭一己之力创作出中国首款盲用单机电子游戏“双雕傲江湖”,一石激起千层浪,在视障者中好评如潮。几天之内,他的QQ几乎被挤爆,甚至有玩家从澳大利亚和日本发来消息,向他表示感谢。

迷茫无助

张平后来在TED的演讲舞台上说,七岁那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皮肤病,使他的双眼眼皮与眼球粘连,视力严重受损,15岁时视力完全丧失。他原本的爱好是创作漫画,最喜欢的漫画形象是孙悟空,失去视力那天,他正在画一幅美猴王率领众小猴在花果山上练兵习武的场景。疾病来袭的时候,美猴王的身体刚刚着色一半,但另一半始终都是空白的,而他的另一半人生也从此陷入黑暗。

图说:不少网站的验证码不方便盲人操作。周馨 摄

和每一个中途失明的人一样,张平的内心陷入了万丈深渊,“特别煎熬,特别痛苦”。与他一起开淘宝店的沈晨娴这样表达这种心情,“躺在床上20个小时不想下地,因为不知道下地自己还能干什么”,她大学时因青光眼反复发作失明。

张平把自己关在家里,过了封闭的三年,看不到任何希望。后来,听人说上海市盲童学校有高中,他才重新走出家门。盲校毕业后,他又考上了华东师范大学,虽然专业不是他最心仪的,但毕竟有了读大学的机会。

可是,上了大学并不代表未来将一帆风顺。张平是上海市第四届视障大学生,前几届学长中好几位因为视力障碍毕业即失业,让他对未来又极度失望,迷茫无助,不和同学交流,也不想参加社会活动。

“迷茫无助的大学生最容易找到的消遣方式就是打电子游戏,可我连这样的权利都没有。”张平在演讲中说。

图说:人行道狭窄,盲人通行不便。周馨 摄

2007年,他偶然接触到一款国外的音频游戏《TOP SPEED》,第一次知道电子游戏竟然可以“听”着打。在后来的学习中,他又接触到程序、代码,发现也可以通过读屏软件去操纵代码区。中国的读屏软件兴起于2000年左右,将屏幕上的文字用语音读出来,它的出现对视障者是一场技术革命,消除了他们与屏幕之间的鸿沟。

“既然我不能再用笔去描画,但可以在电脑上创造想象中的世界!”张平豁然开朗。

开发听游

在高强度地自学了一些计算机编程语言后,铁杆“金庸迷”的张平立即将在头脑中幻想了无数次的豪侠闯江湖故事搬上游戏,他开发的第一款名为“双雕傲江湖”的单机游戏问世,将香港著名武侠小说作家金庸的《射雕英雄传》和《神雕侠侣》两部小说加以改编、创新,设计了奇幻的穿越情节。

“当时只设计了一个测试版,在寝室内部玩玩的,没想到同学玩了都说好,帮我把它放到了网站上。”张平没有想到会收到汹涌如潮的反馈。自幼失明的人说,一直听别人说打电子游戏特别好玩,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这下终于尝到了;中途失明的人说,很多年没有玩过电子游戏,谢谢你让我又重温了旧梦……

看见这样的反馈,张平高兴吗?没有,他只觉得无比心酸。“这说明视障者的生活是多么单调乏味”。于是,他决定继续创作新的游戏。没有任何专业指导,全凭自己在网上找资料学习,C语言、C++、VC语言、多种编程技术……每天要听几千几万行代码,下午四点多课一结束,他就把自己关在学校特地为视障学生设置的资源教室里,泡在代码区,一直到夜里十一二点才回寝室。

近10年的时间,他独立开发了十余款单机游戏和联网游戏,建立了分享游戏资源的听游网,听游QQ群从建立之初便是1000人满员,直到现在。

很多人不仅玩游戏,更开始学习编程,有的还主动联系张平,共建团队,分担游戏制作任务。天津人张伟最早追随“老大”,2007年张平推出第一款游戏时他19岁,张平25岁,加入“游戏天下群”并参与新游戏的资料收集工作。2010年参与听游网初创,负责版面管理和资料收集。2013年起又作为联网游戏“都市道”团队成员,维护游戏日常运行等。河北的赵悦丞是推拿按摩师,业余时间是张平网游团队的内测员。起初他只是单纯的玩家,认识了张伟后,成为内测员。由于发现一个小BUG,并很好地组织处理,再以文字形式呈现,故得到张平的认可,加入团队。

不断尝鲜

编写电子游戏占用了张平的大量时间,但他似乎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希望做尽可能多的尝试。淘宝店渐渐从销售实物转为销售服务,合作者沈晨娴注册了一家电子商务公司创业,专门接单外包网店客服服务,也成为一时的美谈,张平则渐渐淡出。2013年底,他又开始尝试笔译,帮人翻译与视障相关的医学和特殊教育文章等。

“盲人笔译全靠听读屏软件读的英语,但那和你们听到的完全不一样,语音机械,速度超快,没有停顿,听起来非常困难,真的很累。”张平说,最初翻译1000字要耗费一个下午时间,经过几年的磨练,已大大缩短,仅需两小时。上下班时,张平都会戴着耳机听英语,常常坐过站。

TED演讲是他的另一个舞台。第一次获得登台演讲的机会,他相当紧张,因为一直以来他的声音就被老师们说“太闷,没法授课”,这对一个视力不好的人是相当大的打击。后来他一直注意锻炼自己的说话能力,但站到公共舞台上演讲,依然是很大的挑战。“只看到国外有视障者上台演讲,身边也有同事演讲过,此外就再也没有了,毕竟这样的机会非常少。”张平说。

两个多月的时间里,他找老师为他培训,寻找在舞台上演讲的感觉。视障者在舞台上演讲,很没有安全感,因为他面对的是全黑的世界,看不到观众的表情,得不到及时的反馈,难以对自己的演讲效果形成判断和调整,更无法借助PPT,全靠语言支撑全场。

最后,张平拄着一根手杖站到了舞台中央,这让他在舞台上找到了一个支点,他开始很坦然地自嘲“这一刻,我站在台上,用一句成语形容就是目中无人”。

从中文演讲到英文演讲,张平的一次次尝试不仅让自己获得了成就感,感受到了自身的价值,更为视障者与视力正常人之间搭起一座座桥梁。在盲校和华东师大两所母校为学弟学妹们演讲时,也让他们从中获得启迪,重新思考自己的人生。

“这也许就是我做这些事情的意义吧,对身边的人有所启发。”张平说。

无奈关服

张平的听游从未收费,很多人劝他商业化,可他不想剥夺了收入本就拮据的视障者娱乐的权利。但仅凭他一己之力很难撑得太久。2015年年底,他结婚了,很快有了一个小男孩。家庭的负担渐重,无论是经济还是体力。

“实在没有时间和精力再更新网游。”张平无奈地说。去年10月底,他只好忍痛关掉了心爱的网游服务器。关服那天晚上,他在游戏群里一再向玩家们道歉、道别,发红包,最后的狂欢之后,他关闭了服务器,留下了一则公告。

关服两三天后,有个国内的玩家在游戏群里说,“昨晚梦到服务器重开了,高兴得爬起来看,结果发现还是关着的,才知道是场梦,特别失落。”

“没有人比他更想重开服务器。”赵悦在收到一个来自国外的听游程序员发来的消息时这样回答。这名国外程序员托赵悦转答了对张平的敬意,表示张平的网游“都市道”是他玩过的最好的听游之一,希望有一天能够重新开放。

如果有资金,有时间,张平希望带一个专业团队,共同开发听游。最近,北京一个社会创新团队“展翼计划”找到他,邀他担任听游创作讲师。这也许是他重回听游的起点吧,张平对此抱有很大希望。

曾有个视障的母亲对张平说,她能和儿子一起打“植物大战僵尸”游戏了,甚至还会让儿子体验一下听游版;还有一个学妹说,寝室里的同学打游戏,她也能插上话了。张平说,也许这就是他这么多年一直沉迷于此的原因吧,给视障者创造一个平等对话的机会和平台,改变人们与视障者之间的相互关系。

新民晚报记者 姜燕

相关链接>>

在黑暗中对话(二):“最担心毕业后就失业”

在黑暗中对话(三):视障者也能当网店客服

编辑:吕倩雯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