爨体风格拙中带巧,曲靖爨碑卓尔不群

爨体风格拙中带巧,曲靖爨碑卓尔不群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叶兆言   2018-08-04 16:11:58

云南曲靖的爨宝子碑和爨龙颜碑在总共仅11项的国家“石刻及其他”重点文物名单中排名第二和第三。

1961年国务院公布第一批国家重点文物名单,“石刻及其他”一项,共有十一处,其中爨宝子碑和爨龙颜碑,排名第二和第三。两块碑竟然都在云南,都在曲靖,说到这个,当地人难免得意。不过,它们与排名第一的西安碑林,数量上是严重不对称的。

毫无疑问,光一个碑林,足以稀释二爨的含金量。还有那些不在名单中的著名石刻,譬如瘗鹤铭,譬如泰山金刚经。不管怎么说,曲靖能拥有这么两块爨碑,没理由不骄傲。说老实话,要到曲靖,最向往的就是去拜访二爨,一说起要去看看爨宝子碑,看看爨龙颜碑,忍不住有些激动。

一个热爱文学的写作者,很容易找到与二爨的相通之处。爨宝子也好,爨龙颜也好,两块碑的共同特点,都是不隶不楷又隶又楷,古气盎然。喜欢二爨的拙中带巧,喜欢它的卓尔不群。事实上,我对排名并没多大兴趣,知道名气很大,知道近现代许多大书家都特别推崇。

在这两块爨碑上,更多的是一种特立独行的诗意。这种诗意不仅是“卓”,而是不群,与众不同。尊碑卑帖在晚清很有市场,其中关键,是大家无法再忍受千人一面馆阁书体,都不愿意再像唐人和宋人那样写字。关于书法,谁的字应该排第一,没什么硬道理。萝卜青菜各有所爱,重要的是有特点,仿佛十九世纪的文学名著,无论多优秀,我们作为新一代写作者,必须要有自己面目,卓不卓,优秀不优秀,那都是别人说了算,最重要的,还是自己的“不群”。

碑学之盛源于晚清,最极端的就是康有为。他称赞爨宝子“朴厚古茂,奇姿百出”,对爨龙颜更是好话说尽,在《碑品》中列为“神品第一”,下画如昆刀刻玉,布势如精工画人。面对二爨,我心里一直在琢磨,在回味。记得有一次,完全无意中,发现康有为的高考试卷,小楷十分漂亮,既然小楷写得那么好,为什么还要反对唐人的楷书呢。

康有为弟子徐悲鸿的观点,一脉相承,他表扬胡小石先生的字,说镕铸两汉晋魏,突过隋唐名家,而宋人的字写不好,显然是“太乏工力”。为了夸胡小石,徐悲鸿不惜损一下唐人宋人。前辈书家把字写好太容易,近代书法名家李叔同,就曾反复临习爨宝子,他或许正是从二爨中得到启示。

隔着玻璃框,恨不能亲手去抚摸一下,毕竟看实物与看拓片,完全不一样。在爨宝子碑前,我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冲动,回家以后,不管像不像,一定要洗手沐香,认认真真临习几遍。

最后说一句,爨体能够独尊南境,太幸运。在曲靖街头,到处可以见到爨字风格的招牌,它已经成为这个城市的符号。(叶兆言)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