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东师大觅光华大学最早校史纪念石碑,家国情怀永留史册

华东师大觅光华大学最早校史纪念石碑,家国情怀永留史册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王蔚   2019-05-24 12:03:12

今天上午,华东师大校友郭廷芳、张束夫妇向学校捐赠一块额名为《王省三先生暨费佩翠夫人昭德之碑》。此碑为华东师大前身光华大学在建校五周年之际,即1930年6月3日校庆日竖立的纪念亭和纪念碑,系为表彰外交家王省三夫妇捐赠沪西家族田地为校地而立,以表垂之久远。

图说:王省三 来源/华东师范大学供图(下同)

华师大档案馆馆长汤涛介绍,此纪念碑高153cm,宽66cm,厚11cm;碑身文字由光华大学国文系教授、钱钟书之父钱基博撰写,童斐(字伯章)书写并篆额。碑刻整体完整,仅少量文字漫漶不清;该碑原竖立在光华大学大西路(今东华大学)校园内的碑亭内。1937年“淞沪抗战”爆发,光华大学遭遇日军毁灭性轰炸,碑亭、碑座以及校园建筑被炸塌,石碑也由此下落不明。89年后的今天,碑身意外重现世间。这块碑石,是华东师大目前发现的光华大学最早的校史石碑文物。

图说:华东师大目前发现的光华大学最早校史石碑文物

兹录《王省三先生暨费佩翠夫人昭德之碑》全文如下:

我光华大学肇造五稘纪念之日,乃树碑于校之北方,额曰“王省三先生昭德之碑”,而委无锡钱基博以文于石:

昔在十四年之六月有三日,我同学五百五十三人,既以不忍于父母之邦,不为卜舫济所容,望门投止,以棲徐家汇之复旦中学。瞻顾四方,蹙蹙靡所骋!

先生有贤子曰恩照、华照,生长纨绮,攘臂同仇,而不诱势利,不为柔脆,固难能已!疾痛惨怛,则以归命于父母。于是先生奋而起曰:“我随节欧洲,横大西洋以抵美,足迹无不之。几见有国人不能自教其子弟,而拱手受成于外国人如我国者!儿曹幸少安无躁!我有先人之墓田,经之营之,足以辟黉舍。为我留一穴归骨,以从先大夫于九京也!”夫人费佩翠,嫓德均懿,以克赞于夫子之闳雅。而于是劳之来之,匡之翼之,以启佑我光华大学,则是先生之有大造于我也!《传》不云乎:“何德不报!”而况先生,宏此远谟!用铭贞石,允昭大德。为德不卒,昔贤所戒!树德务滋,先生有焉!

先生,上海王氏,名丰镐。弱冠之岁,尝为吾邑故太常寺卿薛庸庵丈所赏拔,随轺四国,象鞮是寄,用以起家。历官有绩,为世所称,不具著也。

时在民国十九年六月三日,宜兴童斐书并篆额。

可以说,没有王省三,就没有光华大学。正是他捐出自家在上海大西路(今延安西路)65亩墓田作为校基,才有了光华大学后来的传奇。在王省三七十六年的人生中,驰骋政、教、商三界,历经晚清、民国二个朝代。他精通洋务,坚持维护国家权益;热心教育,坚信以教育兴国强国。

王省三(1858~1933),名丰镐,号木堂,上海法华镇人。吕思勉先生曾专门撰《王省三先生小传》。30岁入京师同文馆(清末第一所官办外语学校,以培养外语翻译、洋务人才为目的),两年后以翻译兼随员身份出使英法意大利等国。使欧期间,专程到英国伦敦一所大学学习。六年后,又去美洲游历。回国后协助清政府矿务大臣盛宣怀办理交涉事务。1900年,他被任命为驻日公使馆参赞,后改任驻横滨总领事。1902年应壬寅科乡试中举,以参赞出使考察各国政治。1906年归国,赴浙江总办全省警察及洋务局。1918年至1925年任北洋政府浙江交涉使、外交部浙江交涉员(即外办主任),办理过收回西湖等有关权益的交涉工作。游历欧美多年,操办洋务多年,王省三一直在思考,拿什么来拯救积弱积贫的国家?一腔爱国情,化作教育强国梦。他一直都很关心教育并参与其中,1904年,他任闸北飞虹义务小学堂总董,出资助学,将筹集的办学资金代为生息,以充常年经费。1906年,法华义塾改组为新学堂,是中国早期新学之一,他被推举为议长(首席学校董事)。

新民晚报首席记者 王蔚

编辑:易蓉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