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解放70周年 | 我所知道的上海解放前夕的一些事

上海解放70周年 | 我所知道的上海解放前夕的一些事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刘胜利   2019-05-27 14:41:44

一晃70年过去了,那时我还不到4足岁,上海解放前夕的一些事,有些是大人告诉我的,有些是我亲眼看见的,至今都印象深刻。

那时,我家住在天潼路乍浦路口的天潼大楼4楼。现年90岁的阿姨告诉我,当时老百姓提心吊胆过日子,物价飞涨,有时连米都买不到。

解放上海的战斗打响后,溃退的蒋介石军队占领了天潼大楼。天潼大楼在当时是附近的最高建筑,离苏州河、河上的乍浦路桥只有一箭之遥。蒋军在7层楼的楼顶、每层楼的窗户上都架起了机枪,企图凭借地理优势负隅顽抗。他们还在乍浦路天潼路口、乍浦路桥上修筑工事。阿姨亲眼看见乍浦里弄堂的一个小伙子跑出来看稀奇,被蒋军抓住强迫他修建工事,小伙子不肯,想逃回去,结果被蒋军一枪打死。蒋军还冲进我父亲4楼中宁公司的办公室。我父亲(著名诗人沙金,原名刘稚德)是进步文化人,他对当时老百姓苦难的生活有深切的体会,在报刊上常常变换沙金、谢霞、佳禾等笔名发表进步作品,引起了当局的注意,有一次,一个身份不明的人找到我家附近,佯称:“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个叫沙金的,他文章写得很好,我们想请他去教书啊。”此人被母亲、阿姨还有邻居以“没有这个人”为由挡了出去。父亲还参加过掩护、营救被捕中共地下党员的活动。蒋军冲进他办公室时,办公室里正好有两个装着父亲珍藏的马克思、毛泽东、艾思奇、范文澜等写的进步书籍的皮箱,情况万分危急,父亲急中生智,说:“我把箱子拖走,好让你们在这里打地铺。”说着立即把箱子拖到走廊的黑暗处,躲过了一劫。

很快,蒋军的抵抗土崩瓦解。解放军越过了苏州河。阿姨告诉我,乍浦路桥战斗不激烈,四川路桥上的战斗也不像电影《战上海》描写的那么激烈。后来我查资料才知道,解放军来到四川路桥南岸时,桥上重兵把守,桥北岸邮政大楼上全架着机枪,如果硬冲必定伤亡很大。迟浩田上将当时是解放军某部的连指导员,他带领2个战士从地下排水道潜到苏州河北岸,并潜入邮政大楼敌军指挥部,活捉了敌上校副师长,迫使敌副师长打电话下令守军放下武器投降,结果北岸的1500名蒋军全部投降,解放军顺利越过四川路桥。阿姨告诉我,新闸路桥的战斗非常激烈,双方伤亡很多人。她当时只有20岁,胆子大,在战斗刚结束时还赶到新闸路桥观看。

天潼大楼的蒋军仓惶溃逃,逃跑时还抢了一些居民的东西。我清楚记得,我在楼梯旁看见一群蒋军从楼上抢了一包包东西下来,居民追出来,他们还回头嬉皮笑脸说“再会,再会!”阿姨告诉我,天潼大楼对面的一家卖鞋子衣服的商店被蒋军一抢而空。没来得及逃跑的蒋军全部投降,我看见他们举起双手,有的还嚎啕大哭,枪支弹药丢在楼梯上。

父亲抱着我在窗户上观看,解放军从乍浦路桥冲过来,贴着对面的公济医院(解放后是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墙壁前进,晚上他们就在人行道上休息露宿。

当晚,苏州河北岸还有枪声,父亲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在灯下奋笔疾书,怀着对新生活美好的向往写下了一首诗“欢迎你,人民解放军!”写好后,父亲把诗稿揣进怀里,要把这首诗送到《新民报》晚刊发表。母亲再三关照“要小心”。父亲说:“不怕,不怕!”他戴上礼帽,穿上大衣,简单化了下装,就穿过乍浦路桥,向河对岸圆明园路当时的新民报社走去。

5月30日,《新民报》晚刊发表了父亲的这首诗,成为最早在报纸上发表的欢迎解放军的诗歌中的一首。“欢迎你,人民解放军/你解除了反动匪徒的武装/消灭了十恶不赦的特务混帐东西……/今天,我们背伸直了/我们的精神上再也没有威胁/再看不见,听不见王八蛋们的“绑票”/非刑拷打和野蛮的屠杀/……你和我们才真正是自家人……我们全体解放区的人民和上海市的人民向你们致敬……”这首诗表达了父亲及老百姓对上海解放无比欢欣和对解放军无比热爱崇敬的最真诚的感情。(刘胜利)

编辑:史佳林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