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科学会堂的老房子

上海科学会堂的老房子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薛理勇   2019-11-09 21:40:22

上海科学会堂与复兴公园比邻,都是上海的地标。近日,上海科学会堂的老洋房被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它的名气越来越大,于是,许多人希望知道复兴公园和科学会堂老洋房更多的故事。

复兴公园的故事

旧上海有租界。一直到1900年前,上海法租界的西界在一条叫做“周泾”(相当于现在西藏南路的北段)小河东岸,1900年,法租界扩张成功,西界延伸到现在的重庆中路。也就是这一年,北方爆发了义和团运动,义和团的“扶清灭洋”口号得到慈禧太后的支持,战火向南蔓延到长江流域,威胁到英、美、法等国的利益,他们以“保护侨民利益”为由,准备派遣兵舰进入长江。两江总督刘坤一、湖广总督张之洞本来就反对慈禧太后扶植义和团,他们更清楚“请神容易送神难”这个道理,一旦外国兵舰进入长江,再要“请”他们出去,一定是难上加难的事。为了维护长江流域局势,保障租界和侨民安全,遂令上海道台余联沅与列强签订了《东南互保条约》和《保护上海城乡内外章程》,明确了上海及长江流域各自负责保护的区域和责权,规定租界由“各国巡防保护”,租界外洋人的教堂由 “中国官员妥外巡防保护”,实际上就是允许外国增派驻军,保护租界。当时,上海租界的面积不大,于是,外国人以此为借口,向上海道台申请,在租界的外面租地建立兵营。

图说:1901年的地图,现在的复兴公园是“顾家宅兵营”

法国兵营在“八仙桥外国坟山”(所在地就是后来的淮海公园)的西面,这里原来是一个叫做“顾家宅”的自然村落,于是被叫做“顾家宅兵营”(Camp de Kou-Ca-Za)。领兵的法国军官陶尔斐司(Dollfus)修筑了一条连接兵营与罗家湾路(今重庆南路)的小路,这条路就被叫做“军官路”或“陶尔斐司路”,也就是现在雁荡路以东的南昌路。

图说:1918年地图,兵营变成了法国总会和公园

义和团运动犹如一阵烟火,刚形成气候就被消灭了,1901年,清政府被迫与列强签订了《辛丑条约》。根据规定,外国驻军必须遣散、撤离,于是,法租界公董局向上海道台申请,希望买下这块土地,在这里建造法国人的公园。上海道台认为,废弃的兵营也派不上用场,爽快地同意了,于是,公董局就开始大兴土木建造公园,1909年建成后对侨民开放,外国人称之为“French Park”,中国人称之为“顾家宅花园”、“法国花园”等。1943年,改名为“复兴公园”。

图说:法国花园,摄于上世纪30年代

法国花园占地面积136亩,法国式园林,花园内有宽敞的草坪和林荫道。1911年,一位叫做环龙(Vallon)的法国飞行家应某商事机构之邀来上海做商业性飞行表演。5月6日的飞行表演中,飞机在跑马厅上空盘旋,因机器故障而机毁人亡,一年后,法租界公董局在法国花园里建立“环龙纪念碑”。

图说:法国公园里的环龙纪念碑

另外,在1901年的地图上可以发现,在法国兵营的北侧有一条不知名的河浜,当年,法国人在河浜上搭建了几座连通兵营的桥,后来,公董局填浜筑路,取名为“环龙路”,即现在雁荡路以西的南昌路。

法国总会老洋房

公董局在建设法国花园时预留了花园北侧的一块24亩土地,1904年,以公董局董事会成员为主,联合上海的法国商会及名流组织了一个Cercle Sportif Francais的社会团体,对应的中文名称是“法国球场总会”或“法商球场总会”,也被叫做“法国总会”。法国总会的主建筑坐北朝南,出入口开设在环龙路上,南立面面对大块的草坪,草坪被分割出几个网球场,人们可以在房子的阳台上观看网球比赛,南侧有竹篱笆与花园分割,有小门相通。

图说:1904年的法国总会

1910年,外滩2号的英商上海总会新楼落成,1907年3月,外滩22号的德国总会揭幕,美轮美奂的建筑,典雅豪华的装修,精益求精的设施使法国人望尘莫及,于是,1917年在公董局法国建筑师万茨(Wantz)和博尔舍伦(Boisseron)主持下对法国总会建筑进行扩建。扩建工程原则上保留原来的建筑,向东西两侧加建新建筑,使建筑东西长度达到130余米。扩建后的主楼以中央为中轴线,两翼对称,中轴线加建钟楼和前置的露台,两边的屋面盔式折坡,即所谓的“孟莎式屋顶”,比原来的立面更气派、更豪华。

图说:1917-1926年的法国总会

法国总会的出入口设在环龙路上,进门就是宽敞的扶梯,通往左右两侧,扶梯有铸铁栏杆,是用法文字母C.S.F.组成的图案,即Cercle Sportif Francais的缩写;出入口面对朝南的大彩绘玻璃窗,阳光透过彩绘玻璃射入室内,光线变得柔和温暖,营造出一派愉悦、祥和的气氛;在彩绘玻璃上还能找到法文“Orphlinat de Tou-Se-Ve 1918”(土山湾工艺局),看来,这是向土山湾工艺局定制的,这大概是上海唯一已知的有标记和制造年份的土山湾工艺局生产的彩绘玻璃,文物价值特高。

图说:土山湾工艺局彩绘玻璃

中轴线两侧的底层和二层设计有宽敞的走廊,分别设有开仑(carom,即法式桌球)、斯诺克(snooker,即英式桌球)、保龄球房(bowling,以前叫做“大弹子”)、酒吧间、舞池、击剑房、更衣室、大餐厅等。法国总会的规模、设施和建筑样式足以与外滩的英商上海总会、德国总会媲美,于是,改造后的法国总会成了在上海的法国侨民的骄傲。

图说:1937年,法国总会地址是环龙路55号

在此之前,德国人在宝昌路(淮海中路)有一个“花园总会”(Deutscher Garden Club),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德国和法国成了敌对交战国,也是在这一年,上海法租界扩张成功,德国花园总会所在的地方划进了法租界,于是,法国人捷足先登接管了花园总会,其中一部分建设为法国总会(今花园饭店),于是上海就有两个档次相当的法国总会。不久,公董局就把环龙路的法国总会部分作为公董局学校(Municipal School)和法国人学校(College Francais),草坪仍然作为网球场使用。

图说:1947年地图,法国总会位置是法国人学校

 

法国总会变成了科学会堂

1949 年后,原来南昌路的法国总会一度成为上海市文化局办公用房,1957年改为科技工作者活动场所,陈毅市长题书“科学会堂”,镌刻在大门口,1958年,上海成立上海市科学技术协会,“科学会堂”成为科技协会会所,并成为上海地标性建筑,知名度极高。

图说:修缮后科学会堂的南立面

1949年后,科学会堂有多次修缮。2010-2012年由上海现代建筑设计(集团)有限公司建筑设计大师唐玉恩带领历史建筑保护设计院担当保护修缮设计。唐大师先后主持过无数老房子的修缮设计,外滩的英商上海总会、沙逊大厦就是在她的支持下完成的。法国总会老房子修缮经过无数次讨论、评审和修改,修缮设计在尊重建筑原结构形式的基础上,拆除后来加建的建筑和建筑物,参照历史图纸并根据实际使用需求,恢复宽敞的大空间格局,针对科学会堂今后的使用,将建筑划分出对外会务、展示、接待等公共空间和内部办公空间,以门禁分割,使历史建筑的保护和利用得以完美结合。科学会堂的保护修缮获得上海市建设工程“白玉兰”奖、全国优秀工程勘察设计行业奖建筑工程一等奖、全国优秀工程勘察设计行业奖传统建筑二等奖、上海市建筑学会第六届建筑创作奖优秀奖等奖项。2019年,“科学会堂”的老房子被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足以显示,善待历史建筑、保护历史建筑、合理使用历史建筑的重要性和必要性。(薛理勇)

编辑:史佳林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