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瞬间 | 只要任务来了 我们医护人员每个人都是战士!

医瞬间 | 只要任务来了 我们医护人员每个人都是战士!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左妍   2020-02-05 11:26:00

仁济医院发热预检处.jpg

图说:仁济医院发热预检处 采访对象供图(下同)

一场来势汹汹的疫情,让许多医务人员日夜坚守一线。在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有这样一群护士,身处防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一线,日夜守护病人健康。“很多人突然被隔离,身心都经受着煎熬,这时候他们孤立无援,更需要我们照顾。”仁济医院日间二病区护士长陈璐琪的话,彰显许多白衣天使的责任和爱心。

护送病人:我是男的,该我去陪!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被送进仁济医院急诊室,那时,上海还没有公布首例确诊病例。他咳嗽厉害,呼吸急促,CT影像提示病毒性肺炎。“马上隔离!”命令下达那一刻,急诊室秒变战场。

老先生从湖北回沪,肺部感染情况较重,很快就用上了无创呼吸机。另一头,医院立即要求腾出隔离病房,火速将疑似病人运去,并通知疾控部门来采样。“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真的来了,其实还是有点紧张的。”急诊科男护士范长青说。

1月22日,病人确诊,隔天即被送至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范长青说,护士长立刻决定自己陪同,已经穿戴好准备出发。此时,他主动请缨,“我还没结婚,又是党员,还是个男的,这时候应该我先!”他说,护士长有高血压,这些天又劳累过度,不忍心让她如此辛苦。

范长青(右).jpg

图说:右为范长青

晚上9时许,120急救车出发。范长青一路陪在患者身边。“他插管治疗了,还显得有些烦躁。”路上,病人血压突然下降,静脉留置针的导管阻塞了!范长青很快处理完毕,抵达公卫中心时已是次日凌晨。他说,小小的密闭空间里,眼前的危重患者仿佛就是他的全世界。“什么都没想,只希望把他平安护送到那里。”

难忘春节:5天只回家10小时

仁济医院的新冠肺炎隔离病房,刚开始是日间病房临时改的。日间二病区护士长陈璐琪说,她的团队还没有经历过这样大的“挑战”。1月22日争分夺秒布置好,晚上10时就迎来了第一批疑似病人。“科室里很多人都还没有穿过隔离服。我是护士长,自然要第一个进去。”

陈璐琪.jpg

图说:陈璐琪教穿脱隔离服

陈璐琪为20多岁的武汉大学生小赵(化名)采血。他放假后来上海旅游,想不到发烧咳嗽,来医院后直接被收治。小赵很配合,他说自己也猜到了结果。在进行采血、鼻拭、咽拭、采集痰液等步骤时,陈璐琪的护目镜还起雾了。对于一个有着17年工作经验的护士来说,采集标本原来只要二三分钟,但这次,全副武装的她花了近20分钟。

陈璐琪出来后,还教会了其他护士如何穿脱隔离服,做好万无一失的防护。疾控来采样的老师教她一个小窍门,“抹一点点洗手液在护目镜内侧,它就不起雾了。”

过年那几天,是陈璐琪最忙的日子。她不曾想到这场战役拉得那么长。5天时间里,她只回了一次家,拿了换洗衣服,呆了10小时,陪了一会儿年幼的孩子。陈璐琪2003年参加工作,彼时非典战役刚结束,想不到17年后自己也能“挑大梁”。她说,只要任务来了,每个人都会化身无畏的“战士”。

两个患者:换位思考,学会尊重

70岁的上海阿婆,耳朵不好,戴着助听器,来时已有了肺炎症状。儿子说,母亲有支气管炎,天冷了容易反复。阿婆很快就被当作疑似病例收进了隔离病房。“工作那么多年,我第一次遇到过态度这么好的病人!”护士刘瑾说,好到什么程度呢?“不管你做什么,包括采血,对讲机沟通,她都要反复说谢谢你、麻烦你,语气温柔,面带笑容,那是一种认可和尊重!”

在隔离病房,护士事无巨细地照顾着患者的饮食起居,因为此时患者能依靠、交流最多的就是护士。阿婆对此格外感激。后来,刘瑾再次上班时,阿婆离开了。她急忙向同事打听,所幸这位阿婆解除了隔离,已经到其他科室去了。

刘瑾和护士长陈璐琪,都还记得另一位疑似病人,从武汉来上海探亲的阿姨。她就诊时即被隔离,想不到非常不配合,情绪激动,还一直吵着要回家。她无法理解护士为什么要把她“关起来”,为什么采样报告一个多小时了还不来,为什么……“在这里,患者比我们更加焦虑、紧张和恐惧,所以我们要疏导患者的负面情绪,让他们积极配合治疗。”刘瑾说。这位阿姨后来还在洗手间摔了一跤,院方还为她找来专家评估,隔离治疗,缝合了伤口。

刘瑾.jpg

图说:刘瑾放弃休假

其实,刘瑾本来一月中旬就请假了。在浙江老家的妈妈突发脑梗,情况不好,她本想着回家陪伴。而如今已绝口不提“回家”二字。“我也想妈妈,但穿上防护服,心里就装不下别的了,满脑子就一件事——护理好病人。”

姐妹齐心:今年又不回家了

急诊科护士胡秋颖6年没回家过年了。今年早早打报告,申请休假回老家,还要给10岁的女儿过生日。一切都“想得美”,生活很快就被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

那天轮到她值班,来了一个发高热病人,说是慢阻肺,年纪大了,病情进展很快,马上就上了呼吸机。在做流行病学调查的时候,家属坚称病人没有去过武汉,也没有接触过疫区病人。但CT不会说谎,肺部大范围病灶,一切都提示着“高度疑似”。胡秋颖说,“患者不是敌人,医生护士绝不会也不可能抛弃患者。但如果瞒报漏报,不配合流调,整个防控工作就会受阻。”最终,家属表示,老人曾去过武汉,可能是在当地染上了新冠肺炎。

胡秋颖.jpg

图说:胡秋颖正在忙碌

整个农历春节期间,病人特别多,胡秋颖第一次遇到这么重大的考验,内心还是有些忐忑。“一开始觉得两个小时都是强撑,现在我穿着防护服四五个小时也没问题。”胡秋颖2004年参加工作,堂妹也在上海的医院工作,疫情当前,两人都没回家过年。

新民晚报记者 左妍

编辑:杨玉红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