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论坛丨再燃贸易战 美欧究竟为何而争?

环球论坛丨再燃贸易战 美欧究竟为何而争?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丁纯   2020-07-02 17:08:32

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日重启美欧贸易战,威胁要对价值31亿美元的欧洲输美商品征税。

经济体量庞大、频爆贸易摩擦的美欧会如何“演绎”这场贸易战?

本期论坛特请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中国欧洲学会副会长丁纯教授来作解读。

贸易战不只是利益之争

:美国为何选择此时重新对欧加征关税?

:首先,美国重启此轮加征关税最现时的原因,恐怕还是与大选相关。作为一个将竞选连任当做头等大事的“商人风格”的总统,特朗普目前至少有三大困扰:一是在全美肆虐的新冠疫情;二是因非裔男子弗洛伊德之死而引发的“黑人的命也是命”反种族歧视抗议席卷全国;三是伴随而来的严重经济后果。疫情和抗疫活动吞噬了他曾引以为傲的经济增长,还导致了惊人的衰退和失业。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新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预测,美国经济今年深度衰退8%,4月失业率飙升至创纪录的14.7%。而这些也在一定程度上打乱了特朗普的连任计划。最新民调显示,他落后于对手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12个百分点。因此,他必须竭力迎合选民,继续演绎“美国被其他国家占便宜”的叙事,以维护自己的美国利益代言人的“人设”。美国中部农民、卡车司机等正是特朗普的主要票仓,对欧啤酒、橄榄、杜松子酒和卡车等产品加征关税,正可以巩固票仓。

其次,这是美欧以往在飞机制造、数字税等领域缠斗的持续,反映出美欧产业间的竞争博弈和长期攻守,也是它们长期以来贸易结构性矛盾、产业竞争以及关系曲折变化的突出体现。多年来,美欧贸易存在明显的失衡现象:在货物贸易方面,欧盟长期维持对美顺差,且呈扩大趋势,2018年高达1391亿欧元;双方货物主要品类高度相似,产业内贸易特征明显,相互竞争尤为激烈。这种失衡对于强调美国利益优先的特朗普来说是难以接受的。他上任以来已经就钢铝、汽车、飞机、农产品、能源等产品屡屡向欧洲下手。其后则是产业、利益和政策之争:钢铝,洗牌施压和政治选票需求;飞机,打压空客为波音解套;农产品,打破欧盟高税率、高补贴、高壁垒以增加美国农产品的市场准入;能源,遏制俄国,争取欧盟市场。而新起的美欧有关数字税之争,则涉及竞争规则、利益分配和产业主导的归属等。欧洲则被迫奋起反击,双边谈打结合,堪称一波三折。

最后,这场贸易战尤其体现了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和欧盟在全球经济治理理念和争端处理方式等方面的差异。眼下的博弈不只是美欧利益之争,也是立场之争,更是理念之争。欧洲一体化是全球化的成功故事。即使在民粹思潮泛滥、逆全球化之风盛行的今日,欧洲主流也一直对经济全球化抱有乐观态度,秉承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强调遵循规则和谈判妥协,对包括世贸组织等国际组织的问题主张保留并改革。而特朗普政府恰恰相反,一再宣扬所谓美国遭遇不公、被占便宜的说法,动辄以加征关税等霸凌行为相威胁、极限施压;对于相关经济争端解决的国际组织和双边、多边磋商机制和途径,特朗普信奉“合则用,不合则弃”的原则,上台后即废止前任奥巴马主导和全力推进的《美欧全面经贸关系的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谈判,频繁退群,阻止世贸组织仲裁法庭法官任命,最近又退出经合组织框架下有关数字税的谈判。在美欧经贸争端处置上,美国出尔反尔,一再挑起冲突。尽管双方于2018年7月曾达成和解方案,但特朗普先是在飞机制造补贴,后是在数字税问题上,以对欧汽车、农产品等开征惩罚性关税相威胁,频频向欧盟和相关成员国发难。

双方都从各自需求出发

:飞机补贴和数字税争端又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从此番美国征税威胁和退出数字税谈判,可以清晰地看到此轮贸易冲突的两大焦点和抓手:飞机补贴和数字税,突出反映了美欧在贸易平衡、产业发展利益分配和相关国际规则制定权之争。飞机补贴是老冲突,而数字税是新战场。随着欧洲多国联合制造的空客问世对美国波音构成挑战,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美欧就开始互相指责对方为自家飞机制造业提供非法补贴。2004年飞机补贴问题正式升级并持续至今,双方一度诉诸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构。结果认定欧盟对空客、美国对波音均有补贴行为,诉讼互有胜负。而近来随着波音737MAX机型陷入困境和疫情负面影响,美方加紧施压,双方剑拔弩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欧洲民众对全球化导致分配不公的抱怨渐长、经济不振、财政税入捉襟见肘,以及欧盟欲重新凝心聚力,维护经济主权、改变国际不合理税收制度和支持数字产业、强化数据保护理念和改革全球经济治理秩序的背景下,包括法国在内的欧洲多国对美国科技巨头将其欧洲总部设在税制宽松、税率偏低的欧盟成员国,钻空子搞“合法避税”,以及垄断、隐私保护不力等行为的不满,2018年3月欧委会提出相关立法提案。就在法国计划对这些外国企业征收3%的数字税时,美国以惩罚性征税相威胁,随后双方展开谈判。但在即将达成协议之际,美国宣称要对欲征收数字税的10个国家展开301调查,并于6月单方面宣布退出,被欧洲视为是“一种公然挑衅”。

以美国视角来看,飞机也好数据也罢,美国企业凭借其先发优势占据了国际主导地位,一定程度上体现和延续了过往年代里美国所借以变相掠夺的全球不公平财富分配秩序。欧洲人试图用补贴、征税等方式削弱美国优势,培育本土竞争者,美其名曰“打击避税”“推进公平”,这是美国在利益上乃至情感上都难以接受的。就欧洲视角而言,美国为了维系其竞争优势,维护其赖以积攒巨额财富的国际经济秩序,对本国知名公司多加保护,损害了欧洲政府、企业和民众的利益,加剧了财富分配不公,还可能危害欧洲个人用户数据隐私,遏止美国对巨头的偏袒师出有名,理当改制约束。

GJ图

欧洲重新考虑许多事情

:美欧贸易战会多大程度影响美欧、欧洲自身的利益共同体?

:首先,此轮贸易摩擦无疑将恶化本已陷入低谷的美欧关系。特朗普上任以来,祭出“美国优先”的口号,政治上敲打欧盟及其主要成员国,鼓励英国“脱欧”,拉拢“新欧洲”;军事上以北约国家国防预算未达标为由、屡屡杯葛法德等国;经贸上锱铢必较,挑起争端;全球治理上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等。凡此种种,迫使法国总统马克龙警告“北约脑死亡”、德国总理默克尔直言“重估欧美关系”,美欧“利益共同体”渐行渐远。新冠疫情肆虐、各国经济前景黯淡之际,美国单方面对申根区禁入、诋毁乃至退出世卫组织,都令欧洲伙伴感到心寒,此时再施贸易霸凌,无疑是雪上加霜。美欧之间单边主义与多边主义,保护主义与自由贸易的分歧越来越明显。甚至连铁杆盟友英国都忍无可忍,英国际贸易大臣特拉斯“面对美国,英国将强硬地维护国家利益”的狠话就是最好的注解。

其次,此轮争端不会令美欧一拍两散。第一,美欧理念文化相近,没有意识形态和地缘政治战略上的根本冲突,同属发达经济体和现今规制的创建者,欧洲对美国在安全等领域仍依赖颇深,双边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联系。第二,就经贸争端而言,作为同构的经济体,美欧间经贸和产业竞争博弈、互撕已习以为常。第三,美国此次挑起的争端目前涉及31亿美元,金额有限,还留有征询时间。且大选等政治意味浓烈,欧方回应也留有余地,故争端还留有转圜的余地。

最后,对欧洲来说,美国的强硬霸凌一定程度上为欧洲进一步团结思想,整合内部,强化经济主权提供了契机。包括此前美国对法国“工业之花”阿尔斯通的巧取豪夺,以及美国的贸易霸凌,成为欧盟和主要成员国强调欧洲联合自强和推进内部市场一体化深化的外部推手。且此次威胁还涉及已“脱欧”的英国,使其也站到欧盟国家一边。默克尔最近的表态说出了欧洲精英的心声:“我们此前深信美国希望成为世界大国,但如果现在它出于自己的意志希望放弃这一角色,我们也将不得不重新考虑许多事情。”去年年底以来,欧盟本身不断强化贸易工具,希望任命首席贸易执行官,加强对外贸易谈判的权能,简化欧盟进行贸易报复的程序,为未来斗争做了准备。

当然,27国组成的欧盟毕竟不是铁板一块,美国在欧洲深耕多年,着力拉拢波兰等“新欧洲”国家,分化瓦解欧盟。欧洲内部对美国的态度亲疏也有差别,欧洲是否会出现对美关系的利益分化和态度分歧,还有待观察。

争端仍可控但或将持续

:此轮双方博弈胜负如何?

:首先,回顾美欧贸易争端的历史,双方都是国际贸易博弈场的“老手”,不同时期相互交锋甚多,互有胜负。总体而言,美国凭借强大的综合实力,对整合程度和整体实力略逊一筹的欧共体和欧盟来说占据上风。

其次,此次争端或仍可控。其中美国大选是个很大的变数,有待进一步观察。目前,双方隔空喊话示硬,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称美国将继续维持对上述产品的关税直到解决与欧盟的航空补贴争端等,而欧盟贸易委员菲尔·霍根则表示如果美国仍不参与和解谈判,欧盟除了报复将别无选择。但贸易战没有赢家,一旦贸易战开打,美欧企业和消费者都将受到波及,尤其在目前新冠疫情肆虐、美欧各自社会内部矛盾交织、世界经济衰退之时更是如此。对特朗普而言,临近大选,如果7月26日公众征询期结束后,未能不战而屈人之兵,真的与欧盟硬怼开打,对选情未必是好事;从欧盟国家来看,美国选情扑朔迷离,谁将上位关系到美欧后续的关系冷热,宜观望和维持为主,此时彻底搞僵双边关系实属下策。

最后,美欧目前的经贸摩擦带有一定的结构性特征,事关美欧在全球化和大变局中相互经贸关系的总体定位和全球治理秩序的重构,争端恐将持续,短期难以解决。随着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尤其是经济全球化时代的到来,新兴经济体的崛起,以世贸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行为首的国际经济治理机构和秩序遭遇空前挑战,美欧在全球经济格局中的地位相对下降,内部因全球化而受损的阶层、产业和地区的反弹亦很强烈,美欧在奥巴马时代的蜜月期曾尝试合作,维持美欧对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掌控和主导权,然而历经3年多、15轮谈判,终因双方分歧过大以及政府更迭而告终。

编辑:杨一帆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