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抗战胜利75周年 | 揭秘历史瞬间:风流人物,文人佳话

纪念抗战胜利75周年 | 揭秘历史瞬间:风流人物,文人佳话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尹汉胤   2020-09-03 14:34:00

今天是抗日战争胜利75周年纪念日。1945年,在重庆,共产党领袖、诗人、画家、编辑……尽显风流才气,留下了一段意蕴深远的文人佳话,与读者分享。

尹瘦石画重庆谈判期间毛主席讲话

(现收藏于国家博物馆)


1

1944年,父亲尹瘦石来到了重庆。安顿下来后,便去沙坪坝津南村拜访柳亚子先生。数月前两人分手于即将陷落的桂林,殊途于战乱,断绝了音信,如今在重庆再次重逢,自是格外兴奋。父亲与柳亚子是隔太湖相望的同乡。1940年父亲来到桂林不久,亚子先生从香港转移来到了桂林。一见如故,成为了忘年之交,由此开启了他们亦师亦友的诗画友谊。

桂林期间,父亲在亚子先生倡导启发下,创作了许多民族英雄人物画,以此激励国人的抗战决心。父亲每完成一幅绘画,都要请亚子先生过目。亚子先生常难抑激情挥毫题写下慷慨诗句。23岁的父亲在桂林举办了他第一次个人画展。画展中亚子先生特意在父亲为其画的写生像上,充满乡情地题写了一首诗:“阳羡溪山君入画,吴江风雨我惊魂。如何异地同漂泊,握手漓江认酒痕。”此后不久,又在与父亲的一次小酌中,挥毫写下“酒徒画丐”四字,戏称自己为酒徒,父亲如画丐,一同漂泊于异乡的情状。

两人在桂林分手时,亚子先生依依惜别地赋诗道:“尹宜兴与柳吴江,今日分别恨未降。自古画师多入蜀,愿君彩笔换无双。”不想只分别数月,便又在重庆团聚了。

毛主席题词《柳诗尹画联展特刊》


2

1945年8月15日,中国人民在战争废墟上迎来了日本投降的特大喜讯。置身在欢庆锣鼓和鞭炮声中的父亲,不禁喜极而泣。应该以什么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心情呢?父亲立刻想到了自己在抗战中描绘的民族英雄人物画,和亚子先生激情洋溢的爱国诗篇,可以将两人的诗画合在一起举办一个诗画联展。父亲将这一设想告诉了亚子先生,亚子先生听后欣然同意。由此两人便开始了联展的筹划工作。

就在两人紧张筹备期间,传来了国共和谈将在重庆举行,毛泽东主席赴渝的消息。柳亚子与毛泽东相识于大革命时期的广州,两人于广州时期便以诗道交往,建立了深厚友谊。亚子先生立即与毛主席取得了联系,并在信中不忘向其索诗。毛主席接到信后,马上会见了亚子先生。不几日又与周恩来、王若飞一同来到亚子先生寓所拜访,两人忆往昔,畅未来,交谈甚欢。此后一日,父亲正在亚子先生寓所商讨联展之事,毛主席又派车来接亚子先生到第十八集团军驻渝办事处晤谈,亚子先生随即邀上父亲一同前往。车至化龙桥红岩嘴办事处,见毛主席已在门口迎接,亚子先生向毛主席介绍了父亲。柳亚子见毛主席与父亲交谈融洽,向毛主席提出了父亲欲为其绘像的请求,毛主席打量着年轻的父亲,微笑着点头同意了。

10月5日下午,中共驻渝办事处来车接父亲到上清寺张治中寓所,与周恩来会面后再同车前往红岩嘴办事处。到达办事处后,周恩来将父亲介绍给办事处主任钱之光,由他具体负责画像事宜。在父亲《自订五十年谱》中,详细记述了那天他为毛主席画像的经过。钱之光首先与父亲交谈了一会儿,然后引父亲到办事处一个僻静房间。父亲观察了下房间环境,将窗帘拉开透进光线,然后搬了张藤椅置于窗前,在其对面安置好画板笔墨后,示意钱之光准备好了。钱之光随即上楼去请毛主席,不一会儿,身穿黑色大衣的毛主席缓步走下楼来。见到父亲再次热情地握住父亲的手微笑着问:“怎么画啊?”父亲请毛主席在窗前藤椅就座,待其坐好后说:“画像时您可以吸烟、想事,但不要大动。”毛主席笑着燃起一支烟,示意父亲可以开始了。父亲随即舒纸运笔开始写生,40分钟完成了写生像。

多年后,父亲对我回忆起他为毛主席画像时说:“那天画像时毛主席不时紧锁眉头陷入沉思,我便将他当时的神情画了下来。我想他那时正在与蒋介石谈判,一定是在思考着谈判的事情。故没留下吃饭过多打扰他,但在回去的路上才想起,竟忘了请毛主席在画像上签名。”

亚子先生看了父亲为毛主席画的写生像大加赞赏。沉吟片刻,挥毫写下赞美诗句:“恩马堂堂斯列健,人间又见此头颅。龙翔凤翥君堪喜,骥附骖随我敢吁。岳峙渊渟真磊落,天心民意要同符。双江会合巴渝地,听取欢虞万众呼。”

尹瘦石作毛泽东像


3

此后不久,亚子先生又收到毛主席的来信,信中说:“初到陕北看见大雪时,填过一首词,似与先生诗格略近,录呈审正。”将《沁园春》词抄录信笺附于信中。亚子先生展词阅读后,击节叫好,极为欣赏。同时触发了他的奔放诗情,经片刻吟哦,即以当仁不让的诗人气概,依沁园春词牌一气呵成写下一阕和词,并将唱和二词誊录信笺,送交《新华日报》发表。

柳亚子和词《沁园春》手稿

可是当时中央有规定,发表毛主席的词须向延安请示,并要其本人同意,所以见报时只发表了柳亚子的和词。据父亲的《自订五十年谱》记载:“《新民报》编者,见《新华日报》既发表和作,当必知主席原词,因走访编者,时戈宝权主编《新华日报》副刊,即示以毛泽东同志词稿。”

《自订五十年谱》手稿

剧作家吴祖光当时在重庆《新民报》晚刊编《西方夜谭》副刊,没几天他就将毛主席的《沁园春》在副刊上予以公开发表,还加了一个编者按语:“毛润之氏能诗词,似鲜为人知。客有抄得其沁园春咏雪一词者,风调独绝,文情并茂,而气魄之大,乃不可及。据毛氏自称,则游戏之作,殊不足为青年法,尤不足为外人道也。”首发毛泽东词后,《大公报》又以《毛柳二词》为题将《沁园春》唱和再次一同转发,立刻引发山城轰动争相传诵。

1945年11月14日

重庆《新民报》晚刊首发《沁园春·雪》


4

经过精心筹备,“柳诗尹画联合展览”在重庆中苏文化协会隆重开幕。联展共展出两人100多幅诗画。预展时,周恩来、王若飞、郭沫若等人前来观展,开幕当天重庆文艺界及各方人士100多人出席了开幕式。《新华日报》出版了联展特刊,毛主席为专刊题写了“柳诗尹画联展特刊”。闭幕后,柳亚子与父亲将《赠毛泽东先生》诗、《遗民图》《群盲》两幅画委托周恩来带回延安赠予中共中央。

此后,父亲向周恩来提出了去延安的请求。周恩来说,延安的文化人现都在张家口解放区,你可以去张家口与他们会合。临行前,父亲到亚子先生寓所告别。与毛主席的两次会面,给父亲留下深刻印象,进而拜读了大气磅礴的《沁园春》词,更令父亲发自内心敬佩。父亲鼓起勇气,将自己想收藏《沁园春》词的心愿向先生大胆说出。亚子先生听了一愣,沉思片刻,竟慨然允诺。欣喜不已的父亲对先生的慷慨表示感谢后,又进一步提出了请求,恳请亚子先生将毛主席给他的原信也一并收藏,并请亚子先生为此写一篇跋文。亚子先生全部满足,当即挥毫写下一篇潇洒跋文:

毛润之一阕,余推为千古绝唱。虽东坡、幼安犹瞠乎其后,更无论南唐小令、南宋慢词。中共诸子,禁余流传,讳莫如深。殆以词中类似帝王口吻,虑为意者攻讦之资?实则小节出入,何伤日月之明,固哉高叟,暇日当与润之评论之。余意润之豁达大度,决不以自歉,否则又何必写与余哉?情与天道,不得耳闻。恩来殆犹不免自郐以下之讥欤!余词场跋扈,不自讳其狂,技痒效颦,以视润之,终逊一筹,殊自愧汗耳。瘦石既为润之绘像,以志崇拜英雄之慨。更爱此词,欲乞其无路以去,余忍痛诺之,并写和作,庶几词坛双璧欤?瘦石其永宝之。

一九四五年十月二十一日

亚子记于渝川津南村寓庐


柳亚子手迹

父亲得此双璧,无比珍爱地一直保存在身边,待生活稍微安定,将其装裱后悬挂于自己画室中,并篆刻了一方“仰雪词馆”图章,钦在自己满意的书画上。1960年,被中央档案馆一并征去。


5

1946年初父亲与梁漱溟同机到达北平后,随即来到张家口晋察冀解放区,开始在华北联合大学文艺学院美术系任教。内战爆发后,父亲报名参加了内蒙古文工团。1947年到乌兰浩特为内蒙古自治政府成立的“五一会场”绘制了毛泽东、朱德、斯大林、乔巴山的画像,就此在内蒙古自治区一直工作了11年,为内蒙古培养了一大批美术人才。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际,应中共中央邀请,柳亚子从香港来到北平出席新政协会议。与此同时准备赴北平出席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首届代表大会的父亲,收到了亚子先生的来信:“兄下旬能抵平,高兴极了。我已奉毛主席之命,住在颐和园益寿堂,算是给我养疴吧。”父亲抵达北平后,又收到了亚子先生的信:“知兄已来平,未能速见为怅。弟住颐和园益寿堂,盼兄即日一谈。此信即可作为通行证可也。”父亲立即持信前往颐和园拜会亚子先生。亚子先生兴奋地告诉父亲,毛主席前些天曾来看过自己。父亲得知后非常高兴,仔细询问了会面经过,并速写了益寿堂周边环境,欲将毛主席与亚子先生在颐和园的会面绘图以记之。

尹瘦石作《毛主席与柳亚子》

由此亚子先生留在北京,父亲文代会后返回内蒙古。置身在天苍苍野茫茫的大草原,开始以水墨表现奔马的绘画实践。1958年6月21日,父亲突然收到亚子先生逝世于北京的噩耗。悲痛万分的父亲赶到北京中山堂出席了柳亚子的公祭大会。1992年,父亲将自己毕生创作的代表作,包括毛主席的画像、柳亚子的诗词、两人于颐和园会面的绘画以及重要收藏,无偿捐赠给了故乡宜兴,宜兴为父亲建立了艺术馆永久珍藏。1998年父亲逝世于北京,遵照父亲的遗嘱,奉父亲骨灰回到故乡,在低徊的汽笛声中将父亲的骨灰撒入太湖了。

时逢否泰有消长,道在乾坤无古今。1945年在中国人民取得伟大抗日战争胜利的重庆,风云际会的一代共产党领袖、倜傥不羁的诗人、血气方刚的画家、敢为人先的编辑……尽显风流才气,为这座英雄山城留下了一段意蕴深远的文人佳话。在75年后的今天,再次回眸那一历史瞬间,又会给予我们什么启迪呢……(尹汉胤)

尹瘦石《自订五十年谱》




编辑:徐婉青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