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作者·编者|刘一闻:从奚美娟的“眼神”说起

读者·作者·编者|刘一闻:从奚美娟的“眼神”说起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刘一闻   2020-09-16 16:39:37

有言道眼睛是心灵之窗,只要通过他们平素的自信眼神,人们便会感受到迥别于常人的从容气质。

《新民晚报》9月6日的“星期天夜光杯”

日前阅读《新民晚报》,偶见“星期天夜光杯版”刊登对话奚美娟的篇幅,顿时吸引了我。

大名鼎鼎的奚美娟,是我向来膺服的话剧艺术家。尤其是近日观看了她在电视剧《燃烧》中的出色表演,更让我肃然起敬。我跟奚老师曾有过邂逅一面,那是不久前在中华艺术宫举行的鲍贤伦书法展上。记得那天鼎沸人群中,奚美娟居然也前来观看。隙间虽互为介绍,但因为人多而未做任何交谈。然而就在匆匆起身的一瞬间,我分明注意到了她的与众不同的眼神。这件日常小事想来奚老师自己已经淡忘,在此我想说的却是,她的由多方修为而至的举止动态所留给人们的印象,或许久远。

犹记两年多前,我曽经在《新民晚报》读到过林少华先生发表于“夜光杯”上的《干净的眼神》一文。事后,我便把这张报纸珍藏了起来。看来林先生是位教师,他在文中所说的“读书人的清澈优雅和充满睿智的眼神,是一种干净的眼神……”的那番叙述,让我至今依然记忆深刻。我想,当时受到同样精神触动甚至引起情感共鸣的,决不只是如我等一些上了年纪的读者。

还有一个例子,那就是现年已逾九十高龄的《红旗颂》作者吕其明先生。我与吕先生本不是一个行当却有着数十年的交往,此中原因就是因为倾佩吕老高尚的人品和艺品。偿若用温文尔雅、磊落坦荡和正直坚毅等词汇来描述吕其明先生的话,我想都不能准确地表达出对他的崇敬之情。尤其当你面对这位老人饱含真情不染一丝杂尘的眼神时,顿时会显出自己的渺小和内心的局促。从他的广为人们传颂的音乐作品看,吕老显然是位个性鲜明的艺术大家,然而在日常生活里,他始终又是一位手不释卷可亲可爱的长者,和他的每一次谋面,真春风沐浴一般。

吕其明(左)与本文作者

以上所述皆有涉眼神之谓,也许可算是一个独立的话题罢。

因着岁月漫长之故,我陆续结识了不少文化艺术界的师友之辈,他们或是演员,或是作家,此中更多的是书家画家和篆刻家,他们大都是活跃在当今艺术领域的姣姣者,有的甚至是声誉卓著的一方名家。他们这些成就的取得,固然是出自勤于思考善于读书和虚心好学之故,但依我看,更多的是他们由健康生活态度而起的严以律己宽厚待人的心性必然。有言道眼睛是心灵之窗,这一类人物,只要通过平素的自信眼神,人们便会感受到他们迥别于常人的从容气质来。

自律自励礼谦自守,本是人们的传统美德亦或是社会公德,然当今确也有极个别不愿顾惜自己的沽名钓誉者,处处计较得失时时唯我独尊。他们整天价热衷于各类交际场合,明明胸无点墨与书本无缘,居然还装模作样煞有介事地指手划脚且好为人师,如此这般,岂不悲乎?其实大庭广众之下,仅从此类人闪烁不定的眼神看,便不难分辨是哪路江湖英雄。

“几百年人家无非积德,第一件好事还是读书”。从字义上看,此联句虽似陈旧了些,但对任何时代任何人群来说,读书学习断然是最为重要的事。随着物质生活的日益充裕美满,尤其是随着文化强国思想的深入人心,我想,对于祖国上下五千年悠久历史菁华的迫切认知和奋力推扬,在不久的日子里,必将会成为刻不容缓的文化自觉。(刘一闻)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