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艺评|风平浪静下的暗流涌动

新民艺评|风平浪静下的暗流涌动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南妮   2020-11-15 19:31:16

图说:《风平浪静》海报 官方图

西园中学的高才生宋浩,本来校长要保送他上清华或北大,但后来这个珍贵的名额让给了市长的儿子李唐。在风雨交加之日,宋浩去李唐家要讨个说法,不想,错走进李家邻居的大门。醉汉邻居把小宋错当作入室行窃的小偷,两人扭打之中,宋浩捡起一把刀,刺向邻居大叔,而楼上,传来一个婴儿响亮的哭声……

宋建飞外出找儿子,一找就找到了儿子犯罪的现场,他怕躺在地上满身是血的伤者认出宋浩,一不作二不休,干脆捅死了他。宋浩扔掉血衣,离开家乡,从此,一枚学霸的命运被惨烈改写。

电影《风平浪静》父子杀人的开端就太过巧合;后半部,那个婴儿、死者的女儿长成了16岁的少女,摇身变为地产商的李唐因为在15年前的台风天看到宋浩从邻居家里逃出来,诈上了宋浩,开他的车撞死了钉子户少女,又让他埋葬尸体……宋浩再次背上“杀人”罪名的演绎,太过牵强。

男女主演是章宇和宋佳。章宇就是那个在《我不是药神》中演活白血病患者黄毛的演员。这次,他以精湛的演技,使不可信的宋浩变得可信。

15年以后,在广东的石雕厂做工人的宋浩因为母亲去世而回到家乡。他开车过公路关卡时收费员潘晓霜将他认了出来。他们是中学同学。瘦削、阴冷、木讷,这是章宇的第一次出场。浓眉毛,单眼皮,小胡子,混在人堆里不起眼的路人甲;虽有车,装扮神情属于存在感不强的底层人。承认是宋浩,但对潘同学的热情几乎无动于衷。

形体的收敛,语言的收敛,眼神的收敛,宋浩的平静下面,你读得出他一贯“躲”的痕迹。15年的流浪生活,自卫与逃避已经变成了下意识。精神上是个“隐形人”——不让你发生兴趣,不让你注意他。但章宇让你相信:这个年轻男人隐忍的力,总有一天要破“壳”而冲出。当潘晓霜过夜在他家,第二天煮了汤,宋浩用调羹喝碗里的汤时,一勺二勺又一勺……“他从来没有喝到过这么好喝的,在家的锅子里煮的汤。”章宇的动作、眼神,立体地演出了宋浩这个人的内心活动与思想感情。

超市里的一场戏也是如此。他推着车子,在琳琅满目的货架上,寻找奶粉、蜂蜜。他认真地看,奋力地拿,完全表现出了初为人父的喜悦。正是女儿的出生,让他萌发勇气,要找李唐做个了结。

在潘晓霜与宋浩的关系中,潘晓霜完全占据着主动,全程她撩他。33岁的她情路不顺,对于宋浩是孤注一掷。宋佳与章宇将男女之间的防守与进攻演得张力弥漫。电影结尾处,一个高中时代的晓霜崇拜优等生宋浩的镜头,回过头来,让我们理解晓霜火辣辣的倒追,一点不突兀。童年的情结,就是终身暗藏的煤矿,引爆只是时机问题。宋佳在拍摄花絮中说:“两人之间几乎没有什么台词,情戏全靠现场的琢磨和即兴发挥。”没有台词也好,那会给演员留下更大创造空间。

潘晓霜嘱咐宋浩路过收费站时给她带一盒酸奶来。“在超市挑选,要靠里边的,外面的日期太早。”似是平静分手了。一个照常工作,一个回到远方。开车已然过去的宋浩,再一次出现在潘晓霜的面前,拿出了酸奶。隔着收费站的玻璃窗,男的对女的说:“我们结婚吧!”女的抿嘴而笑,说:“好。”将喝过的酸奶递给男的。两人情不自禁接吻,只一闪。男的喝了酸奶后,嘴角上有些奶沫,女的看着他,用手小心地一下又一下,替他在胡子上擦掉。这一段戏,是这几年来看的国产影片中最精彩的爱情戏。有角色的性格逻辑在,有演员的灵感碰撞在。章宇在谈到与宋佳的合作时表示“不管是动作还是交流,都会激出最真切的东西来”。

在巨大的热情面前,宋浩终于释放压抑。如果说,在宋浩家的激情戏是一个出色的高潮,那么,收费站求婚的这一场,是给观众的观赏享受。语言是俗套的,细节才是大师。演员提供的表演情境,超出了剧本的框架,会留下余味让我们咀嚼,共情产生了,想象也产生了。观众希望,挑起他们情感的,是新鲜的经验,而收费站的求婚就是独特的一幕。“我们结婚吧!”宋浩老实巴交,又不失男性气概。潘晓霜使宋浩终于有了笑容。这仍然是宋浩自己挣得的——前18年的阳光救赎了后15年的阴霾。被命运捉弄,而又能尝到人性的温馨。(南妮)

编辑:吴旭颖

看评论

推荐阅读